第40章番外四:我来满足你*

上一章:第39章番外三:要看吗,医生?*

努力加载中...

“待在我身边,哪儿都别去……”顾衍光轻浅地抽动,看着主动上下吞吐的商悦,埋首在她胸前柔软,烙下一个个吻痕。

被女人柔嫩销魂的叫唤叫得慾火中烧,顾衍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进去了就没想出来,每一 下都实打实的深,直到女人的痛呼与绷紧的双腿才分散了些他的注意力,他低头就看见慾望上头的鲜血,不经思索的脱口而出:“妳是处子?!”

商悦甚有兴致地看着顾衍光手中时隐时现的高涨慾望,男人嘛,都有那需求,她这个月天天半 夜趴在顾衍光的屋顶,才见顾衍光自行解决了两三次,代表这男人自制力甚好。也因为如此,每次纾解时见顾衍光撸红了眼也不见头,啊啊……她好想好想帮他 啊………。

“好好…衍光哥哥……啊…好舒服……衍光哥哥……好大………”商悦沉浸在欢爱不可自拔,师傅说得对,和不合自己心意的人做,只是纾解慾望,一旦这人身心都顺眼得不得了,云雨之事弄起来也能尽兴不已。

“悦儿都听哥哥的……啊啊啊……哥哥又………”商悦咬着唇看着身上男人汗湿布满慾望的俊 脸,生平第一次採花就採到这朵高岭之花,她想她比师傅还厉害,遇上身心都愿意专属于她的男人,双手攀紧了男人紧绷的臂膀,靠在他耳边无声倾诉属于她的爱恋。

“妳这妖精……吃不住了?……唔…真会弄……”顾衍光摸摸她的脸,商悦就能意会的回应,男人本性在这方面天赋惊人,荤话也听了不少,不怪顾衍光礼教尽抛,实在是商悦肯学本事又高,死在她身上也不后悔。

商悦噙着一抹妩媚的笑,纤手不规矩的在男人身上四处点火,还用两团柔软蹭了蹭,感受到男人全身一僵,她奖励地亲了下性感的薄唇:“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

“衍光哥哥……轻点……嗯嗯……那儿…好舒服……啊啊……”勾人的娇媚呻吟从屋内传来,好几个时辰了还未停歇,要不是左右邻居离得远,只怕要被说是拿了妖精镇在床上,搾乾了精血才肯罢休。

“顾老弟,这几日人多,就劳烦你多费神了。”青天府大捕快拱拱手说道。

“冤枉啊哥哥,我只不过是路过的。”商悦真的挺无辜,她不过是好奇一个妇人怎会带了这么 多孩子在街上乱晃,跟了上去就中了府衙埋伏的圈套,被迷软了身子无法动弹,不料又遇见了顾衍光,她缠上顾衍光的腰嘟着小嘴撒娇:“想不想我啊哥哥……没想 到我俩挺有缘份的。”

此刻商悦看着顾衍光错愕愤怒的俊脸,身子贴得紧明显感受到他散发的怒气,手下熟练的举动让原本有些软泛的大棍子又重新硬了起来,啧啧,这尺寸这硬度………商悦亲了亲男人的胸口,“哥哥……舒服吗?”

顾衍光目送捕快大人离开,一回头就见商悦浅笑着仰头看着他,巧目盼兮,眼底的妩媚流转, 浓眉一拧,就要转身离开,突地停顿,恼怒瞪着手里捏着他腰带的女人:“放手!”这女人武功深藏不露,顾衍光不得不承认,只比身手,他赢不过商悦。

脑洞文,非正常情节。

特意低哑温柔的妩媚嗓音,活生生的要人命。

“捕快大人!”

青天府整个牢房都知道那最漂亮的女罪犯看上了冷面俊狱卒,连捕快大人都来一探究竟,摸摸下巴说:“我怎么没发现这女人这么漂亮呢……有福气啊顾老弟。”探头瞧着里面休息的商悦,越说越靠近。

她要了。商悦趴在屋顶上看着男人洗漱时下了这个决定。

顾衍光以为那夜的羞辱不过是回忆里的一抹黑渍,只因那美貌惊人的女淫贼再也没出现在他眼前,谁知今日捕快大人抓进来的女罪犯中,一个熟悉的侧颜映入眼中。

“唔……不必了,顾老弟难得有此艳福,我来不过瞧个热闹。”捕快哈哈大笑,商悦早在审讯 时就将自己的身家交代的一清二楚,唯一隐去了自己的“正经生意”,其他妇女也认不得商悦是何人,确定她并非拐卖儿童之同伙,现下只等府衙大人定桉,便能放 商悦出来。

“唔…哥哥……别,让我帮你……肚子都要被你撑坏了……”商悦忍不住求饶,这几日她哪儿都没去,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顾衍光伺候她像个宝贝,做那档子事倒像对待仇人,插得她欲仙欲死。

“再、再一个时辰就能进食,妳妳……唔!…商、商悦……”顾衍光咬牙压低声量,勉力抵抗 小手揉捏下传来的酥软感受,比起自己粗砺的大掌,温软的柔腻小手弄起来可真是………顾衍光强健的手臂撑着牢门,任凭透过缝隙伸出的纤手肆意捉弄他,安抚 他……头皮发麻的快感直窜上心头,顾衍光回神过来才发现自己早已进到牢房里,任凭商悦跪在地上努力吞嚥着他,滑溜的小舌沿着柱身弄得他粗喘不已,偶尔窜到 顶端钻着洞口想探进去的顽皮,愣是让顾衍光毫无预防的喷薄了一次,见商悦悉数吞下又不争气地硬了起来,只见商悦巧笑倩兮又将自己吃了进去,无法压抑的粗吼 终于迴荡在阴暗的牢房内,添了几分旖旎。

《你在我心上又何妨》番外完

商悦口乾舌燥地舔了舔唇,听着男人越渐粗重的喘息声,下身的空虚让她忍不住轻轻扭动,却 意外惊动了屋内的男人,只听大喝一声之后便是凌厉刀光而来,几个翻身避过攻势进入屋里,迷眼的尘沙还未散去,商悦已贴紧了顾衍光将他压在门板上,软嫩的纤 手隔着没绑紧的裤子一把握住了大棍子,轻声低吟:“哥哥,我来帮你。”才说完就一把拉下了裤头,另一手同时点了几个大穴,凌厉迅捷的手法等顾衍光回过神 后,才发现自己早已动弹不得。

“现在这样我也很喜欢。衍光哥哥,你在怕什么?”商悦将人脱得一乾二净,美丽的双眸缓缓 逡巡每一吋健壮紧实的肌肉,自个儿也只剩亵裤傍身。商悦像条蛇般在男人精壮的身上游移,粉嫩的乳尖因为炽人的热度早就挺立,不时滑过男人的胸口而轻轻颤 抖,纤手揉着僵硬的肌肉帮助他放鬆,下身隔着薄博的布料轻辗早已怒张的硕大慾望。

顾衍光知道府衙大人最近在忙悬桉许久的拐卖儿童,只是这女淫贼……也是拐卖儿童的犯嫌之一?

没想到这个勾人的小淫娃,竟然乾净到从未有人嚐过她的美妙,又纯又浪的妖娆姿态将他控制了二十几年的慾望全数被商悦勾起,只想与她在床上颠倒鸾凤一整个日夜。

一年前她出山入城的时候,第一眼就看上了这个男人,顾衍光,青天府一个平凡的小狱卒,这 样好的相貌与气度竟然只是个狱卒?!她观察了好些天兼打听,才知道是京城流放到此地的达官罪臣之子,这年纪早该成家立业了,因为家族巨变直到现在还是孑然 一身,连带的没人肯上门说亲,就怕沾祸殃及自家族人。

趴在他身上的女人肆无忌惮的撩拨他,体内熟悉的渴望让他对商悦恼怒,对自己恼怒,更对近日来无法摆脱的想念……懊恼!

他一次次让商悦对他放肆,还为无辜的她开罪免了牢狱之灾,现在又让这个女人在他身上随便点火……顾衍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心里有个无法忽视的声音不停响起………

逼不得已,顾衍光只好单独将她提出来关到最远的牢房里,那里是关重犯的特殊牢房,环境髒乱不说,又冷又暗,他将女淫贼丢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这事儿妳也有份?”

好吧,她不只武功比他厉害,连床上功夫也是……噢……,顾衍光仰头吸气,忍不住挺腰撞深了两下,商悦睁着无辜的大眼望着他,他安抚地摸了摸脸,低哑的性感嗓音全是慾望:“妳方才要钻到我心里面去了……舔得我好舒服。”

饶是守礼克制的顾衍光,也被商悦折腾得理智尽失,满心满念只想着让商悦嘴里只能哭着求他放过他,插深了就娇吟着高潮,白嫩有力的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腰,然后用软嫩的小舌细细舔乾净他慾望残留的浓精………

吃撑了对谁都没好处,商悦服软的将两团柔软送上,让顾衍光咬着乳尖欺负她,直到白嫩的肌 肤上都是齿痕吻痕,才缓缓起身让火热的棍子退出,存量惊人的浓精加上她的,撑得肚子难受,她只管眼前这频频点头的大棍子,嘬了一口顶端就慢慢地舔乾净上面 的水光,然后才吃进口中,翘着丰满的臀瓣努力吸嚥。

※※※

他想要商悦,从第一次在她嘴里发洩之后,他就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个小淫娃。

商悦并不接话,只是手里越收越紧,顾衍光逼不得已只得往牢门接近,只见一只纤纤小手略过外衣直接贴进了里裤,娇嫩小巧的唇瓣吐出最可怕的字眼:“我饿了……衍光哥哥………”

商悦死到临头了还不知羞耻说撩拨他的话,小脸红扑扑的,也红不过被他撑得紧绷的花瓣。顾 衍光深吸了口气,猛烈进出的动作变缓,渐渐地商悦舒服的娇吟迴荡在这狭小的屋里,他鬆开了她双手,将白嫩修长的双腿扛上肩头,压着人就是一番大操大弄,硬 生生将商悦插上了高潮,颤抖着再也说不了任何令他疯狂的话来。

师傅曾经语重心长的告诉商悦,想要男人就不能心慈手软,只要吃进了他们的东西,再硬的男人都会在她们身下呻吟出声,反正他们又不吃亏,甚至意犹未尽,师傅有几个例子便是这样。

眼眸一暗,大手掐住放蕩的纤腰翻身压住商悦,隔着丝薄亵裤不停顶弄着早已潮湿透色的脆弱花瓣,他一手制住她双腕一边低声咒骂:“就这么想要我操妳……操死妳……操到妳再也说不了那些该死的话………”

还是一个女淫贼!

顾衍光眼眸暗了暗,敲敲牢门让她们安静,这一群外貌不起眼的妇人看似温和娴静,却是让人 最易降低戒心相信她们的话,也难怪布网许久才能将她们抓捕到桉,只是某个女人的精緻美貌更加引人注目。其他罪犯看见这一批新来的女犯,说起荤话淫词大气不 喘一个,尤其针对那女淫贼而来的最多。

顾衍光绷起全身肌肉努力抗拒身上属于女人的柔软,他的视线可把美景一览无遗……一段时日不见,这女人媚术与美貌不仅越见惊人,武功也俱时与增,半个时辰了他都要被这女人扒光而他竟然无能为力!!

“唔唔……好吃……哥哥,我也好舒服……”商悦一边努力吞嚥口中的巨大一边放浪的说着,她双腿间早已湿了大片,却仍是忍住慾望,努力取悦眼前的男人。

顾衍光忍耐地瞪着趴在自个儿身上一身黑色劲装的女人,便于行动掩护的衣着将女人的身形勾勒的一清二楚,丰满的上围,纤细的腰身,还有那两条长而有力的双腿……他绷着脸低声说:“妳不该来。”

商悦进了牢房也是怡然自得,逮着机会随时都在戏弄顾衍光,一会儿说冷要他抱抱,一会儿怕黑要顾衍光进来陪她睡觉,被老鼠吓到了就哭着喊顾衍光快来救她………。

身随心动,丝帛破裂声刚落,一个火热的棍子抵着湿润的花瓣蹭,蹭了几下就要往里面顶,商 悦傻了,凭着本能试图抬身远离,偏偏又被制住动不了,只能踮着脚尖勉力吞进那可恶的棍子……“啊啊啊…轻点……顾…啊……顾衍光………”

“让我碰妳,妳会喜欢的。”顾衍光面上仍是澹定自若,心里气急败坏的试图冲破穴道,他这辈子从未想过会落入女人手中被佔便宜。

“大人言重了,这是我份内之责。”顾衍光回道。

顾衍光红着眼见身上的妖精上下欢快吃着他的放浪姿态,两团柔软跟着激烈跳动,拍打声汪汪 水声响了好久还是不停歇,见妖精两颊酡红,眼神迷茫,眼看着又要高潮一次,顾衍光紧紧压住她,挺腰往上顶了数十下,直往深处微异感的内壁撞去,插得妖精说 不出话来,甩着一头如瀑黑髮虚软地趴在他胸口,不停抽搐着。

“我不叫女淫贼,我叫商悦。”她俏声反驳,也不知顾衍光听进了没。

“下次把妳关进牢房里……小妖精敢在那弄……我就让所有人听听妳求饶的声音……”男人粗喘说着邪恶的话,拍击的声响不断,直到日落依旧隐约的传出。

“不…然…呢……你,动作轻点……”没想到第一次会这么疼,商悦频频吸气,师傅说牙一咬 就过了,她咬了好几下那刺骨的疼痛感还是从交合处传来,感觉下身一直有什么流出去,她只得偏头咬住顾衍光坚实的手臂,试图让自己尽快适应。

“衍光哥哥……你轻点啊…我…我不是也弄得你……很舒服吗……”

他就不该有恻隐之心,早应该在她爬上他的床时将人一刀毙命!

………

商悦眼角一弯,娇俏的模样弄得人心痒痒,顾衍光将人拉起,大手伸到下面插进去弄出好大的 声响,商悦张开双腿撑着他肩头仰头娇吟,直到满手白液滑落床铺,隆起的肚子稍退,商悦自觉握着棍子往下坐,两人低头看着指片般大小的穴口吃进尺寸惊人的欲 望………几秒过后舒服地叹了口气。

“捕快大人说笑了。”

“小淫娃……这么舒服吗……嗯?”顾衍光低头吻着她颤抖的眼皮,湿润的鼻尖,还有红艳的嫩唇,吃到嘴里都是美味,细细吮吻了一阵,深埋在体内的慾望又有了复甦的迹象。

顾衍光不喜捕快看商悦的眼光,沉声问:“这女人说非与她们一路人,大人是否要将她提出来问桉?”

她要让顾衍光主动开口要她,在此之前……她就多疼爱这根坏东西几次吧!

“女淫贼!”顾衍光冷着脸推开了她,见到商悦被他轻易推倒在地心头蓦地一紧,又冷着声说:“安分点儿!是非孰直大人自有决断!”说罢离开。

“行行……我真的在说笑,我先走了………”

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顾衍光难以置信地瞪着胯间的女人,这女淫贼一进来话还没说上几句就掐住了他的命脉,受过良好教养的顾衍光从未遭此羞辱,偏偏被温热的唇舌吃得舒服又痛快,没两个时辰不射的慾望才不过眨眼,他就闷哼尽数射进女淫贼口中了。

“哈哈哈……这女人漂亮得不得了,顾老弟真没动一点儿心思?”

“别怕,很舒服的。”商悦咬着他耳朵,就像天堂来的声音,要将他拖入慾望的深渊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