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番外三:要看吗,医生?*

上一章:第38章番外:三分春色* 下一章:第40章番外四:我来满足你*

努力加载中...

而且顾衍光信誓旦旦的承诺,若非她允许,他不会碰她,所以商悦每一次藉由顾衍光的“指导”,做春梦的次数竟然渐渐的减少了………

顾衍光又硬了,商悦也看到了,她全身都在发烫:“顾医生还想要吗?”小手温柔地摸了上去,慾望恬不知耻地点头。

夜虽尽,他们的日子才正要开始。

平常的顺序是,他们一开始会先聊聊天,牵着彼此的手,然后顾衍光会开始吻着她的耳,她的 脸,渐渐加深彼此的吻,商悦会摸摸他的脸,碰触健壮精实的肌肉,通常是顾衍光脱比较多,但经过前次的进展,商悦让顾衍光脱掉她身上的衣物时,看到了他眼中 惊诧转为火热的光芒。

“喜欢这种感觉吗?”顾衍光坐在她旁边,低头轻声着问。

“给我…快点给我……我要顾医生的…嗯嗯……顾医生啊!………”

※※※

商悦没回话,过了好几分钟才通红着脸,拉着顾衍光的大手伸进自己的上衣里。

“顾医生……嗯嗯啊…太深了……啊啊啊……医生…我快……不行了……”

更何况……小妖女不知道她是个宝贝……,顾衍光拇指绕着外面的小翅膀,外面细长的花瓣包 着小翅膀被他撑开,才几下就惹得商悦腰扭得撩人。快要高潮的双倍空虚被顾衍光放大至极限,商悦哀求着顾衍光:“顾医生……进来…快进来………”

因为她梦中的完美男人,正因为她的唇舌而舒服的仰着头粗喘,他的大腿绷得好紧,将她夹在 他胯间无法动弹,嘴里张狂的慾望越发胀大,她知道他快到了,上下抚摸柱身,凹着两颊用力一吸,突然一股力量把她推倒,商悦赶紧起身扑向男人的腰抱住,小手 上下滑动粗长的慾望,唇舌不过吮了几下就被一波波的浓精佔满了嘴,她小心抬眼看着紧蹙着眉的英俊男人,向下含得更深,原本推拒她的大手紧紧压着她的头,将 剩下的浓精都射给了她。

“小悦?”顾衍光觉得自己的声音嗡嗡嗡地,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商悦虽然害羞到不行,但听到顾衍光的话还是鬆了一口气,他喜欢自己……她咬了咬唇,小手也摸着健壮的胸肌,小声的问:“要看吗?”

顾衍光懊恼地吻住惹祸的小嘴,大手逡巡着自己的领土,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妳是我的……我也是妳的………”

这勾人的小妖女………

“乖,躺着好吗?这样对妳最舒服。”顾衍光话语刚落,商悦就听话地躺到床上,他满手都是滑腻。商悦拉掉两人剩余的衣物,歪头问着身上的男人:“我要勾着自己吗?”

这个肤色苍白,看起来极其漂亮的女人,是个处女,每天却不停性幻想她偏好喜欢的男人类型?

“妳一直都让我很舒服。”坚定正经的语气,说着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捏哪里都不对,哪儿都柔腻得惊人……顾衍光必须不停告诫自己别伤了她,手下还是忍不住激动,他掐着不盈一握的腰教着小妖女怎么扭,另一手立即滑了下去捏住圆润的臀部,扯着两条绳子几欲断裂。

用十分单纯的语调说着十分不纯洁的话……还是吃了他东西之后……

商悦对于男性向来敬而远之,不论挂什么科都是女医生,当初自己的女医生出国进修让顾衍光接手时,她是有考虑过换家精神科诊所的,只是顾衍光来电澹澹请问她理由的那天,商悦咬着唇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

“那……不舒服的话,医生要告诉我。”女人虽然迟疑,还是勇敢的答应了。

商悦是第一次吃男人的东西,味道不太好,但她也不想吐出来,吃下去之后说不了话,方纔的顾衍光太惊心动魄了,布满薄汗的英俊面孔,毫不压抑慾望的双眸……商悦咬着唇,下意识地併紧了双腿。

“是吗?”薄唇一勾,大手将掌心的一对宝贝往中间聚拢,一口就吻住了两边丰软,有些粗鲁 的力道,细细的低吟让他全身都硬到不行,商悦躺在顾衍光的办公桌上,头上的日光灯晃晕她的双眼,她身子越渐紧绷,纤细的双腿早已紧紧夹住男人劲瘦的腰,她 紧紧咬住自己的唇,闭着眼呜喑着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小瞧了他是吧。

商悦的头更昏了。湿热的大舌让她学着怎么回吻他,时而舔过上下牙齿,时而绕着自己的舌头 打转,还要她探到他口中勾引他………商悦从不知道有这么多种吻法,她不停被顾衍光吻着,即使是浅吻,顾衍光也是十分温柔的吮着她,反而比深吻更让她害羞 与……满足。

“嗯!”商悦连忙点头,发现顾衍光看不到,又补充着说:“顾医生的表情很棒,我很喜欢。”

………她这种女人,对男人来说就是一个蕩妇,开口都能让她动情颤抖,全身发烫,要是进行完整的疗程,她肯定压抑不住自己。

“你还没有……”

“……还要更用力……你喜欢这样……”商悦娇嫩的声音描述着自己是如何在梦中抚摸她,挑逗她,顾衍光不自觉地溢出一声粗嘎的低吼。

“顾医生……顾医生……嗯嗯…再一次……”乳尖被湿热的口中包覆,那感觉太过美好,商悦 的双手只能紧紧抱住埋在胸前的头,上衣早已不翼而飞,解了衬衫釦子挂在身上的顾衍光模样太过性感,商悦不停用细腻的肌肤蹭着,“这样很舒服……顾医生…… 嗯喜欢……”

出人意料的是顾衍光,逃避是最消极的办法,只有面对自己的弱点,才能建立自己的防护墙,治疗才有成效,光是诉说只能消耗负能量与体力,并不算是治病。

她今天穿的是无肩带内衣,所以向下一拉,顾衍光十分容易地就拢住了一边丰满……噢……顾衍光揉着乳尖,轻声说:“手感非常好。”

商悦咬着唇看着顾衍光满溢温柔的神情,拉下他的头送上自己的红唇,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才鬆开,牵着的手即使在开车时也没放开过。

“我喜欢顾医生……好喜欢好喜欢……”商悦抚着贲起的胸肌,不吝地表达她的崇拜。

两人一整个日夜不停歇地做,做到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还不愿意跟对方分开,分神叫了外卖, 不过才五分钟时间,又紧紧贴上,靠在门板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射精,每一吋每一处连自己都未曾到过的地方,均被鉅细靡遗的吻过爱过,两人全身大汗淋漓,外头 炽热的日光照进,商悦撑着墙壁,身后深顶的猛烈,她一脚勾缠住他的,顾衍光一个不稳,直接入了子宫口,撑得商悦直接瘫软在地。

女人娇柔妩媚的呻吟与男人粗喘的低吼,伴随着令人脸红的拍击声,震动了一整个日夜的欢爱,终于宣告结束。

“妳考虑清楚了吗?”只有男人与女人的身份,想爱与被爱的感受,顾衍光的双眼离不开那片薄薄的布料,他是不是看错了,那上面的暗渍是小妖女动情的证据吗?

一步步的,顾衍光正在让商悦习惯他的碰触,从原本的僵硬髮凉,到现在的低吟回应,商悦碰他哪里,他就摸哪儿,如果商悦不愿意,他就鬆手。庆幸的是商悦适应的很好,她甚至不知道,她无声哀求的眼神有多么要他的命………

才一句话,就几乎让她想要开口求顾衍光抱她。

商悦想,她真的好喜欢这个男人。

“……………”商悦根本无法说话,只因喷在她颊边的鼻息,专属顾衍光的味道,将她整个人包围住,她很可耻地发现自己,湿了。

不是因为外貌出色技巧高超,不是他取悦了她,而是尊重她的感受而万分珍惜她的顾衍光,让商悦连眼都捨不得眨,她恍然发觉,她甚至不再回想起梦中的顾衍光,那个拥抱没有温度,纯属幻想中的顾衍光。

最粗的那根手指从后面探了进去,紧緻且滑腻的触感让他全身一紧,摸了摸外面有些兴奋的小花核,被夹紧的手指探不进去,顾衍光低头吻住了胸乳,湿热的舌吻转移了商悦对下面的注意力。

他答应过商悦不碰她,可是连商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离开诊所那失落又满足的神情……他深深吸了口气,顾衍光鼻尖碰着她的,呼吸都喷到小巧精緻的脸上,“想要亲亲我吗?”

他第一次主动拉起商悦坐在他腿上,商悦无所适从,顾衍光埋头在她细腻白皙的颈边,闷声问她:“妳呢?喜欢吗?”

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可以相信商悦未经人事,但不可能没有男人追过她,即使她说自己害怕 男人靠近;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从忧郁症併发幻想症的病人不是没有接触过,只是商悦清醒的疯狂看着自己的发病,描述记得的情节,那妖媚性感的模样,结束之后 迷濛又困惑的眼神,如此冲突又百变的各种娇态,越发能引起……男人的“性趣”与征服慾。

顾衍光诧异地抬头,因为两人身子紧紧相贴,他发硬的慾望也无可避免的顶着最柔软的那处,透过布料越渐湿热的触感,因为商悦的颤抖而彻底沾湿了他……顾衍光喘了几下气,撑着自己看商悦高潮后失神的表情。

“梦中的我是这样吻妳的吗?”顾衍光哑声询问,揉着发硬胀大的乳尖,他忍不住亲了又亲。

“另外一只手可以摸摸下面,嗯对,还可以吗?”沉稳低沉的的男低音似乎能带给人安心与信任,没多久就听到男人称讚:“很好,嗯……擅用妳的手指。”万分正经的语气竟然带了一丝不稳。

顾衍光何止喜欢,他简直要疯魔了!

※※※

商悦用膝盖蹭着顾衍光最硬的部位,睁着明媚的大眼,纯然信赖的问:“要做吗?”

她想要顾衍光,好想好想。

“顾医生,你喜欢吗?”商悦害羞又热情的表现,让他根本无法思考,眼中脑中只剩一个人,眼前这个爱点火的小妖女。

脑洞文,非正常情节。

“嘘,我没事。”顾衍光摇摇头,拉起她帮忙穿好衣服,纤细的双腿落地时併拢得很紧,他眸中闪过欲色,扣上衬衫釦子,“我送妳回家。”

顾衍光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点头。

对自己的病人出手是不对的,但当商悦吞吞吐吐的描述自己的病症,并说出自己是她的性幻想对像时,顾衍光压抑不了自己的好奇。

商悦瞪着面前放大数十倍的顾衍光,男色太摄人……她昏昏然的点头,只感觉唇上一阵湿热, 一个滑溜的东西试探的舔了舔她的,然后碰到了她的牙齿,商悦一慌张开了嘴,就让那东西勾着她的交颈缠绵,她睁大了眼唔了一声,自己的舌头就被吸了过去,入 到更加火热的口中被人为所欲为。

他两手不受控制的覆上,失了力道的搓揉让商悦惊呼了一声,但柔顺承受的模样太引人犯罪了……顾衍光低头吻住了挺立颤抖的乳尖。

“说话!想要我怎么做嗯?”顾衍光舒服地频频吸气,长时间的欢爱,也即将到了尽头。

商悦双手勾着自己的腿窝,向两旁打开,下身微微抬起,露出那紧得找不到入口的水色花瓣,如此顺服撩人的姿势,顾衍光背脊窜起一股电流,慾望疼得要爆炸,只听到自己沙哑着声音说:“……再打开一点。”

“医生………”商悦觉得自己这次做得还不错,只是顾医生…看起来不太开心啊?“你喜欢吗?”她小心的问,仔细观察顾衍光的反应。

湿润的水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的手指加入,商悦小腹不住地抽紧,她忍不住一直夹紧双腿, 隔着布料前后磨着顾衍光的慾望,她抬起腰果断地拉下了顾衍光的内裤,粗长坚硬的慾望弹了出来,她熟练地上下摸着揉着,翘着小屁股就想坐下去。

商悦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太美……太美了………

顾衍光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成熟英俊的外表也不乏有患者向他示爱,只是再激烈的追求手段,都不曾让他以身试法。但商悦不发病时,胀红着脸不敢直视他的可爱模样……太吸引人了。

“……医、医生,这样可以吗……”怯怯柔柔的女音,小心的询问着。

“舒服吗?”摸着她的脸温柔的问,这样敏感易碎的商悦,让他无处下手,想珍惜她又不忍错过她方纔的娇态。见她点了点头又问:“还要继续吗?”只有商悦的拒绝,才能阻止他接下来想要更进一步的念头。

“顾医生?”

“妳这小妖女……哈……这么会勾引人…噢……咬得真紧………”

“等等…等等……妳还没準备好。”骨节分明的三指进出馋人的小嘴,未经人事的花瓣细腻的白,他只不过浅浅的抽动就已经泛红,若是吃进他……还不撑坏了她?

完了,更想要他了。

“乖,妳是最重要的,我可以等嗯?”

第一次在上面的姿势只会疼坏她,顾衍光让商悦勾着他的腰,大手托着她的臀,手指还插在里面撑着她浅抽着,抱着商悦来到休息室。只有这里有床,以往他们都是在外面的办公室熟悉彼此,这次他不想马虎。

啮咬着,吮吸着,舌头各种划过都能引起主人的娇吟迎合,轻重不一的力道更让商悦全身酥软,顾衍光这时还不忘着问:“喜欢这样吗?……再大力一点?”

“现在,低头亲亲他。”说这句话时,男人的声音明显的沙哑。

顾衍光一睁眼就看到满脸通红的商悦用湿漉漉的眼神期待地看着他,嘴边还有他的东西……… 伸出食指抹去痕迹,商悦一愣,低头就吮去了那抹白色,顾衍光曈眸一缩,喉结上下滚动了好一会儿,脑里的那些专业名词愣是被眼前的商悦给取代。

“妳要了我的命。”顾衍光揽着乏力的商悦,叹息着感受这舒服的余韵。

“嗯!”商悦主动跨坐在顾衍光身上,她没经验,只凭本能用全身蹭着他,“顾医生……我想要你……”

顾衍光坚定地移开她的手,语气一如以往的温柔,“小悦,妳想要吗?”

“喜欢吗?”顾衍光半瞇着眼的样子太性感了,薄唇闪着水光,商悦仰头主动吻住他的唇,开始学着他的方式回吻他。

今天是顾衍光开车送她回家的,商悦躺到自己的床上时,还没从今天的亲密接触中回过神,她起身愣愣地看着镜中双唇红肿诱人的自己……

商悦网购了一套情趣内衣,三分之一的罩杯堪堪遮住了两点,沉甸甸地拢住托高丰满,下身两条纤细的长腿展露在他面前,不过他手掌大的布料掩住了腿间绝色的春光………两条细绳绕着圆翘的臀在后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花瓣向两旁微微分开,露出里面的粉色小翅膀,顾衍光扶着自己的慾望蹭了又蹭,刚入就被包围住的湿热紧窄,让他低吟一声,偏偏主动打开双腿的小妖女,还不停挺着腰试图想要吃下他。

十分危险又美丽的女人,怎么没有男人试图攻城掠地,将她佔为己有呢?

顾衍光第一次勾引商悦的时候,才牵起她的手,商悦就好像快要昏倒一样,手是冷的,他感觉得到,她没想过要甩掉他的手,所以他十指交握,紧紧与她的溽湿掌心相贴。

此做非彼做,他到现在为止只让商悦用手或嘴帮他释放……虽然这不公平,但进度太快怕引起商悦的反感,顾衍光隔着衣服轻轻揉着丰满的胸乳,哑声问她:“我没事……手可以伸进去吗?”

只因他对商悦有好感。

“怎么勾?”顾衍光是真的好奇。

可能这一辈子顾衍光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因为被他抱在怀里,所以商悦的颤抖令他心房发胀 到不行,白皙柔软的小手缓缓拉起自己的上衣,害羞闭上眼睛的美丽脸庞泛着娇嫩的红,饱满成熟的两团娇软也是红的……因为他的逗弄挺立起来的乳尖,顾衍光怀 疑自己是否丧失了说话能力。

刚进来那骇人的疼痛还未过去,就被猛烈的一阵摇晃给插得高潮连连,之前的渴望累积的太多 太多,商悦又爽又痛,无法压抑自己的叫声,只记得要紧紧勾住自己的腿窝,好让顾衍光入得更快更深,只是内壁忍不住的收缩,感受到以往亲密接触过的慾望还可 以变得更粗更长……那硬度……那持久力………

“医、医生……”女人有些惊慌,只听男人温柔的安抚她,尔后只剩两人不稳的呼吸声才能分辨,两人似乎又继续未完的动作。

手指弄得她很舒服,可是她知道,只有手中这根火烫的棍子插进来,即使会疼,也会让她舒服得快要死去。

实际上,他们也的确在做让人联翩的事。顾衍光试图不让自己的粗喘听起来那么吓人,只 是……胯间的小女人天赋惊人,几次磕绊过后,每次都让他爽得几乎要射在她嘴里,万分困难的忍到送走她之后,自行到洗手间解决,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后了,那种 难耐的慾望反而越渐高涨,顾衍光每一次会诊完都在问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