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番外:三分春色*

上一章:第37章番外(下) 下一章:第39章番外三:要看吗,医生?*

努力加载中...

她愿意这样没名没分地跟着顾明隆一辈子。

染染咬着唇将体内的浓精排出,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吃下这么多,时间越久,顾明隆越来越迷恋她的身子,可那里……还是紧致得很,她自己的手指都被吃得死死的。

染染从未见过她一眼。

“……叫我名字!”顾明隆压低她的腰,抽插的速度快了起来,染染边喊着人边努力收缩自己,爽得顾明隆低吼出声,一公百尺内只有他们这艘船,顾明隆扛着娇喘的女人胡天胡地尽兴一回,等到风浪渐平,船也慢慢开回山庄入口。

“四爷?”

“好。”轻飘飘的一句话,压紧了顾明隆那颗飘荡不定的心,染染红着脸回握住他的手,心想,这样就够了。

顾明隆就看着丰润的翘臀吃着自己,一进一出的,纤腰凹得忒勾人,他上半身挺了起来,染染变成后进式跪着让顾明隆插,这样她的速度快不了,顾明隆也不说什么,只是俯身握住两团丰软,舔着染染的耳朵说:“真乖,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呢……”

女人一笑,抖了抖指间的淤,“听见了?好好考虑,我等不了太久。”

三爷有一次不过将人揽在怀里,就被顾明隆挑了东南亚的一场买卖,所有人后知后觉的明白,顾明隆跟顾衍光一样,栽了。

好多个晚上,染染总是被恶梦魇住醒不过来,口中只喊着一个男人,求他放过她,饶过她……

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重要,直到你说这世上没人比我好。

“啊?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说!”

满身是汗的染染躺在顾明隆怀里,两人身上乱七八糟的,只有海风吹来是凉的,蓦地脖子一冷,一个十五克拉的钻石穿着鍊子安放在她胸前,抬眼就见顾明隆笑得看不着眼,“喜欢吗?”

“你治治他。”顾明隆懒懒地闭眼休息。

“不用了,等会儿做完再去。”顾明隆捏着丰满的乳房,红艳艳的乳尖在阳光下让人食慾大开。他用指间的粗砺逗弄捏着,拍拍翘臀示意她坐上来。

染染自从与顾明隆在一起时,已经很少回到艳楼过夜了,平常顾明隆在哪她就在哪,包一个人的价钱很高,但顾明隆花得起,只是她依旧属于艳楼。染染一个人住在偌大的房间里,反而不适应了,现在艳楼暂时歇业,只等顾衍光回来,她百般聊赖,只能跟几个姊妹聊聊天解闷。

“呵,你在想我几岁了吧?我小了他八岁,老萝。”染染的表情全写在脸上,女人暗暗摇头,外人以为顾明隆肠子绕十八个弯还不打结,心眼儿特多,哪知拿下他的却是纯然没有心机,任何心思都写在脸上的小女孩。

只要……只要不要爱上他就好了。染染一个人躺在床上,每天都这样告诉自己。

“宝贝儿要四爷……啊啊…四爷给我……嗯染染……染染给你生孩子……”

顾明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享福了好几年,早就不知道血是甜的还是鹹的,多年后的第一次动手,是为了那女人的眼泪。

染染是心虚害怕的,她现在的身份太卑微,必须依靠顾明隆才能活,她的自尊早已灰飞烟灭,她每天都在祈祷顾明隆能继续喜欢她,这样她才能告诉自己,她是被爱的,她是有价值的,她是……活着的。

砰地一声,脸色阴霾的顾明隆踏着大步进屋,一把拉起染染左右细看,用大衣包住她揽进怀里,指着自己的老婆就吼:“又是你这肠子多得没处放的女人!”

“有我抱着你,怕什么。”顾明隆拨开她的手整根尽没,他不会动,被这样含着也舒服,他知道染染真的有些累,眼皮子都在打架了,吻吻有些肿的眼睛,低低的哄着:“别哭了,你知道你一哭我就想欺负你。”

等到染染全身上下都被吻遍咬遍,连肚子又胀大了一圈,顾明隆才放过她。早饭时间已经过了,他提高嗓音对外头吼:“那就吃中饭!问个毛?!”

“难道是这几年造桥铺路有了好下场……臭男人可真够走运的。”女人吞云吐雾,喃喃自语着。

“四爷?”染染困扰的抬眼。

“舒服……嗯…舒服……四爷,别、别顶了……染染的肚子…好…好涨……”染染扶着顾明隆的手臂,满脸通红的哼哼着,花瓣儿含着的大棍子一直轻轻的撞,她肚子里满满都是男人射进去的浓精,被这样小力的撞击,她实在忍不住有生理反应……,可她不敢让他出来,以往都是做到她昏过去顾明隆才放过她的,这阵子被餵养得好,她已经很难昏过去了……

顾明隆年方四十,没有兄弟顾明义的出众的外表,也没有小辈顾衍光摄人的气场,他待人一向和和气气,毫无半点架子,以为他最容易买通,许多人从他这边下手,顾衍光还不知道呢,就被顾明隆凶残的手段给解决掉了,久而久之,顾明隆反倒成了盛市的绝对禁忌话题,就怕不知从哪儿窜出他的人给料理了。

因为他要把那颗心拼凑起来,将自己放进去。

浴室里,男人荤素不忌的粗话不绝于耳,身下的女人已经彻底瘫软在洗手台上了,他双手提着她的腿窝,佔了大半墙面的镜子毫无顾忌地展露两人结合的地方,弄得他气喘吁吁,女人哭花了眼也不放过。

今晚的动静已经不是春风沉醉的娇喘吟娥了,外面众人面面相觑,这……?!虽然精尽人亡不失为一种风流死法,但那个宝贝只有一个,被干死了上哪找给顾明隆心疼……

染染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醒来,雕樑画栋,许多细节看都看不过来,南纪山庄的房子一比,又显得简朴了。

染染扶着肚子缓缓走进浴室里,艳楼有专门针对妇科的医生调製避孕药,儘量不伤身为主,染染一开始伺候顾明隆吃了几次,只是顾明隆要得太多,是药三分毒,身子虚弱不说,人老了好几岁似的,肌肤都粗糙了不少,后来顾明隆特许她不用吃,又娇养了好一段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

陈建辉接任盛市市长,顾衍光弃政从商,盛市格局再开新一面,他的关係网势必会有所影响,娶了那女人当初是为了巩固顾衍光的地位,现在他们目标一致对外,决心放过彼此。虽然名义上的妻子另有其人,但他的承诺比任何书面都具有效力,等他真正可以拥有染染的那一天,顾四夫人只有一个。

顾明隆低咒了声,拉着人上来扶着自己就要顶进去,染染一脸惊慌地摀住自己,软软求饶:“四爷,到饭店再进去好吗……染染,会下不了车的。”

“我是…你的……四爷的……啊啊啊……太深了…但是很……舒服……”染染几欲昏厥,顾明隆正在气头上,她尽说些好听话,希望顾明隆不要再这样扛着她,唯一施力点就是那坏到极点的大棍子,偏偏她又夹得紧,鬆也鬆不掉……

以往四爷挺大方的,不介意跟手下用过同一个女人,等四爷腻了都是他们的,最久的不过半年,这个……肯定等不了太久。初初大家都显得兴致勃勃,没想到半年过去了,每天房里的动静还这么大。

“喜欢……染染喜欢被四爷……嗯嗯…这样干……”

染染没法说话,只用那一双盈盈秋水看着顾明隆。

终于洗乾净了,被顾明隆带去流光饭店吃饭兼办公,才穿上不到一个小时的裙子又被脱了下来,她是不穿内裤的,顾明隆嫌多,所以她只穿个胸衣,跪在顾明隆腿间温柔吞嚥着那不知疲倦的慾望。

外面看守的人暗自叫苦,无奈胯下鼓起那么大一包不得纾解,还听了整晚的春宫,站着头都有点发晕,脸上还要维持表情,每个人都在想,只要哪个女人敢经过这条走廊,他就能插得她跪在地上双腿合都合不拢!

偶尔能从手下口中听见顾明隆处理事情的狠辣手段,听起来比她的继父坏太多太多了,杀人如麻,走私买卖。但他是对她最好的人,他的温柔是真的,宠爱也是真的,那些人说的都是大事,她管不了大事,她只管得住自己的心。

“你去吧。”挥挥手,让手下人送染染回艳楼。

染染知道,顾明隆一向随心所欲,说要抱着她下车也不怕众人目光,只是让她夹着他腰,底下还插着那根棍子这种下车方式……她撒着娇:“四爷轻点就行……染染再多来几次,就不能伺候四爷了。”

“还是撑个伞?我先去洗个澡。”染染娇软的迎合,就要起身去洗掉。

“唔,想我了?看看这对宝贝……”顾明隆从善如流,一口咬住一个,一手捏住一个,大力地欺负起来,染染全身上下连颗痣都没有,连小花瓣都乾乾净净白白嫩嫩的,真正的冰肌玉骨。

听到另一个男人曾经在她生命中留下这么深刻的痕迹,顾明隆想抹去,不止从生活中,还要从那颗破碎的心上剃除掉。

“呵,你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儿,除了你还有谁?”那女人不领情。

染染才不理顾明隆耍流氓呢,她一个吸气,硬生生直接把拉鍊拉了上去,只听一道抽气声,她又把露出大半胸膛的衬衫扣子扣好,将西装外套挂到他臂间,恰恰好遮住了顾明隆狰狞的兄弟。“四爷小心。”

染染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家族联姻的意思吧?只是……跟她说没用啊?染染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可能帮不上忙。”

染染见到了一个装扮精緻的女人,她微侧着头点着淤,吸了一口吐出,夹着淤的模样性感又迷人,那女人见染染醒了,淡淡的声音有些低哑:“我是顾明隆的老婆。”

“四爷……”

是啊,顾明隆再喜欢她,不过就是一个被包养的女人,她知道顾明隆身边待过很多个女人,就算她是最久的那一个,也算不得什么,值得庆幸的是,顾明隆并未因此昏昧丧志,他唯一的儿子也没有找她麻烦……她只是有些好奇,顾明隆的妻子呢?

顾明隆之所以看上染染,纯粹是喜欢她这型的,他大男人主义,喜欢呼来喝去,染染像个包子,从未违抗过他的话,一直舒心贴意的,觉得一直宠着也不错,养个女人不难,他一心一意养了快一年了,被身边人劝着也不听。女人多很麻烦,如果有个越看心情越好又漂亮的,谁喜欢费体力对付那么多女人?

染染将自己的担忧说出口,引来恬恬的白眼,“她就是心尖子,心肝儿,心头肉,十七爷那颗心就叫商悦,好染染,该担心的人是我们。”拜託,十七爷回来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置她们呢,现在的冷待就够让人难受了,幸好顾明隆的面子大,不然连一顿饱餐都吃不上。

“叫你强!说!你是我的!我顾明隆的!”粗壮的慾望尽跟没入又狠狠抽出,红肿湿润的花瓣都被翻出,坚挺的小花核在空气中拚命颤抖,染染的身子全身透着红,最敏感的那处不止红还有白,两人高速撞击拍打出的白色泡沫,在地上凝聚了一小摊水沫,顾明隆粗喘了口气,狠狠拔出自己看着染染在自己臂弯中颤抖,冷却背脊欲射的快感,又狠狠插了进去。

“宝贝儿,舒不舒服?”顾明隆一脸和气,满脸餍足的看着怀里的女人,手里揉着粉团似的翘臀,轻声着问。

“四爷……”手下哪里敢说自己慾求不满,只是听了好几个月的春宫,铁打的身体也会禁不住撩拨,尤其四爷的女人……那么媚,走路的样子都能把魂魄勾去,没想到床上也这么带劲。

顾明隆摸摸她鼓起的脸,染染马上吃得更深,他舒服地喘了两口气才说:“听说十七的小丫头要回艳楼,你过去跟她聊聊天,明天我再接你回来。”

他始终保养得当,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也是精瘦有肉的,硬铮铮的汉子一个,又高又壮的身材,还比较像做粗工的,穿着西装掩不住粗犷,染染跪在他身下,更显得可怜娇小。

“宝贝儿,你是我的宝贝儿嗯……”

“叫哥哥。”

这句话是个炸弹,轰地一声炸掉她的思维,染染只能愣愣地看着那个美丽精緻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跟顾明隆的年纪差很多,这女人看起来也很年轻,染染不知道顾明隆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这女人好美好美的……

“叔叔……叔叔这样舒服……嗯……”

“宝贝儿你再亲亲他嗯?他就会收回去了。”顾明隆被那小眼神看得又挺了几分,他也压不住啊。

顾明隆没空理她,过程不到五分钟,旋风式的离开了。

“四爷……”跟手下像熊一样吼的叫法不同,染染从来都是温温柔柔,像G市引进的山泉水一样,清冽又好听,眼睛弯弯的,两排密密的睫毛搧呀搧的,眨个眼都像在勾引他,顾明隆低下头餵着舌头到小嘴里,让美人儿乖乖含着吸着,等他控制不了了,再咬着她的吸,要不是染染气儿少,这游戏他可以玩一整个早上。

女人就是心狠手辣……不过他惯的,他喜欢!顾明隆眼一瞟,落在了染染闪着水光的细腻大腿上,十分无耻的说:“你也不容易啊。”

“好!就给你!干到你生孩子!”

从此以后没人敢再觊觎那个小女人,话说白了,那是顾明隆的女人,商悦不在盛市就是她最大。

“四爷别动…别动……”染染不敢乱动,但是体内那根棍子太过分了,不时的挤压软肉,像是伸展着身子,反而将两人贴得更紧。

“顾明隆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我简短说,我想跟他离婚,只是我们之间的关係牵连许多人,离不了,虽然不知道十七爷何时整顿盛市,但我想利用机会,能离婚又能保住我与他的利益关係。”

“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我大你那么多,又有一个老婆,我顾明隆喜欢的就要弄到手,你是我最喜欢的姑娘,我不可能放你走也不想放你走,染染,你是我遇过最好最让我心疼的女人,待在我身边嗯?”他拎起钻戒让无名指虚虚套了进去,果然刚刚好,他吻了吻那根指头又拉着她,满脸笑意的等着染染的答案。

“还可以再吃进去一点吧?嗯?”顾明隆笑得肆意猖狂,身下慢慢地顶进去,染染实在胀得难受,都感觉那棍子要顶到她的肺了,不由自主的往上缩,无奈下身就制住,反而送了两团丰乳到男人眼前。

他大可利用身份违抗顾衍光的命令,但立威也立律,顾衍光容不得任何质疑,任何人都不能坏了规矩,包括他自己。

她就这样夹着他一路到了流光饭店,两人都有些喘,退出来的时候棍子都湿湿亮亮的,染染替他舔了乾净后收进裤子里,但是……拉鍊拉不上来……

染染从善如流的撸了几下直挺挺的棍子,从上往下慢慢地坐进去,她被顾明隆调教得极好,纤腰款摆,入得都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夹得紧水出得也多,即使腰有些痠了还是不敢缓下动作,插到了一次才慢下来,背对着顾明隆慢慢地坐在上面动着。

染染温顺地低下头,她最擅长的就是听话了。

顾明隆不在意身边女人的背景,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照惯例手下报告染染的来历时,他破例地出手了。

“哥哥……嗯嗯嗯……染染还要……”

春暖花开,又是一年过去了,全身赤裸的顾明隆揽着同样光裸的美人躺在自家游艇上,做着日光浴,染染一身防晒油蹭得他觉得有些腻,摸了两把问:“这是什么牌子?摸起来像隔着保鲜膜。”他是想叫她别擦了,但美人不经晒,不擦就没办法跟他晒太阳。

他以为自己就养了只没脾气的猫咪,知道染染帮助商悦逃跑时,他是怎么气也气不起来。“幸好十七跟去了盛市,不然我也护不了你。”顾明隆只叹了口气说了这一句。

“我从没想过要做顾四夫人……”

“宝贝儿吸得好紧……真多水嗯……我也不是非要做不可,就是看到你受不了,唔,你又咬我了……”顾明隆揉着丰满的臀瓣,丝毫不避讳前座的手下,舒服的叹息不停逸出。

顾明隆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染染了,手下点了几个乾净的女人给他,他挥挥手就赏给他们,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可他的二兄弟半点精神也没有,越看就越想念那像小猫的女人,他忍不住向顾衍光开口,他都快疯了!

“让四爷费心了。”染染低声道歉。

顾明隆因此折腾得更厉害了。

“嘶……你喜欢……叫叔叔。”

“你难道从没闹过他?顾明隆这男人缺点一大把,义气还是有的,只要他觉得让女人吃了亏,有些便宜佔走他也无所谓,你只要开口让他答应,顾四夫人的位子就是你的,小姑娘,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染染怔住,恬恬这样形容商悦的时候,她也是羡慕的,曾几何时,她成了别人眼中羡慕的女人了?

要求顾明隆做措施是不可能的,只是她的身份……也不适合怀上孩子,染染曾经苦恼的向K说过,优雅如斯的他只说:“听话。”

顾明隆不知道商悦的身段有多么勾人,让顾衍光宠得无法无天,在他心里可比不上染染的一根脚趾头,连脚趾头都长得这么好……唔好!来亲亲,亲亲……

她要的从来就不多,如今已无所求,染染衷心感谢顾明隆如此珍惜她。

不知道商悦怎么样了?十七爷这么疼她,应该不会伤害她吧?

他今天心情好,少骂两句,哼哈哈哈哈。

他让染染的继父生不如死,死了还想再死。

“四爷……啊嗯嗯…四爷……染染…不、不行了……”光听声音就让人头皮发麻的妩媚女声,断断续续的求饶,肉体的撞击声未曾稍减,忽远忽近的娇喘吟叫,伴随着男人畅快的低吼,直到初露曙光,房里的动静才缓了下来。

最近顾明隆身边的人都眼圈发青,脚步虚浮,申请调休的人多了,连顾明隆都要问上一句:“肾虚啊?”每个脸色那么糟。

顾衍光临走之前抛下一句:“艳楼只进不出,该办则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