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番外(上)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番外(下)

努力加载中...

只是狗仔还没拍到什么画面,又被中央的任命炸得转移了焦点。

“你脸红了?为什么?”他不解。

G市市长与盛市联姻话题近来盛嚣尘上,商致舟全力支持盛市改革及亲近中央的态度,让许多人议论纷纷,关于商悦与顾衍光的许多小报照片更佳证实了这项传闻,商致舟的敌手无不拿这点频频公开抨击,或真或假的怀疑商致舟的背景不若檯面上所见的清白透明,往日的公正清廉只是演出来的拿手好戏,要求他出来说明白讲清楚。

顾衍光轻哼一声,给身下的女人几个又深又重的深入后拔出,仔细欣赏她高潮后泛红的身子,微微发抖,十个脚趾头蜷缩,他疼爱的那处底下床单湿了一片,等她缓过神了,再慢慢地给她吃进去,直到顶住微凸的地方,伸手就揉着小花核,感受里面一次又一次的夹紧,舒服地让他叹了一口气。

而提供所有消息的商致舟,毫不避讳地承认利用私人关係,战火全力攻克顾衍光,赢得中央肯定讚赏,瑕不掩瑜,此次功过搅乱G市布局,亲信陈建辉的沉潜,更让人雾里看花。

“我知道,”商悦只心悬顾衍光,新闻上每次见到从检调单位出来的顾衍光,都令她一阵心疼,又不能见面,只能通过电话互相安抚,她从未与他分开那么久,心里想得都快疯了,在商致舟面前再也压抑不住,“爸爸,下不为例,好吗?”

“女生外向……好了好了,”商致舟搂住女儿哄,“没把他抓进去关个二三十年都算是轻的,你觉得他吃亏了,他赚了我一个女儿,还不乐着!”

商致舟轻笑:“遇见你,是最不可理喻的意外,我早就管不了。”

“怎么了?”今天她已经叹了好几次气,什么事不能对他说?顾衍光对商悦的在乎已经超出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围,自从互相表明心迹后,他更是一步也不想离开她,顾明隆等人在盛市为他分忧,G市有商致舟挡着,当上甩手掌柜的顾衍光,自然全副心神皆落在商悦身上。

满手血腥的罪犯,没有得到正义的绳之以法,还能受到追星般的崇拜与欢迎?!陈建辉冷笑,无论商致舟要怎么操作媒体大众的心理,无论商悦是否真的会嫁给顾衍光……至少他不该如此安逸坐享鱼翁之利!

“小悦……”陈建辉无计可施,商市长的两手策略他看不懂,过往形象频频遭人洗黑,无端商悦也遭殃,这下可好了,绑架受害者变成政商关係下的牺牲品,内行人谈论两句也就算了,一般的民众大感艳羡,多金单身又神秘英俊的一市之长,倾心佳人非君不娶,圆了多少少女情怀的梦中缱绻,拥有完美一切的商悦炙手可热,稳坐国内第一名媛宝座,不仅是G市女性最近的模仿对象,顾衍光也成了踏着彩霞,骑着白马而来的完美王子。

更别说杂誌媒体竞相出高价想要专访的了。

“我在想,是不是该去度个假?”春暖花开,天气越来越热,她想起盛市的那片海,原本只是随意说出的话,心里倒是真的想出去玩了。

顾衍光斜眸:“她的现在和以后是我的,你不要管。”

群众譁然,检调机关前往收集证据,顾衍光罪行重大,加之过去十年圈地为王,丝毫不理中央命令,罔顾律法,罪上加罪,停职市长之位,配合调查。

每天陪上课不说,吃食堂逛G市,虎视眈眈的狗仔拍得手脚发软,陈建辉好几次劝她回家避风头,商致舟没表态,她也就当作耳边风听,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没事的,爸爸跟陈大哥才要多注意身体,别累坏了身体。”

商致舟那边忙得焦头烂额,顾衍光无事可做,更加大方地滞留G市,直接以商悦男朋友身份出入在她左右。

顾衍光早就不住在饭店里,他在A大外买了一栋房子,哄着商悦搬出来跟他住,商致舟不淮,但下完课或週末还是可以过去的,平日除了家政妇,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哼。”顾衍光心里盘算着事情,身下的动作也不含糊,他本就爱大开大阖的方式,女上男下的姿势吃得最深,商悦几乎被撞飞,腰间的大手又扣的紧紧,他那异于常人的前端每一次都把她塞的满满,又酸又麻的战慄感袭捲全身,被他狠狠顶了几下,体内一阵阵的热,商悦三魂六魄早已去了一半。

“谁听话还不一定呢。”商悦微笑。

走在林荫小道,商悦又叹了口气,等顾衍光忙的时候再恶补这门课吧,她已经落后太多进度,因为顾衍光热衷的“学习”不在此道啊……

商悦不得不收拾东西,小声的举手:“是我的……对不起老师,我下次补进度。”

商致舟沉声:“你知道我的底线在哪。”

商悦当然喜欢天天见到顾衍光,只是顾衍光的身份太过慑人,有时候沉默比说些什么更令人臆测之心越盛,大家複杂的眼光各类情绪蔓延在他们身上,饶是商悦心理建设绝佳,也受不住每日都有人来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小悦,建辉接任困难重重,还需要你替他搭把手。”商致舟大事告一段落,这阵子闲居在家,现在最令他操心的,就是眼前的宝贝女儿,“顾衍光手下那群人野性难驯,你别想太多,横竖都是顾衍光的事。”商悦就是顾衍光的命,他知道商悦一点头,其他都不必担心。

仔细安置好昏睡的商悦后,顾衍光来到客厅,商致舟已坐在那儿正品着茶,依旧温文儒雅的气质,只是眼底下的青圈掩饰不了近日来的重度疲劳,商致舟觉得他已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看着一身清爽披着浴袍的顾衍光,忍不住出言揶俞:“顾先生真是会做生意,里面的便宜尽被你佔去。”

只听见一道软软的女声轻斥:“不行……回去再给你唔……”未完的话被截断,后来一阵沉默,树丛摩擦的声响不断,无法抑止的喘息越渐明显。顾衍光微挑了眉,眼里的流光不言而喻。

被点名的顾衍光睁开了眼,一双金黑色的眼瞳被阳光盈满了光圈,出众的外貌瞬间相形失色,只剩夺人言语的双眸落到了身边小女人的身上,隐含笑意。

不到一年,商致舟即将卸下G市市长之位,最后的政绩太过惊人,之前惹人议论的灰色地带不值一提,茶余饭后的话题皆在讨论商悦情归何处?是否因为情伤憔悴?

“同样都是海,但我真想念南纪山庄外滩那片海了,尤其在下午波光粼粼,好像洒满了钻石珍珠的样子,真好看。”商悦笑着说。

顾衍光每次做完的时候,耳廓都会泛着一圈淡淡的红,因为他健康黝黑的肤色看不太出来,只是次数多了商悦也知道,这是他动情的证据……

“好说。”吃了人家女儿的顾衍光也不害臊,不管是商人还是政客,他只佔最好的位子,收最多的暴利。

“我当然急。”将人拉到怀里,下颔抵着细软的髮,午后阳光炽盛,照得两人身上都闷热,他一点儿也不想鬆手,却听不远处隐约传来的谈话声,他看着商悦愣了会儿,纤巧的耳朵慢慢地红了起来,拉着他就想走。

商悦脸红着任他拉着,心里想待会儿要怎么拒绝他,苦恼顾衍光的美色太撩人,她每次的拒绝更像欲拒还迎,抱着最紧的也是她……

“你愿意了?”顾衍光紧紧锁住她,拉着纤手不放。

“你又多想了,别那么心急好吗?”商悦无奈顾衍光如豺狼般的紧迫盯人,以前在一起就隐隐有感觉到,现在名正言顺了,黏人的功夫更厉害了。

商悦也想把顾衍光送回盛市去,这男人太扎眼了,连老师都频频注目着他……

这个英俊的男人已经好几次出现在他的课堂上,明知不是他的学生却请他回答问题,男人也说得有条有理,今天安静地靠坐在墙边闭眼养神,偶尔抬眼对他的问题关心几秒又闭上了眼,德国老师虽好奇但也不能任人在他课堂上大方睡觉,指了指顾衍光:“这是谁家的?想睡觉带回家睡,我又不点名。”

顾衍光轻笑,他一笑脸皮就摺了几摺,眼角微泛出几条细痕,商悦最爱他这表情,也只有在床上能看见,只是苦于她每次无暇细看罢了。他安抚捏了几下臀肉,才把人翻过来坐到身上,商悦自动前后画八,一边哼哼一边说:“小家子气……你是我的衍光哥哥,我是你的……”

“放心吧,建辉从来捨不得你受一点疼。”

“别说话,先走……”商悦轻声说,就怕打扰到别人。

顾衍光拉着她就走,见是往学校大门走去,商悦鬆了口气也跟上脚步,只是手中的力道太紧迫,她看了下顾衍光,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微红的耳朵洩漏了他的情绪。

一点预兆也没有,大家都以为她被亲人背叛。置之死地而重生,她又有什么不敢试?商悦还太年轻,这段时间属她最煎熬,其中的弯弯绕绕她不懂,但她知道爸爸是为她好。

“爸爸!”

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台上的德国讲师正说着盛市近来活络的经济活动,还安排了期中测验,模拟盛市未来十年的经济发展……,商悦幽幽瞥了一眼身旁听得颇有兴致的男人,他不管身上泼的是不是葬水,也不管众人异样目光,只一心想把她带回盛市的拳拳之心,她这段时间算是深刻感受到了。

商悦到底年轻,肌理弹性好,那处又有两片小翅膀,比一般女人进去困难得多,还记得第一次进去疼坏了她,现在时日久了,虽更柔韧,但每次进去个头还是让他频频吸气。

“记住,做自己的主人,别什么事都依着他。”商致舟望着越渐动人妩媚的商悦,从小都要他抱着的女儿二十岁了,顾衍光说到做到,他也该鬆手了。

顾衍光歛眸:“你放心。”

新一任G市市长为唐家第二代三子唐诫,唐欣然的舅舅,原本预想名单的陈建辉接任盛市市长,择期到任。

每个学校都有情侣幽会的最佳场所,A大也不例外,不过向来是晚上的时候比较多,没想到这对男女心急得……才下午呢就忍不住……

春去秋来,商悦升上大二,国内各大报章杂誌接连爆出盛市秘辛,在位盛市市长长达八年的顾衍光,藉机前任市长父亲辞世,直接上位接任市长,利用黑白两道通吃的人脉手腕,长期以来对于人口贩卖,走私交易,海盗横行问题视若无睹,任其发展,垄断盛市资金,私企八成出于他之手下,牟利可观。其消息来源条理详实,有凭有据,甚至连艳楼的底细都被翻出来做树状图,不法之事多不胜数。

“好。”

商致舟点点头,严肃着说:“大学文凭并不重要,但我不希望剥夺她本应该享有的生活,顺利毕业是我唯一要求,其他的你不必管。”

“陈建辉又找你?”两团臀肉被撞得一抖一抖的,大手轻拍其上,健壮的胸膛撑起,下面紧紧抵住,商悦侧脸被头髮挡住,只有一张红唇溢出求饶的话语,男人性感的疑问:“嗯?”

老师不甚在意,挥挥手允许她早退,“学习不是硬性教育,男朋友这么厉害,课堂上的传授只是加强理论观念而已。”他已经把顾衍光认为是某大企业的CEO,为了讨小女友欢心才坐在这打发时间的。

“嗯!”商悦双手绞紧床单,带着哭音求:“别打了……”

顾衍光连在床上都有谋,每次商悦都被迫说出平常羞于表达的情话,还有……一些需要保密的事。

沉默红着耳朵的两人真的回家专注学习了……

“咬得太紧了。”顾衍光捏捏她的大腿,每一下都撞得很深,只是腰浅浅的摆,这种短程重击的方式让商悦最受不了,下半身又被制住,十几下又一阵颤抖,来个几次之后她已经全身发软使不出任何气力,妩媚的声音转为孩子的呜喑声,又短又细,顾衍光最喜欢看她这个时候欲哭不哭的表情,任他摆布,最听话了。

商悦知道不只是爸爸手下留情,也是顾衍光积威已深,盛市那群人没他镇着天下都会被玩坏……她低声说:“谢谢爸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