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努力加载中...

等他再次出来,她递了一件裤子给他:“跟你的衣服不太搭,先将就一下吧。”

顾衍光大多时候都穿西装示人,偶尔穿休闲装的模样反而更让她心动,所以她买了一件挺宽鬆,质料轻薄的休闲裤给他穿,没想到马上就派上用场……

舒适而甜蜜的气氛被陡然的话题尴尬打破,两人一直尚未说开,也许彼此都希望不追问那段不愉快的回忆。顾衍光已经不生气了,他也不会主动告知他所做的决定,只是摸摸商悦的脸,“都过去了。”

顾衍光直接在商悦眼前换上白色衬衫与新裤子,西装领带拎在手上,凌乱有型的短髮散落在额前,若说是A大的学生也不为过。商悦欣喜地抱住他,“我们这样好像校园情侣,说你是我的学长会不会真的有人信?”

嗯?……

“对了,恬恬她们好吗?”商悦赶紧转移话题。

“嗯。”顾衍光吻住她,久违的亲密让两人有些欲罢不能,手放在哪里都不对,任何属于彼此的地方都想碰,商悦的手滑过眉眼、耳朵、肩颈,最后放在胸前,揪着里面的白色衬衫,乖乖承受着顾衍光带来的浓烈缠绵。

只是商悦看重的人太多,先是恬恬与染染,现在是商致舟,他紧揽住她:“今晚留下来。”

顾衍光走进A大引起不小的骚动,他无知无觉的走到女宿前,抬眼打量着眼前斑驳老旧,青苔满布的百年建筑,微皱起了眉。打电话给商悦没接,想起商致舟说的社团活动,他沉思了一会儿,还是站在原地,成为A大女宿前一道英俊高傲的风景。

商悦挺起腰的模样太迷人了,从两人第一次做爱到现在,都是任由他情随意动,偶尔压抑不住的娇哼就能换来他更强烈的顶弄,这样的商悦他从未见过,湿热又紧致的咬着他,越咬越深,外面的小翅膀几乎要被撕裂般的撑大,深吸口气,他几乎就要交代出去。

“啊…轻点……还有人在隔壁呢……”

俊脸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薄红,那晚跟商致舟说完后,隔天顾明义就问:“你要怎么追?”这么精采的对话他竟然错过,顾明义兴致勃勃,可顾衍光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愿,只得又说:“谈恋爱啊,小女孩最喜欢谈那种纯纯的恋爱了,偶尔牵牵小手亲亲嘴,你一开始就把人往床上拖,让人家老爸知道你这么追他女儿,还不给你一个痛快!”

顾衍光怔了一会儿,知道商悦误解了,淡淡的笑意在眼中一闪而过,整个人压上去,埋首在两团柔软中舔吮着。含糊不清的耍流氓:“又变大了。”

顾衍光静默,从善如流的起身洗洗去了,商悦勉强清理着自己,又把凌乱不堪的床单换掉,拿了一些自己的东西,顾衍光全身赤裸地拿着湿毛巾走出来,沉声让她把腿打开,商悦坐在桌子上看着顾衍光仔细地替她擦拭,越擦越湿,顾衍光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的笑意再藏不住,商悦尴尬的闭眼只作不见。

顾衍光不满意自己的女人住在这样的地方,还有不知会从哪里冒出的男人可以进入宿舍,一想到此,他动作越渐火热,一手托起圆润的屁股,让商悦跨坐在他身上,充分感受到她的热情与主动。

啊?

“那你别生气了。”

商悦懂了,这阵子她跟顾衍光有没有来往爸爸肯定知道,越不越界自由心证,只有她还是个二傻,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她又问:“所以你刚打给了谁?”

吓!!!!商悦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议地望着顾衍光,“你、你是说……”顾衍光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她跳下来就往门口走,被人从后面一把揽住,她挣扎:“不行不行,爸爸知道我还留下来,我要回家!”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让顾衍光等在楼下了。

经过的女学生无不低叫出声,哪里来得这样高大英伟的男子啊?胸是胸,腿是腿,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让他穿得又帅又性感,五官分明的俊脸略显冰冷,在夕阳余晖下添了一丝忧郁的氛围,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站着,好、好有男人味啊!

週末她都会回家休息,跟顾衍光在外约会也从不过夜,方才动摇的心思此刻全被商致舟佔满,顾衍光忍耐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之后就把人压到床上,让她尽情发洩。

顾衍光并不介意吃什么,他只是讨厌商悦染到别人的味道,他默默欣喜两人心有灵犀,冰冷的俊脸难得柔和,一路上回头率暴增,当事人浑然未知。

那时被背叛的信任感太强烈,他亟欲找到商悦为先,找到之后他想做什么根本全无思考,真正见到了她反而火气尽消,商悦又将自己交给了他,佳人已在怀,巨大的满足感充盈在他心头,往后唯一此人足矣。

两人步行至A大后面的美食街,学校附近的生意络绎不绝,晚上七点街上已经塞满了人,顾衍光皱眉看着窜动的人潮,又看了一眼正找空位餐馆的商悦,握着纤手的大手改搭到肩上,将人护在怀里,忍耐地避开涌上来的人潮。

商悦迟滞了会儿,週末不回家肯定会让爸爸怀疑,没想到顾衍光开口便说:“他知道。”

“怎么办?”顾衍光低声问她。

“我不生气。”

商悦没一会儿就冷静下来,微喘的瞪着他,顾衍光轻拭她额上薄汗,轻声问:“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

商悦看顾衍光脸色不太好,想必他肯定是讨厌人多的地方,马上决定打包几个知名小吃,说:“客满了肯定要等一会儿才有位置,我们带回饭店吃吧。”

顾衍光是舒服地叹息,商悦是痛呼的。

商悦听到这话又觉得丢脸,想到稍早她竟然勾引顾衍光……“什么?”

“嗯,不过大家因为都在外面住,平常只有我一个人在,挺宽敞的。”如商悦所言,其他三床被单乾净得没有痕迹,书桌也只摆放了几本参考书,商悦的私人物品倒是一堆。

“顾、顾衍光……轻、啊……轻点……太…太大声……了……”床铺太窄太小,身上的男人无须压住她,就能轻易的要她,顾衍光一脚还踩在地上,一向强烈的力道从上而下贯穿,夺去了商悦的呼吸。只是撞击墙壁的声音太大,她担心引来隔壁室友怀疑,紧窒的小穴越咬越紧,软肉拚命挤压着又硬又大的慾望,才短短时间她就敏感的颤抖了二次,在第三次之后,顾衍光也吻住她释放了自己。

一个跨步就到了床边,他只来得及脱下上身衣物,有些急切的拉开拉链,肿大的慾望迫不及待的跳出,他勾着内裤边缘往旁一拨,猛一挺腰直接就进入那湿润的穴口,引起两人更重的喘息。

嗯!

“我跟他说我在追你。”

因为拙劣的床铺移动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他几乎听不到商悦动人的娇吟,让顾衍光颇为不满。他流连了许久才起身,早已硬起的慾望慢慢退出,又引来一阵喘息。

商悦早已悄悄解开了衬衫扣子,露出顾衍光精壮的胸膛,怎么一段时间没见,他身体越见修长坚韧,肌肉忒硬,底下的温度烫人,心脏砰砰撞击着她的胸口。指尖滑过壁垒分明的腹肌,像搔着痒般勾勒他的形状,男人的呼吸微乱,鬆开她的唇舌目光幽深的望着她,商悦睁着无辜的明眸,手下动作未停。

“你就是我的计画。”

商悦揣揣不安,不知爸爸是何意思?接受顾衍光了?为什么??

太久、太久了……这种亲密无间的距离,直到此刻她才明了自己有多想念,并非满足身体上的慾望,而是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随着顾衍光的进入,缓缓地被撑满了。商悦撑起腰,努力放鬆好让自己更能吃下顾衍光。

顾衍光听了她的话,眼神一沉,依言跟上。商悦的寝室在三楼,楼梯不算大,顾衍光就撑满了空间,再进到房间,四人上下铺的狭小空间,更让他方才稍显愉悦的情绪又回覆到了清冷。“你住这儿?”

“你担心?”

是问她衣服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啊?!商悦没有顾衍光的坦然与厚脸皮,她闭着眼睛说:“你先去洗洗……得赶快出去,门禁时间快到了。”要是被捨管阿姨发现就糟了。

两人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她在运作,要想从顾衍光口中套话根本不可能,她担心的问:“你们到底有什么计画?”

顾衍光目光一歛,望着她没说话。商悦被他看得有些发怵,担忧的问:“你没对她们出手吧?”

顾衍光难得的挑了下眉,不予置评,商悦最近越来越会说话挑逗他了,那声学长叫得娇脆又腻人,他低头惩罚吻了一下,对于这甜蜜的负担颇为上瘾。“走吧。”

顾衍光一僵,握住腰间的纤手,将人拉到前面来,金黑色的双眸含着太多情绪,商悦看懂了:好似……有点太激动了啊。

“衍光哥哥……”商悦往下轻轻压着勃发的慾望,自从跟顾衍光在一起后,她就没穿过裤子,裙子已经掀到了腰部,隔着薄薄的内裤都能勾勒出他的形状,商悦脸颊烫红,光这样她都有反应了,全身虚软,顾衍光扶着她的腰,仍是一动也不动。

往週遭看了几眼,众人见名草有主,那主子还是商致舟的女儿,无不识趣的纷纷离开,还带着留恋的余韵悄声讨论着。

商悦面容酡红的掐了他肌肉一下,轻嗔:“流氓……”

“我想快点见到你。”顾衍光亦是低声回答,却有显而易见的温柔缱绻,他停住脚,看了一眼女宿大门又望向商悦。

太久、太久了……他有多想念这不饶人的小嘴,动作就有多猛烈,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的压抑全然无用,光这样看着商悦,她方才爬上床的妖娆动作就已让他脑中一片空白,再被她妩媚的看一眼,回神过来才发现自己已进入她湿润柔软的身体内。顾衍光欲罢不能,将床铺顶得嘎嘎作响,拚命往墙上撞去,大手拉下胸衣,揉捏着一边丰满,亟欲解放腹中火烧似的渴求。

平白被折腾的顾衍光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错信谗言,他提醒:“你身边跟的人,难道真的不知道?”

“所以?”

商悦见到顾衍光心情大好,笑语嫣然的跟他说学校的事情,顾衍光静静听着,偶尔回了几个字,看到怀中佳人开心,心情自然也跟着好,时不时低头啄吻,听的人专注,说的人反而开始词不达意了。

商悦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轻笑一声:“今天是週末,男生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可以为女生服务,我还有些东西要拿,你跟我上来吧。”

顾衍光点头。

“当初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不关她们的事,只是我现在如果还待在盛市,只怕也不能这样跟你在一起。”商悦小声地说着。

“你怎么不在饭店待着?我过去找你就行了。”商悦低声抱怨,拉着他的手缓缓向前走。

“没事,她们听不到你的声音。”

两人沉默对视了一会儿,商悦才明白顾衍光在顾忌什么,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看到我违反规定,你是共犯。”商悦美目半瞇,歪着头让一头长髮滑落在顾衍光肩上。

商悦爬下来躺到自己的床上,顺手拉掉了身上的裙子,里面成套的美丽胸衣是上次顾衍光帮她挑选的样式,丰满的上围被聚拢,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晃动,底下丝质的内裤早已透出花瓣的形状,中间一抹深色,毫无遮掩的倒映在金黑色的双眸中,顾衍光呼吸一滞,彻底被挑断了理智。

商悦气喘吁吁,顾衍光只是气息微乱,来不及退下的裤子满是深浅不一的水渍,只听顾衍光说:“太小了……”

“别让任何人进来。”顾衍光沉声嘱咐,抱住商悦坐在她的椅子上,商悦意思意思的推了一下,就任由他抱着,回答:“阿姨很严格的,进来都要登记,再说平常根本没人想进来。”宿舍就是个小型仓库,放东西才会回来。

一对亮丽的璧人在A大校园行走,又是一番注目,商悦淡定的很,她觑了顾衍光一眼,永远目不斜视的专注前方,注意到女友的目光低头望着她,商悦说:“我们在外面吃好吗?”

顾衍光让手下人给商悦的保镳说一声,明天再送她回去,保镳随即汇报给陈建辉与商致舟知情,说了让他们明天再跟,上头这样说他们也就自然退了。

商悦回到宿舍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顾衍光周围十公尺内围成好几个小圈子,谈资无一不是面前这最显眼出众的男人,刚拿起的手机又放下,悠然的走到他身后,轻轻的环抱住他。“老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