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努力加载中...

“顾衍光……我喜欢你……很喜欢…喜欢……啊!”火热粗大的慾望猛然挺进,商悦全然不觉得痛,只是被撑满的感觉太惊人……每一次都会为他的巨大而惊呼。

商悦又爱又恨这个姿势,偏偏每次顾衍光也因为这个姿势尽情的要她而跟着喷薄出来……已经有些腿软的她需要休息一下,没有抗拒地翘起屁股撑着自己,等着顾衍光进来。

顾衍光竟然贴着她的手指直接顶了进来!!

商悦哭着在心里暗自咒骂,哭得太过还打了一个嗝,大手将人揽到怀里拍着背,像哄孩子似的,商悦哭了也醒神了,怎么会这样?!照这种强度和持久力,小雨伞明显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洗澡……”

他要从头到脚彻底地好好疼爱商悦,用全部的时间来回应这份热烈又纯粹的感情。

因为他的吮咬而疯狂……他的嘬吸而颤抖……她想要他,从第一眼看见他就无可自拔的被吸引,为他的美丽双眸所吸引,为他神秘冷酷的气质所吸引,她想要他的关注,想要他的疼爱,想要他的……一切。

顾衍光自然是迫不及待,初嚐绝美滋味没多久就被禁食几乎要半年之久,这段时间以来的难耐禁慾全化为性情暴躁无常,只有商悦在身边才能让他稍稍维持冰冷的表面。

………你哪一次不爽不舒服的啦?!

“说了不做……”隐忍喘息的抗拒。

商悦丝毫不知后面的动作,只是照着顾衍光的话去做,她退出想要再加一指进来,却没想到贴上手指的火热感是来自于……“不要!……呃……”

【小剧场】

手下:谢十七爷!

“品质不好,该换。”顾衍光面色疏淡的批评饭店的配套。

她说都听他的,她这样乖,顾衍光求之不得。

“洗好了没……”

“悦儿想我进去哪儿?自己扒开。”顾衍光哑声说着,最爱的女人跪在身下任他予取予求,他并不嗜菸,但突然很想咬根菸,缓解一股豪情快意在心头流窜。

手下:………有牌子?

“我自己来……”

“进来这儿……这里……”

顾衍光的情商突然有了质的飞跃,心领神会的微微勾起嘴角,低声在她耳边说:“去你学校吧,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商悦羞极,平时清冷不擅言词的顾衍光,也会说荤话,这分明是要、是要她………

商悦艰难退出的时候还发出了水声,因为她的动作而流出的蜜液几乎要将两人淹没,不停点头的那根湿亮亮又维持惊人硬度的慾望也不例外……

“没关係。”他皱眉就要将人推倒,商悦先一步推倒了他,跨在腰间的同时那根不停点头的棍子就正好抵住了尚未合拢的穴口。

片刻空白的大脑瞬间回笼一件她在意许久的事,撑起发软的身子手脚并用往后退,在顾衍光把她拉回去的同时深深一撞……“等、等一下……”小手在床头柜胡乱摸着,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嗯嗯……唔…嗯……轻点……顾…衍……衍光哥哥……”商悦难受的呻吟,白玉般的十指紧紧扭住身下的被单,也不能减缓私处唇舌带来的湿润快感。

起身抱着人进到浴室,未关紧的门传来几声暧昧的对话………

顾衍光双眼发红地看着那只手指被小穴咬得紧紧的,方才在里面待了这么久,合该鬆泛一些了,那样细的尺寸进去竟也能被插得娇吟连连,这样的美景让他背脊一阵发麻,坚挺胀痛的慾望有了射意。顾衍光用着诱哄的语气:“悦儿,你就是这样咬我的……是不是我的更舒服…?撑开让我进去。”扶着自己已等在外面。

第一次操作并不熟练,她怕弄痛他,而且上面都是她的………商悦想着网路上的示範操作,还是将小雨伞整个套好了。

“保、保险…套……嗯,你、你慢点……”商悦觉得自己就像风雨飘摇中的小船,不仅要稳定平衡,还要抓住能让自己活命的东西,但却无法忽视最脆弱的地方传来的火热度与不停流出的潮湿感。

手下:…………

因为小穴抽搐颤抖,身上的男人不得不停住了动作,享受软肉紧紧包围住他的湿热快感,虽然被上面的小嘴含着也很舒服,但每次顶开子宫口那种要命的紧致是最棒的。顾衍光瞇了瞇眼叹息。

顾衍光喘息着挺腰,商悦的哭声加速刺激了他的感官,低头吻着红透的耳廓:“别哭…就快了……就快了。”

“不要、不要动……要戴啊……啊你……”商悦蹙眉推拒顾衍光的激烈动作,紧咬慾望的内壁却忍不住让它越进越深,她熟悉这种感觉,她、她……“唔嗯………”商悦绷紧小腿抵着顾衍光的腰,十个脚趾缠在一起,脑中一片空白地又高潮了一次。

各种薄各种口味各种花样塞满了整个抽屉,顾衍光难得的称讚了一句:做得不错。

“那等会儿去买!”商悦闭眼反驳。

顾衍光沉默了一下,拿起电话说了几句,低头看着已经恼了三个小时的女人,“什么时候要回去?”

“……你去买!”小拳头咚咚咚敲了好几下坚硬的胸肌。

“嗯?”顾衍光顿了一会儿,看清商悦手中的东西,身下动作虽然减缓了,但还是持续的耸动着,“什么东西?”

“不行,有北鼻就不能上课了……衍光哥哥,这次听我的,好吗?”商悦扶着棍子,缓缓地坐下去,这次多了一层膜,有别以往的触感让她觉得有些异样,不过总是要习惯的。上下动了几次,喘息着说:“其他我都听你的……这个,听我的……”不再压抑的娇吟慢慢迴荡在宽敞的卧房里。

商悦的有恃无恐,全来自于顾衍光的宠爱与纵容。

顾衍光紧盯两团丰满激烈地上下跳动着,他最爱一手掐着一边,制住女人最敏感的两处地方,要让她全身全心都感受着他,对于娇弱的阻止毫无反应。

男人时而温柔缠绵,时而粗鲁猛烈的吮咬,尤其他咬着那对小翅膀的时候………让她舒服地快要死去了,一旦真的去了,极大的空虚感又从下面席捲至全身,越来越想要的迎合,越来越敏感的身躯,只想要身下的男人充满她,就像以前那样。

饭店豪华套房内,男人女人的喘息声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桌子上的小吃还未收拾,桌底下儘是散落的衣物,显示早前他们的主人有多么迫不及待。

男人女人的尖叫与闷哼声响起过后,顾衍光好一会儿才退出来,拉出商悦的手将她放平,吻着她湿润的指尖不住地安抚着,“好了…好了……是不是太舒服了……我也很舒服。”

“我看不见,你知道那儿有多小吗?每次都让我好找,要又揉又哄的,”顾衍光的声音不无愉悦:“像你一样。”

“悦儿?”此声有如天籁,却是恶魔的催促,要让她说出最羞人的话。

商悦不停地往后退就被顾衍光拉回去,在激烈的床上运动中她还是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颤抖着小手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一个小东西,抵着顾衍光健壮的胸膛。

“别着急,快了。”有些大声的水声蕩漾着……

顾:(皱眉)最好的。(挂断)

她几乎就要以为自己要被做死了………

今天是週六,商悦想陪着顾衍光,捨不得回家,但她还在气头上,才不跟他说呢!轻哼了一声没回答。

她知道顾衍光喜欢放浪又脆弱的她,手段有些小卑鄙,但她知道顾衍光不会忍心拒绝她的。

谁叫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撩拨他,清纯又不自知的诱惑简直让他迷恋不已,吃了还想再吃。

颤抖的小手光掰着两片花瓣就已经发软,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害怕,即使是自己的身体,没人会知晓她做了什么,也会因为女孩的矜持,顶多在沐浴时粗粗碰触过而已,而现在她探着纤细的中指,上下摸索着而把自己弄得娇喘吁吁,还是这样淫靡的姿态……

“会有北鼻的……现在还不行……”商悦脸红红的说。

“好,不要了。”拍拍。

“我没有。”冷静肯定的语气。

商悦多郁闷啊,她没有生气,只是女孩子脸皮再厚也受不住这种方式,她含着眼泪嘟嚷着:“今天不要了……”

“衍光哥哥……不要了…快给我……”为什么要这样折腾她?……虽然很舒服,但被他火热与理智并存的眼光注视着,她仍觉得有些丢脸和害羞。

顾衍光不喜欢这种被包覆住的感觉,他从来就没戴过这个,艳楼里也没有这个。不过因为隔了一层薄博的膜,他的忍耐与持久力倒是更好了,有些从容的欣赏商悦主动的求欢,手有些痒,他伸手捏住了一边丰满,扯着乳尖不住摇晃挑逗,这一次是商悦自己插到高潮的,顾衍光抚摸她细腻汗湿的背,拍拍翘起来的屁股,“趴着。”

商悦没接话,几十秒才见她的纤手从身下穿过盖住红肿的花瓣,缓缓向两边分开,露出氾滥成灾的红肿小穴。

小女人趴在胸口不想理他,他逕自拿下撑开的小雨伞丢到一边,这一次做的时间超出以前太多,明显小女人也闹彆扭了,虽然还想再做,但顾衍光只是安抚性地揉捏着她遍布吻痕的肌肤,懒洋洋的辩驳:“不是我的错。”

因为粗暴的挺进让她无法动弹,每一次进出都能感受到自己是如何挽留他……他又是如何快速的撑满她,商悦羞得哭了出来,这对她来说太刺激了,被自己指交的同时又被顾衍光要着,她只顾着哭,身子跪在那儿承受着男人无礼的进犯。

“不是要听话?”

“为什么要戴?”顾衍光摸摸她的头问。

商悦跟顾衍光第一次之后,月事推迟了些天才来,已经让她够心惊胆颤的了,加以顾衍光的手脚太快,根本来不及跟他提起,清醒时她又开不了口,翌日早晨醒来时,熟悉的唇舌感又从下身传来,她最受不了他吻她那儿………,糊里糊涂的又被他无套进入了好几次,商悦又气又羞,靠在男人胸口前乾脆闭上眼,眼不见为净。

顾:买套来。

短暂的分离只会激起他更强大的佔有慾,他是她的男人,自然有权知道她的想法,她的一切。

商悦趁男人不悦之前先伏低在他身下嘬了嘬顶端,软嫩的手也上下摸了摸,直到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才把手上的小雨伞慢慢地套进去。

“啊啊……用这个…嗯!……”商悦尝试着打开包装纸,理智与情慾只在一线之隔,被身上的男人撞得要魂飞魄散。

“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