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努力加载中...

所以当顾衍光被告知『女宿禁止任何男宾进入』,他虽觉得有些麻烦,但一想到电话那头,商悦咬着唇,一脸苦恼安慰他的可爱表情,他也仅是淡淡的回:“学习要紧。”中午两人一起吃饭,再抱着小女人睡个午觉,勉强足以安慰他躁动的慾望。

盛市不缺钱不缺人,义气多到满出来,顾衍光一声令下就有人为他效死,哪里轮得到G市插手?

患得患失的商悦抛开青涩的心思,一边认真上课一边数着日子等待两人见面的时候。

商悦要是知道自己的好友纯粹是颜控,单纯看上顾衍光那张脸,肯定哭笑不得。

“悦儿?”

跟顾衍光通电话的时候,忍不住主动表示,“A大外的饭店才两百米,我们不必在交通上浪费太多时间。”

“小悦,怎么不吃了?”饭都被扒烂了,室友小喜开口制止商悦的举动。

顾衍光……为什么不碰她呢?

商悦无可反驳,她从小在这个圈子,有些事耳聪目染,不用教就会,她已经晚了别人半年,自然要更加努力。

商悦一怔,心里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顾衍光多么替她着想啊,但是、但是……“我知道了。”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

商悦有些郁闷的扒饭,食堂的菜精緻又可口,乃是五星级大厨特地让校长找来为这些少爷小姐服务的,价格有些高,多数人并不在意。

商悦愣愣咬着筷子发呆,心里却是越来越期待顾衍光的到来了。每想他一次就更想见他,摸摸他、抱抱他,那钻心难痒的躁动困扰着她,偏偏又无处发洩,再说,爸爸的人随侍在侧,她也不敢太过放肆。

“顾先生,我现在不是以市长的身份,而是作为父亲,对女儿的爱护之心跟你谈话的,”商致舟淡笑,“当初朝飞宁愿跟家族断绝关係,也要生下你,我就答应过唐老爷子,绝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没想到这次却是我自己的女儿,”他看着顾衍光沉凝的目光,“每个人都要重新开始的机会,顾衍光,你的机会就在眼前,一旦错过,小悦再怎么爱你,我也会让她死心塌地的嫁给别人。”

一旁的陈建辉沉下了脸,这男人狂妄自大,做事全凭喜好,哪里有身为一市之长的风範与气度?每每与他开会都会吐血三升,伤敌不成反自杀八千。

“顾先生今晚可否赏光参加慈善晚会,如今盛市即将已全新面目欢迎大家了解盛市,有些人自当为你引见。”商致舟微笑着说。

“相见时难别亦难,小悦这是犯相思病啦!”唐欣然不客气地戳破好友的理由。“说吧,大叔又做了什么让你髮指的事?”

那些都是跟他一起打拚出来的兄弟,港口让手了,不代表盛市的商途也要让道,顾衍光是就事论事,商致舟的建议他不想做,也没必要做。

冬天的时候,顾衍光一下飞机就直奔唐家附近的私人会所,上次顾明义跟着进入唐家俬会唐出云,唐出云就交给了他一张会员卡,那是只有唐家人才能进入的高级会所,纵然唐欣然年纪小,还是要有唐家人作保才能进去,认卡不认人,所以一整个冬天,商悦都是在那与顾衍光度过的。

“听说大叔特体贴照顾人,小悦的大叔是不是这样啊?”

如今所有人都在场,还提起了不相干的人,这阵子已经给商致舟惹了不少麻烦,这下又有最新的八卦话题了。

唐欣然挺满意自己取的称呼,顾衍光跟商悦的代沟可不是一般的宽,大叔哪里懂得谈恋爱,小女生那么多心思肯定发觉不出来,只能劳烦她这位闺蜜,好好帮商悦开导开导了。

“没事,等会儿要跟室友吃饭,下次你来的时候再聊吧。”挂断。

“只是我自己心理不平衡……没什么。”商悦想要多点顾衍光的宠爱,这段时间以来的甜蜜早已将她的胃口撑大,稍微不对劲的语气就能让她患得患失。

顾衍光面容不变,金黑色的眼眸闪过微光,他尊重商致舟,是男人肯定另一个男人的能力,他正眼相看的人不多,但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破例太多,只为商悦更能安心与他在一起,所有的问题都会防範于未然,只是他不得不些微承认,商致舟不是好打发的人。

顾衍光对她一直很有兴趣,可这几个月除了抱抱摸摸之外,再无进一步动作,反倒是她受不了顾衍光动情的反应,每次都是替他……捂着自己发热的脸蛋,商悦哪里能想到,当初在艳楼学的技术,现在自己能举一反三,弄得顾衍光愉悦不已,慾望稍得纾解,也因此克制得更好,始终不越雷池一步。

“陈建辉不错啊,妥妥的大叔一枚。”

这让他已不再动杀的心起了些微嗜血的念头,他就是烦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才全权放手让顾明义管事,有时候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更令人痛快。

“你还有疑问?”顾衍光问。

顾衍光默默注视被挂断的手机,这还是商悦第一次主动结束掉通话的。

“……你住饭店会不会无聊?”手抱着被子,无意识的画圈圈。

异常的寒冷冬天过去,还未散去的凛冽寒气不能阻挡G市的春暖花开,商悦打量学校的宿舍,打下手的保镳将行李都搬进来了,道谢过后离开,她叹了一口气,挽起袖子开始拿出自己的东西。

“她跟你说的?”顾衍光言不对题,突然问了一句。

商致舟终究是她唯一的家人,商悦多么希望爸爸也能喜欢顾衍光。

“…………”

大叔一词引起周围女生热烈讨论,G市最有价值单身汉之一的陈建辉逃不过这些名二代三代的淑女们评比,一时之间无人记得唐欣然的提问,偌大的食堂好不热闹。

顾衍光看了他一会儿,缓步进入商致舟的办公室。

“顾先生多想了,人民过得好,国家才能好,盛市亦如此。”商致舟淡回。

再怎么冷的心都被捂热了,商悦最后还是“牺牲小我”,终于让顾衍光答应一个月来一次G市就好。况且他身份太引人注目,纵然甚少人知道他真面目,但商悦不想瞒商致舟,也瞒不过。

“只要是你的事,都值得。”顾衍光平静的回话。

一想到此,又忍不住蹙起了眉。

“她只能嫁给我,也只会嫁给我。”顾衍光霍然起身,气势之强让人喘不过气,“除了我父亲,没人能提我母亲的名字。”旋即离开。

“哎…我也想跟大叔交往……”

只是,没想到爸爸要她住进宿舍。

她想要听到顾衍光对她说什么呢?可若真的顾衍光说出口了,她怎么捨得拒绝他?她又怎么能答应他?特意想要在商致舟面前表现的决心不堪一击,原来爱情这样可怕,能让人茶不思饭不想,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

商悦瞪了唐欣然一眼。什么勾引啊,她什么都不做顾衍光就快用眼光把她拆吃入腹了!

唐欣然摇摇头,“说二十五我也信,不过那气度可不只有二十五,小悦,你跟他相处没问题吗?”

她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现在她的儿子这般大了,商致舟浮起一抹无奈的笑,“真像你的性子,朝飞……”

就在心思各异,莫测高深,雾里看花的各人眼神中,会议落幕了。顾衍光起身就要离开会议室,商致舟挽留他:“顾先生要不要喝一杯茶?”

陈建辉派的人肯定拦不住顾衍光,只是这样名目张胆与他来往,政治上的敌手无不拿这点为难他,企图阻断他进入中央的脚步。眼前的男人面容英俊,一身黑色正装将他冷厉的气质烘托得生人勿近,商致舟不怕他,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

“培养人脉,建立自己的关係网,认真学习,小悦,你现在应该打好自己的实力基础。”商致舟淡淡的说。

“顾先生的考量不是没道理,只是盛市有长处亦有缺点,大家不过想吃得好睡得好。”

“我只在乎她好不好。”

A大为G市第一重点大学,多少名流二代皆在此校就读,打算出国读书或毕业后再出国进修的,都会先进入A大,背景强大的同窗,一流的师资,优渥的实习机会,许多光环之下无不更加壮大了学校的名声,任何一名学生都是运筹风云的未来栋樑,自由风气甚甚,住宿只是个名目,许多学生在外,家里大多都帮忙安排了更优渥的住处,商悦原本也如此打算,再说,住宿多不方便啊,顾衍光若是来见她,除了引起不必要的注目外……女宿他根本进不来!

“大叔?!小悦的男朋友是大叔啊~好萌啊~”

“怎么了?”

商悦怪异地看她一眼,“三十。看起来很老?”

“大叔肯定说不了什么好听话,你别想着跟他谈恋爱,那只是生活调剂品……要慢慢的教他,让他不知不觉的被调教,只要他主动将你还没走完的距离走完就好啦。”唐欣然没谈过恋爱,却一副老练成熟的模样,“小悦你偶尔勾引他一下,大叔肯定受不了!”

茶香扑鼻,清淡悠远,顾衍光看了眼手錶,还有些余裕,应该能準时接到商悦吃晚饭。却听商致舟开口:“小悦还有社团活动,顾先生晚些过去也无妨。”

顾衍光来往G市并非全然只为见商悦而来,以往都是派人洽谈合作,如今次次皆是亲身到访,淡定如商致舟,也架不住顾衍光昭然若揭的心思。

自从跟顾衍光在唐家见过面后一个礼拜,他回返盛市,太多的事等着他决策,他不得不两地往返跑,商悦纵然想念,但也怜惜他劳累奔波,“随时都可以视频,你这样不值得。”商悦试图劝说顾衍光打消念头。

“不需要。”对面的男人一口就否决了他的善意。

不能说没有问题,主要是顾衍光对于其他人事物看得太淡,处于别人的地盘被冒犯也丝毫没有不悦,他全副心神皆放在商悦身上,尤其看到商悦怕他委屈,替他张罗的可爱模样,让他心情甚好,这些她所谓的屈就反倒变成了生活中的催化剂,两人相处较之前更像对爱人。

“可能没睡好吧,没什么胃口。”商悦随意找了个理由。

商致舟的话推开了某个开关,顾衍光全身肌肉喷起,深刻的五官毫无人气,冷硬的目光透露出杀意,只要对手一放鬆,他好像就能扑上去撕扯他的喉咙。

唐欣然成了最大的共犯,她看着商悦唯一承认的“艳遇”,哪里来的极品啊?!她玩了二十年的G市怎么没遇到此等“艳遇”!私底下偷偷问商悦:“顾先生不知芳龄……?”

一旁的秘书做着会议纪录,偷偷瞟了一眼上司,这人每次都会说些莫名奇妙的话,她、她到底该不该把刚刚的话记录下来啊……

唐欣然一提商悦才发觉到,之前在他们之间发生太多事,那些事大到让某些支微末节的小事不值一提,惊涛骇浪她早已度过,生活的磨砺才正要开始。

“我可以工作。”顾明隆对于他追在女人身后跑的态度表示不屑。

商致舟默然,当初青梅竹马的她远嫁盛市,他曾痛悔,曾不捨,曾想过他若是娶了朝云,即使不爱她,她仍会平安喜乐过完一生,但谁年少不轻狂?他为爱飞蛾扑火,终于抱得美人归,还有机会一展雄风,心中却留下了个缺口,给曾经的多年挚交,青梅佳人缅怀,但她肯定是不屑的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