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努力加载中...

爸爸把家里的保镳又换了一批,顾衍光没办法来看她了,可只要一见到她,那双美丽的瞳眸倒影出她的双眼,那世界上只剩下彼此的专注,让她屏息等待顾衍光的靠近,商悦一眼就知道顾衍光想要什么,但这段时间万般珍惜她的顾衍光,又令她欲罢不能,她好喜欢好喜欢这样的顾衍光,她的心因他而跳,因他而痛。

“听说你帮他找了个女人,结果人家闹家庭革命。”顾明隆是知情顾衍光母亲旧事的人之一,以前的兄弟一一老去,越来越少人了解,娶了顾衍光母亲的大哥,把这件事当作自己最大的骄傲。对于唐家人,顾明隆没什么情绪,只是顾衍光向来讳莫如深,当初顾氏家母离世,唐家毫无动作,所以他以为顾衍光这辈子是不会主动结交唐家人的。

掠夺才是。

最不能要的女人就是正经人家出身的,除非要将人娶回家,麻烦太多,以后哪里快活得起来?!顾明隆不懂的是,顾明义怎么不知道见好就收?

顾明义要走,自然又是一场欢送宴,两市往返不过一眨眼的事,有什么要事需要他回去坐镇?!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重要。

商悦有些羞涩,他这是要……,好久没替他做了,但他这段时间的情意太动人,她、她愿意……

顾衍光答应了。

顾衍光在G市待了个把月,盛市依然在他掌握中,顾明隆收到消息后,只皱眉的提醒:“不好弄。”这群人跟了他们太久,甚至一辈子就这样活了,人对于改变有时很反抗,太多的藉口只怕失去自己。

顾衍光并不反驳,伸手按掉视讯通话键,撑额沉思,良久微微一笑,为了个女人连家都不回了,他已经没有太多耐心,等待不是他的专长。

她最爱西边角落的皎月阁,是唐家最高的阁楼,看到的月亮又大又圆,十月微风徐徐吹来,令人心旷神怡,唐欣然临时被母亲叫走,商悦独自享受这清净时刻。

骄傲如天神的顾衍光,在低头寻求她的意见吗?

--------

“轮流如何?小丫头我替你看着,绝对不让她偷人。”顾明义提议。

“以前然然晚归想偷偷回家,不到十秒就被抓到,你好厉害……”商悦喘息着承受顾衍光的侵略,今晚的他有些激烈,她都能感受到不安的躁动。

唐出云已经被禁足,他想再见她一面都难,这女人并非外表乖巧温顺,他已经有些欲罢不能,难得有捨不得的感觉,腹中是难耐的空烧。

商悦的逃脱破绽百出,任何人事物皆有迹可循,陈建辉派的人潜伏了几个月,艳楼早已拥有线索,却知情不报,轻忽细节,染染跟恬恬助纣为虐,快艇上除了顾衍光的人,还有顾明隆的,加上陈建辉安排的海盗,偷天换日不过一眨眼的事,稍一调查就能理出大半头绪。

商悦打翻了蜜,全身都染了甜,她摸着顾衍光俊挺如雕刻的英俊面容,柔柔的说:“顾衍光,我们以后有许多时刻都必须分开……”用手抵住男人的薄唇,“只要你心里有我,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我能在家乖乖等你,是知道你无时无刻都在想我……顾衍光,相信我好吗?相信我很喜欢你。”

商悦从善如流的拉下拉链,释放出高涨的慾望,皎月阁没有灯,明月就是最好的辉映,商悦上下摸了摸,偷偷看一眼顾衍光平静的面容,眼神深不见底,她低下头,轻舔了舔顶端,一口就含住了肿大的柱身。

唐欣然不解商悦会什么会从安全通道出来,但她的快乐溢于言表,问了她,商悦神秘的笑:“我有艳遇了!”

“十七,你何时要回盛市?”顾衍光从未离开盛市超过一个月,成功引起各方注目,所有人都以为顾衍光有大动作,他们的电话几乎被打爆,饭店下面全是等待的人。

顾明隆也知道,只要不杀人放火,非法交易,顾衍光根本是放养政策,盛市大多是私企,赚钱各凭本事,开放港口只会获得更多就业机会与刺激人口,是好事,只是这需要时间,但顾衍光已经迫不及待想把商悦带回盛市。

其实任何事情放到灰色地带,都变得简单合理,G市也有情色交易,一切皆是出自成年人的你情我愿,更严重的问题是青少年的性早熟与滥交,貌似比应召或一夜情更令人头痛,只要顾衍光严惩不贷,订立相关律令,其余的商致舟也不便多说什么。

顾明义饮尽手中的酒压抑心中的浮躁。

一室旖旎,顾衍光抚摸身下女人所有细腻的地方,弄得她娇喘吁吁,俊脸也微微泛红,没过太久,他就释放在她口中,看着她慢慢吞嚥下他的东西,再仔细的替他清理,那氤氲的眼,妩媚动人的表情,马上又让他硬了起来。

商悦今天是替爸爸来拜访唐老爷子的,听说老人家身体微恙,顾明义明天要走,爸爸抽不开身。唐爷爷也算看着她长大,对她疼爱有加,商悦常来问安,来得多了,规矩也少了,也因此更多时候是探险,是藏秘密的好地方。

不过顾明隆不打算说,只是在即将结束视讯时,试探的问了一句:“初澜最近已经收敛许多,行了吧?”其实是染染连带被禁足,她已经太久没到南纪山庄陪他。

“宝贝……”顾衍光将人拉上来,吻住摄人魂魄的艳唇,即使嚐到自己的味道也不介意,他声线惑人:“跟我回盛市好吗?”

“过几天三叔回去,让他去办。”顾明义滞留太久,顾衍光已经觉得他乐不思蜀,不见人影是常有的事。

唐家宅是末代王爷的旧府邸,佔地几十公顷,唐家三代近亲都居住在此,唐老爷子当初买了这座宅子后修缮,景观建筑各有妙趣,来过的人都称是人间仙境,迷花了眼。

此后商悦出门总是会遇见顾衍光,市长办公室、大街上、外面的餐厅等等,皆会不期而遇。陈建辉还是派了两个人跟着她,顾衍光都会避开他们,拉住她亲热一番,这样克制忍耐的顾衍光,最过分的举动不过把手放到她的丰满上,每每分开最捨不得的反而是她。有一次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只听顾衍光哑声说:“别这样看我,我会想要你。”

互相交缠的四肢遮掩不住大片露出的肌肤,商悦忍不住勾腿蹭着他的腰,顾衍光缠绵的深吻让她快喘不过气,身上作乱的大手点燃一簇簇火苗,就快将她烧死。

什么样的女人顾明义得不到?顾衍光为了商悦主动招惹唐家人,只是那唐家女太单纯,不适合顾明义,也不适合盛市。

顾衍光睨了他一眼,说了句话,看顾明义惊喜的目光,又拿着酒杯施施然离开了。

“宝贝。”一双有力的大手环抱住她,微冽的酒气窜进她的脑袋,火热的唇舌夺走她的感官,这样的顾衍光太熟悉,她已经习惯这样的惊喜,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亲密,更加挑动她的情动。

太久没做了不太适应他的尺寸,商悦吞嚥了好几次才顺畅起来,她是心悦诚服的在做这件事,这是她爱的人,她崇拜他,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她的人……她的心……

“嗯……”商悦被勾起慾望有些难受,身体已经开始氾滥,不安的又蹭了蹭身上的男人,困惑地看着他。

商悦满脸通红离开餐厅的化妆间,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她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会在哪里遇到顾衍光了。

眼中再没有其他,只有商悦。

顾衍光默然无语,半响摸摸商悦的脸,低声问:“你想做什么?”

每每见到顾衍光看商悦的眼神,连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发现。

“商悦适合?”顾衍光突如其来的一问,顾明隆愣了会儿,笑呵呵的:“她不适合?”

“那人我认识吗?”唐欣然脑中闪过许多名流公子,不知道商悦遇到的是谁?

她愿意把自己给他。

顾衍光离开前已经略施薄惩,只是苦了他这个老头子,染染他真心喜欢,唯一一次的不听话,却是犯了逆麟,他忍不住要替她求饶。

宛如偷来的时光,瞒着所有人的亲密悸动,让她想主动多碰触顾衍光,渴望他的回应,他充满爱惜的一吻。

“顾衍光……”商悦拉下顾衍光的头,轻轻的吻他,回应她的是缠绵浓烈的吻,过了许久,顾衍光才放开她,目光幽暗的拉着她的手,缓缓按住了他。

他为什么不要她?

“乖、乖……吻一下就好……”手下伸进衣服里将胸罩往上推,大力的揉,肆意的留下痕迹,已经太久了……每一次见面的拥抱反而是痛苦,软软的身子靠着他,鼻间的馨香勾起他的慾望,起初的浅吻还能解渴,稍一触碰商悦敏感的地方,就会得到美好的回应,他抑制不住想要更多,困难地吐出湿润的乳尖,“你是我的……”顾衍光充满慾望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性感极了。

与商悦的相处太短暂,顾衍光还想要更多,所以他花更多时间加速与G市的决策。现今盛市最重要的是开放港口,商致舟要求对全国开放,以合理的价格控制关税,盛市则维护秩序,其余规定与决议则交予中央列入法规及任命官员,反垄断及灰色地带。

商悦嫣然一笑,“上大学。”

G市郊区

“我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以后再也没有。”顾衍光淡淡答应,顾明隆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顾衍光鬆口就好,“让老三订明天的飞机吧,特急!”

当初盛市无秩序状态旁人尚且不管,现在想分一杯羹了,哪有这么便宜事可捡!顾明隆不介意交出大权,管得了南纪港是本事,管不住就给他滚蛋!

我也希望你……能如此的喜欢我。

顾衍光吻住崇拜他的嫩唇,已经太久没有碰过她,月色下的美人太迷眼,他将人压倒在地,一头披散的长髮为床,小鹿般的眼神雾濛濛地看着他,他几乎想藉着酒醉放肆一番。

“你会见到的。”商悦不肯多说,唐欣然从未见过好友露出这种表情,根本是……热恋中的小女人啊!

“很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