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努力加载中...

小不忍则乱大谋,陈建辉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就是一遇到商悦的事全面溃堤,他其实也想藉此机会看看,陈建辉能否有发展空间,成为下任市长,顾衍光可不是光变强大就能击败的男人。

商悦不再多说什么,出去的时候经过了会议室,里面隐约透出熟悉的两道声音……她疑惑的一瞥,雾面的玻璃遮挡了九成,她微侧头往间隙一看……顾、顾衍光?!?!

“他犯的罪最小不过这条,”商致舟轻声打断他,“他该负最大的责任,也知道天下没有这么多便宜可佔,我并非不追究,时机未到,我们需要合作愉快。”

“小悦,你怎么突然叫我陈大哥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陈建辉的问话为这空间带来一丝暧昧。

门外传来两声轻响,陈建辉无声退出,室内两人依旧漫谈,再进来之时,陈建辉忍不住瞪了顾衍光一眼,附耳商致舟:“小姐来了。”

“很好看。”低哑的男性嗓音在身后响起,商悦错愕转身,顾衍光正目光炽热的盯着她胸前风光。

商致舟这才想起早上严婆婆替他準备的补汤,他忘了带,说是要拿来给他,商悦也常常替他送东西,只是这会儿,顾衍光在。

不是不害怕,一想到顾衍光跟她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她就觉得安心。

商悦处于十分紧绷的状态,哪有情趣配合顾衍光,偏偏他坚定地亲自替她换上,大手带有慾望的拨弄,她光压抑自己的反应就无暇应付其他。

想到商悦,向来理智的自己柔软了一把,收敛起尖锐的情绪,陈建辉皮笑肉不笑的招呼:“您好,顾先生,请在会议室稍待,我去通知市长。”

陈建辉接收到商悦的目光,微笑的问:“怎么了?”

“他们觉得我未成年,哪有什么艳遇。”这话是真的,外国人每次都惊讶于她稚嫩的外貌,只是她这次遇到的『艳遇』,太惊心动魄了。商悦苦笑。

商致舟曾经问过她在盛市的情况,除了被绑到海上跟在艳楼的细节之外,商悦大略都说了,商致舟听了脸色不太好看,但也只是让她好好休息,今天见到顾衍光,才想到G市跟盛市的合作关係,这让商悦鬆了一口气又忍不住担心。

“哎呀,你不穿怎么知道好不好看呢!换个风格换个态度!”唐欣然赶忙走远,丝毫不理好友的呼喊。

陈建辉纵然有多不待见顾衍光,但当这个被悠悠众口传颂,被许多传奇性的字眼套牢的男子走进市长办公室时,他不得不承认,任何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必定是幸运的,所有女人都会嫉妒她,一世安稳的躺在他的羽翼之下。

在市长办公室知道商悦来之后,他让等在大楼外的手下先跟车,托陈建辉的福,自己到的时候商悦才跟唐欣然聊得正欢,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开始往里面走,他就静静跟在后面,专注在商悦的一颦一笑,还有她手上的各色衣物。

不知道爸爸会不会为难顾衍光………

“摸摸而已。”顾衍光模糊的低语着,拉下胸罩一口就含住了乳尖,轻轻啮咬,满意的感受商悦的颤抖。

“可小姐……”

“嗯………”

“嗯,我知道。小悦要出去?”陈建辉和颜悦色的问,儘量不露异样。

“小悦,气色很好啊,澳洲的阳光怎么没把你晒得通红?”唐欣然满面笑容的看着自己好友,半年不见,白里透红的好气色让商悦的美多了份娇媚,变得更有女人味了。

孰可忍,孰不可忍……

谁让盛市认主,幸好这领导也不是太昏庸。

“然然!我、我不试穿……”她都是直接带走的,尤其是私密衣物。

唐欣然跟商悦的结识是自然而然,现今唐家是军人世家,一言一行都是焦点,她从小到大任何选择都被严格把关,音乐系当初也是家人在几个科系中考虑之一,因为唐爷爷,唐欣然从小就学了古筝,加上父母让她学的钢琴跟小提琴,选择A大音乐系也算是水到渠成。

商悦轻抽了口气再不敢多看,连忙进了电梯偷望了一眼陈建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她的小动作,怕洩漏太多情绪低头盯着地板。

“他犯的罪可不小……”

终于结束了试穿,商悦出来的时候已经满面通红,身子发软,顾衍光跟随其后。唐欣然不知道去哪了,导购小姐倒是笑脸莹然的问:“还可以吗?”

“你、你怎么进来了?!”这里可是内衣店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商悦震惊到不行,顾衍光总是出其不意的吓她!

“关心则乱,多余的担心不会让事情好转。”商致舟淡淡的起身,整了整西装,今天的他儒雅又迷人。

“建辉?”商致舟看着自己的得力秘书,阴晴不定的表情变化甚是精彩。

“全部带走。”顾衍光向后一瞥,随即就有人进来结帐,无视于导购小姐倾慕的目光。顾衍光牵着商悦出来,两人出色的外貌与气质吸引了众人目光,商悦心跳得很快,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在外面跟顾衍光牵着手,没注意到顾衍光微一蹙眉,拉着她就进了安全通道。

顾衍光点了点头,今天顾明义没跟来,目中无人的态度没人可缓颊。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陈建辉的心思已在两人身上打转了几回,心里不可抑制的那深深深深的牴触感,是想到顾衍光可能见识过商悦任何动人的模样,海棠春睡的商悦、娇嗔的商悦、灿笑的商悦,妩媚的商悦……任何有关于商悦的支微末节,顾衍光佔有过,而且他还打算继续佔有下去……

陈建辉自然知道怎么做,只是他不希望商悦见到顾衍光会勾起她不好的回忆……他认为商悦的情绪一定是负面的,黑暗的,破碎的……

商悦心头突地一跳,她主动上前抱住他,一想到他一个人默默跟在后面,就有点心疼……头轻轻蹭着他的手工西装,“我好想你,衍光哥哥。”

“爸爸还要陈大哥帮忙呢,我哪里敢麻烦你啊,我走了~”商悦是真心话,陈建辉有多能干,就有多少人私下来挖角他,他都不为所动的在商致舟身边待这么久了,办公室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肯定需要他决定,她打的就可以了。

“你今天还好吗?”她想问的是,他跟爸爸有没有好好相处?

“没有啊……”商悦怎么能告诉他,顾衍光霸道又佔有慾强,只能喊他衍光哥哥,尤其是在床上,更是一次次的要求她……

商悦将补汤在茶水间微波过才放到市长办公室里,浓浓的中药味瀰漫,“陈大哥,等会儿爸爸忙完,你一定要盯着他喝完啊。”爸爸跟她一样,不喜欢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婆婆很费心思,对他们而言是甜蜜的负担。

“市长在,就让我偷闲一下吧。”陈建辉已敞开大门,坚定的行动不容拒绝。

还不错的鞋子,把她粉嫩的脚趾衬得白嫩可爱,顾衍光一边命人买下所有颜色,又慢慢地跟了上去。

“我也是。”顾衍光享受着商悦的撒娇,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两人隐秘又热烈的视线交缠,最后他忍耐又克制的将娇嫩的唇吮了一下,退开:“放心。”摸摸头髮。

顾衍光恋恋不捨的吐出口中娇艳,又舔了一下才退开,他瞄向旁边的几套内衣,面色淡然的说:“穿给我看。”

“没事……”

两人逛累了,坐在商场提供的桌椅休息,唐欣然有些八卦的问:“小悦,你这次去澳洲难道没有艳遇?”好友从小追求者众多,虽然跟外国人喜欢火辣又美艳的类型不同,但神秘的东方女子,老外也是很迷恋的。

“别理他们,你觉得这件好看吗?”唐欣然虽系出名门,个性倒是热情大方,不矫揉造作,对于小细节也不甚在意,想跟就跟吧,无聊的又不是她。她拉着商悦东试西试,没多久两人就买了许多东西,幸好不用自己提,两人都是常客,让店家寄回家就成。

所有的担忧与烦恼均被顾衍光一语打消,商悦快乐地要飞起来了!

商悦脸微微红着,话说了一半就没下文,陈建辉看到商悦不经意流露出的娇态,看迷了眼。电梯登了一声,把沉浸在各自情绪里的两人拉出来。

“不,没有不喜欢……”他如何能脱口,说商悦喊他建辉哥哥的语气,有着依赖与信任,能令他满足而愉悦,“只是听起来生疏,我以为我做错了什么。”

但怎么会是商悦呢……在G市300公里之外的盛市,他心中唯一的天使就被这魔鬼般的男人捡走了……

商悦填的是国际贸易,她其实对商科没多大兴趣,只是在商致舟旁边耳濡目染,想着替爸爸分忧解劳也不错,不过她已经落后了半年,下学期开学前要先补上课程才行,商致舟已经帮她请了家教老师,每天都上半天课,她今天也是上完课才出来的。

商悦好奇大学生活,唐欣然自然愿意跟她分享,两人谈得兴高采烈。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商致舟还有心情打趣,“她可是风靡了整个盛市。”根据调查到的消息来看,盛市再次改头换面不过十年。

顾衍光公事公办的坦然态度令商致舟忍不住想要发笑,瞥了一眼陈建辉,不动声色的继续讨论。

“跟然然约好了,我走了。”商悦今天穿了条漂亮的裙子,将笔直白嫩的两条腿展露出来,踩着粗跟凉鞋,看起来娇俏可人。

“我让人跟着你,放心,没人看到我。”顾衍光将商悦压向镜面,手轻轻揉着被胸罩裹着的丰满,低下头细细吻着。

“我送你去吧。”

“你……不能在这里……”商悦浑身发软,数日未见顾衍光,他的一举一动都令她动心,根本无法招架。

商致舟跟商悦串好了,口供一致,商悦去澳洲打工游学。所以商悦也只是简单回答唐欣然的问题,两人就开始边走边聊彼此近况,后面的便衣保镳保持安全距离跟着她们。

商悦跟唐欣然约在G市最大的购物&娱乐中心,陈建辉即使已经安全驾驶,把车速降到最慢了,依旧到达了目的地,他仍是有些担心:“需要我让人跟着你吗?”

“嗯。”金黑色的双眸幽暗汹涌,顾衍光静静凝视了商悦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一开始我就跟在你后面。”

不,这个颜色太俗,配不上她……

这样的烦恼又不能跟好友说,商悦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又开始拉着她逛,两人到了内衣店,暂时可以躲避保镳紧迫盯人的视线,唐欣然自然翻了又翻,乾脆拉商悦试穿起来。

质问的话太羞人,商悦问不出口,拚命压抑自己的喘息,只是场合太不对劲,她始终紧张于被人发现,商悦软软的求饶:“衍光哥哥,先出去好吗?我……喘不过气……”狭小的试衣间几乎被顾衍光佔满,她的确有点缺氧。

两个旗鼓相当的男人谈起工作来自然是顺风顺水,什么话点到为止即可,不过一个小时的谈话,彼此心里已有定数,其实并非一定要跟G市合作,只是全国看下来,只剩商致舟算是让他欣赏的男人,顾衍光当初是这样想的。现在的情况他虽未曾料到,但商悦他是势在必得。

“唐爷爷怎么还派这么多人啊?”唐欣然是本家嫡亲孙女,正经的大小姐,出门都有人跟着,只是今天人……有点多啊?

原来她喜欢这种……

商悦看着手中几套的火辣内衣,磨磨蹭蹭的脱掉衣服,等会儿再出去,假装自己试完了……,穿上其中一套不那么火辣,但仍是十分性感的款式,商悦看着镜中那红着脸,丰盈呼之慾出的娇艳女人,镜里的女人眼神游移,丝毫不敢跟她对看。

“那多显眼啊,陈大哥,爸爸答应我的,你就放心吧。”商悦跟他道谢后下车,微笑着招招手让他先离开。

近十年G市与盛市在发展观光与环保方面下了许多功夫,除了未来趋势之外就是庞大的商机,跟盛市合作无疑与虎谋皮,但顾衍光是个有诚信道义的老虎,加上商致舟向来喜欢做人所不能及之事,就算他面对的是个绑架他女儿的犯罪之徒,商致舟还是很愿意跟顾衍光谈谈未来的合作的。

“市长……”他竟然在工作中逕自出神……陈建辉不自然的咳了几声。

“你不喜欢吗?”商悦盯着陈建辉问。

商悦偶尔会冒出疑问,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总是认为她会遇到危险……但在经过这次绑架之后,她知道他们永远不会放下担心,若是必要,她不会拒绝,但现在在G市最好的商业区,治安把关严格,她理所当然的婉拒了。

至少关于商悦,顾衍光略胜一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