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努力加载中...

顾衍光也回握,整个人在灯光下显得精神醒目,“商先生。”

自然的众人开始聊起家长家短,我的儿子要去斯坦福大学读书啦……,谁的刚学成归国,先在外交部里面先实习起,啊,我认识了谁谁谁,先替你引荐一番如何,那怎么好意思,我那个不成材的儿子,还让您费这么多心思………

顾明义在桌底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靠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小坏蛋,不要再看他了,我打不过老十七的。”

被顾明义一说,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了顾衍光身上,今晚的顾衍光跟他们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虽然那冷冽的气场依旧吓人,但整晚只说了两句话的他,不仅尊重商致舟让他坐主位,吃相优雅斯文又滴酒不沾,这样的男人在提到他的女人时,眼底的一抹柔和让人惊诧。

唐出云望着对面英俊挺拔,略有些吓人的高大男子,他看起来跟商致舟差不了多少,商致舟给人的感觉是如沐春风,但这男人一开口,一时之间无人敢附和,不怒自威的气势震慑了所有人。

“又在胡说。”唐出云脸红了。

风云城 七点

“这位先生可得再等等啊,我虽然比十七爷年纪大,但可不能抢先他在前,幸好他早有了心爱的人,否则出云得怨死我了。”顾明义笑得一派春风,轻声安抚着唐出云。

若是屏除顾三爷笑得不那么庄重,还真是一对才子佳人。

商家上三代长辈俱去,仅剩商致舟,唐家还有开国祖师爷在G市最好的郊区颐养天年,当年他娶不了唐家女,但基于两家人的渊源,与对这位长辈的敬重,在重要节日时商致舟还是会过去请安,也因此现在见了虽非嫡系出身的唐出云,这问候还带了点跟别人不同的亲近。

“也不怕你们笑话,十七爷的女朋友闹彆扭了,来G市散散心,十七爷也跟着过来了,难为我这老人还要看他们卿卿我我的。”顾明义大笑,众人心思转了又转。

商致舟端起了茶:“三爷依旧如此豪爽。”一口饮尽,又转向顾衍光,说:“原本不知顾先生是如此长情的人,唐老先生虽从未开口,但若有机会,他老人家定是想见你一面的。”

“什么事这么开心?”唐出云好奇的望着顾明义,这男人笑起来像个孩子,好看又可爱。

“那位小姐真有福气,G市可没听说过哪个大男人疼女人疼成这样的,若要说只有商先生家的宝贝女儿了吧!”

“出云小姐听说已有良配,恭喜恭喜,若有这荣幸,希望能喝到您的喜酒啊。”一个跟某高干有亲戚关係的男人,亲眼见到自家长辈的准媳妇与男人卿卿我我,里面的酸不言而喻。

“我还得回去问问她的意思,先谢谢沈处长了。”商致舟微笑。

“还是个要人宠的孩子,想是这样想,她喜欢什么还是由得她选。”

“嗯。”顾衍光温和地看了他一眼,那人只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难为商市长还记得我,今晚见面实在突然,又怕影响市长落人口实,请见谅出云的无礼。”美人歉疚的低下头,一排密密的长睫毛柔弱的颤动着,我见犹怜的气质已让在场男人心软几分。

顾衍光:“从心之所行,也没什么不好。”

“好说好说……”

此话一出众人皆如坠云雾,顾衍光跟唐家有什么关係?唐出云虽跟的是顾明义,但两人门户不对,唸着这外孙女,唐老先生见顾家人又哪里有什么好脸色?这话说得没头没尾,越添疑惑。

“嗯。”他也看了一眼陈建辉,表示同意他的话。

唐出云有唐家人的温婉闺阁气质,也有新时代女性的聪慧大气,她不过比商悦大了几岁,家里已帮她谈了一门亲事,是某位高干公子,虽还未定论,但决不是顾明义这种混混出身,私生活混乱的花花公子。

“听说商先生有个宝贝女儿,可是G市第一美人,想必也是如出云小姐这般出落得美丽动人,学问渊博的。”某人拍了一个好大的马屁。

……陈建辉竟然有种郁闷感。

“才子佳人啊,顾先生的女朋友肯定是盛市第一美。”有人又开始捧场了。

“我有佳人陪伴,他们都没有,我偷乐。”顾明义笑得颇开心。

不止商致舟,一旁的陈建辉也有同样感觉,对于顾家的不喜又上升到了新的层次。

顾衍光没再接话,这不知所云的谈话终结在沉默里。

商致舟想起了下午商悦低着头,用清脆的嗓音对他说:我们还在学,爸爸………

不过一句商先生,表现了顾衍光对商致舟的尊重,更何况……是顾衍光主动走到商致舟旁边的座位坐下来的……

看商致舟吃鳖好开心啊好开心~顾明义坐下来的时候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顾衍光只是规矩的吃菜,恍若丝毫未感受到商致舟的冷淡。顾明义举杯向商致舟示意,“出云敬重商先生,我也是如此,先敬商先生一杯。”唐出云拦不住他,只好又夹了几个菜放在他碗里,顾明义温柔的对唐出云眨眨眼。

唐出云马上转移注意力,两颊羞红,嗔了一眼顾明义,妩媚又勾人。

他像身边的顾衍光打了招呼,伸出手:“你好,顾先生,久仰大名。”

商致舟:“小女可能没有顾夫人这样好的福气可以遇到顾先生,不过求一生平安喜乐而已。”

“唐小姐见外了,不过就是大家吃吃酒,聊天的场所罢了,我两家虽只是君子之交,但唐小姐称我一声伯父也是担得起的,不用太过拘束。久未拜访唐老先生实在过意不去,还请代我向他请罪。”

浪蕩子!陈建辉心里暗骂,这种场合也能发情!

最大的包厢里,顾衍光闭眼沉默等待还未到来的人,一旁的手下有些惶惶不安,毕竟以往顾衍光迟到两三个小时是正常,最后只露面十分钟更是他的作风,商致舟他们也跟着见过几次面,十七爷实在不对劲,三爷都还没到……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顾衍光:“有我在,性子大也没什么。”

商致舟:“小孩子自然没关係,可现在成年了,该为自己负责。”

顾衍光添了一碗汤,略有些冷淡的声音:“我姓顾,商先生误会了。”

……怎么突然在聊商致舟的宝贝女儿了,说的话又开始没头没尾,提起的男人实在是不知自己的玩笑话踩爆了在场两个男人的地雷,将始终没人敢掀起的面纱给揭了开来。

散会后,顾明义陪着唐出云先离开了,众人无一不过来跟商致舟握手寒暄,一旁站着的顾衍光默默看着,等到商致舟跟陈建辉向他致意,并客气邀请他明天到办公室谈合作案,顾衍光突然说了句:“我在追她。”

商致舟依旧微笑:“小女年轻无知,性子又大,哪里比得上顾先生的爱人。”

G市历史悠久的两家大儒,一是商家,一是唐家,当年商家能在战乱中幸得免难,唐家的命运显得多舛,一百多人口流离失散,百年之后回到G市物逝人非,唐老爷子是唐家唯一一个武官,新政府安定以后,他自荐入幕到国防部工作,七年就当到了部长,后来卸任到宪兵司令部担任指挥官,官阶中将,一手将百废待兴的系统整合起来,那其中的曲折不是这样简单说明就能了解的。

顾明义跟商致舟是前后脚进来的,顾明义一扫来到G市的情绪不佳,眉眼都是风流,臂弯搭得纤纤素手滑腻白皙,来自于她娇小的主人,温婉乖巧的模样,笑不露齿,标準的名媛淑女範本,用倾慕害羞的眼光望着顾明义。

商致舟看着对面亲密无间的两人,眼底瀰漫的冰冷又浓了些,原本温润斯文的气质,就像皑皑白雪间拔出的刀锋般,锐利又夺人眼球。

一来一去,关係网隐然形成,而陈建辉的作用就在于,把这庞大複杂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包括身家背景,回报给商致舟,所以商致舟虽然专心致志在听着,但一句话也不说,餐桌上聊得好不愉快。

“哈哈哈~听我太太说,商小姐去了国外游学,最近才回国,还没能邀请上她呢,下礼拜季家长女办生日派对,如果能稍带她们去就好了。”那人说得客气,商悦哪里有认识的圈子,不过做个人情给商致舟,这难得的机会自然要争取。

“谢谢美言。”唐出云一整晚的心思都在顾明义身上,此刻被人一说,原本嫣红的脸蛋换上了几分惨白,依然有礼道谢。

那人没想到顾明义直接大剌剌打他的脸,青白交加的脸,竟然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知顾明义又说了什么,唐出云羞得再不敢睁眼,整个人几乎都要窝在他怀里,两排小扇子抖得比方才更凶。

“是我踰矩了,只是唐家跟商家颇有家学渊源,我虽不能继承家业,心里还是遗憾的。”商致舟微笑着说。

我不姓唐,唐家一切与我无关。

“商市长待人和气,我敬重你是应该的,就称商先生吧,真叫一声伯父,我今天可就不止得罪商先生一人了。”唐出云翩然一笑。

商致舟右边是顾衍光,左边是陈建辉,对面是顾明义与唐出云,其余皆是两方带来的手下,人到齐了,在服务人员安静又俐落的布菜时,商致舟温和的问候唐出云:“唐小姐,好久不见。”

几乎没有人发现顾衍光微微勾起唇角,第一个进门的顾明义看到了,他笑得肆意邪气,两人相视一眼,尽在不言中。随后进入的商致舟面容沉静,但眼里的严肃比平时更显了几分。

难道顾衍光是个……专情的吃货?

“我的确疼她。”顾衍光竟然淡淡一笑,十二月冰雪瞬间降成三月春花飞,众人一时皆傻怔。

这种锋刃出鞘的渗人寒气只有在爷爷看人的时候隐隐感觉到,怎么也不像唐家人,不过商致舟不说无用的话,唐出云也是挺大胆镇定的,低气压中仍自若地偷偷观察着顾衍光。

“顾先生在G市待了这么久,尊夫人肯定想顾先生想得狠了。”陈建辉凉凉的倒耙一通。

商致舟微怔,立即意会过来,只听顾衍光又说:“我势在必得,终生不负,只求一心,待如己命。”向商致舟点了个头,转身离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