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 下一章:第29章

努力加载中...

他鬆了口气,这几天没再去找商悦了,他也不用替他把风,抽整夜的菸。眉一皱又叹了口气,比起某人,他宁愿看顾衍光每天早上容光焕发,还带着淡淡的愉悦。

唐欣然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她们一起走过学生时代,连大学也从未想过分开。

商致舟又沉默了,不知在想些什么,商悦端详了一下他的神情,还是开口问:“爸爸,你在烦恼什么?”

顾衍光已经五天没见到商悦了,虽不见他急躁,但身为G市长期合作伙伴,顾明义再挺自家人,只为商致舟,他也得给三分薄面,更何况他们要抢(?)的还是他的女儿,顾明义越想越发郁闷。他没想到美丽的商悦会有这么厉害的老爸,当初警觉性怎么没提高,商姓少见,人又往G市跑,如果知道要对上商致舟,他肯定不会跟着来。

陈建辉担忧的看着书房紧闭的大门,顾衍光之事他办得不好,商致舟还未追究公事,就决定先回来看商悦,这对向来公事为上的商致舟是很稀罕的。在陈建辉心里商悦是打不得骂不得的,只是……他也不知道商致舟会如何苛责商悦。

包括顾衍光的世界。

“宝贝,爱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爱顾衍光之外,你还要爱他的一切。”商致舟不喜欢盛市,但她的女儿却想要在那里待一辈子。

“就她吧。”顾衍光瞄了眼桌上的报纸,斗大的影剧版一个美丽的女人佔了1/2篇幅。

商致舟回来了。

商致舟将人拉上来,看着女儿眼里仍有一丝掩不住的失落,克制不了心里对顾衍光的不喜又添了几分,他终究还是多说了一句:“答应爸爸,暂时不要承诺他任何事好吗?”

开了荤的老十七做人真实在!顾明义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我知道的,爸爸。”父亲用的东西向来精緻又低调,家里那些古物只是檯面上的东西,父亲喜欢做顺水人情,实际上自己的东西不假他人之手,若无几分眼力实在看不出好坏,商悦也从小被这样教育着,这枚耳环的价值不菲,是人都看得出来。

顾明义是盛市第一把交际手,不留情面取消掉所有他订好的行程的人,只有商致舟。

顾衍光又闭上了眼:“嗯。”

“十七爷,陈先生依然约在风云城,晚上七点。”手下进来报告,顾明义听了,微微一撇嘴,“我能要女人吗?”

“爸爸想做什么呢?”商悦疑惑,两人父女连心,不过几句她就明白了父亲话中有话。

商致舟也不过四十出头,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市长,除了他过硬的背景,祖上三代追溯到清末年间,是有名大儒,经过战乱变迁依旧在首都屹立不摇,记住他们的人少了,不该忘的人还记得商家是在这片土地上说得上话的人,他们不骄奢浮躁不高调张扬,到第十一代才出了个政治家,也就是商致舟,行事作风依旧有书生的风雅,不急不惊,加上温润如玉的俊雅外表,初初听闻有个商悦这般大的女儿,莫不惊诧。

“………爱。”商悦惊疑不定,但还是诚实了回答。

他不希望再看不见她了,她离开了这么久,他已经错过太多。

他见过顾衍光的父亲一次,那种出身市井的小混混无甚优点,但他身边的女人眼神深沉果决,出身大家闺秀的唐门女子,是跟商家同出一系,清末儒门仅存的两代人,唐家女子教出来的孩子,不会差到那里去。

商致舟微微一笑,向她招了招手,商悦听话的靠坐在商致周腿边,乖巧的将头靠在质感精緻的西装裤上。

可压下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属于他们的圈子还是有些碎语传出。商致舟细长的双眸看着桌后的女儿,十八岁了,出落得跟她母亲一模一样,精緻美丽的外表,眉眼间的沉静温柔令男人动心,唯有眼底的一丝无措,是少女缺乏历练的慌乱。商致舟这时才发觉自己沉默太久,温柔的开口:“见过顾衍光了?”清冽顺耳的男中音,有着不容质疑的笃定。

“我不介意你戴着,那是个好东西,要小心保管。”商致舟淡声说着。

顾明义陷入一种妖魔化的思绪,原本的轻狂没了,多了几分忧郁,人一沉稳起来,面上倒有几分像顾衍光了。

顾明义也凑过去,笑得邪肆轻佻,“你说的?”

顾衍光闭着眼也不知是睡着了没,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除了爸爸,是我遇过最好的男人。”商悦想了想,清澈的大眼坚定的对上父亲向来看不透的墨黑双眸。

他都憋得不行了,偏偏对方又是形象良好的商市长,根本不会帮他张罗。

陈建辉又是一条滑溜的老狐狸,打着谈合作的名义来到G市,除了每天开派对好生招待他们,一谈到工作就三言两语带过,只说要等市长回来再议,能让陈狐狸心悦诚服的为他工作的人,那不是利害两字就能带过。

顾明义遇到了商致舟,耐性宛如高温底下快速蒸发的水一样,什么都没剩下。

商致舟话说到此,商悦再傻也知道爸爸的意思,盛市是一个大麻烦,什么时候它跟G市一样好,让人趋之若鹜,不只她,很多的新住民会考虑把盛市当作新的长住之地。爸爸知道她为什么逃回来,那里不是只有顾衍光,还有很多很多她不愿意去面对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还不能原谅的……黑暗。

书房内,商悦站在父亲面前,已经半个小时了,她不敢开口,只能静静承受商致舟透彻沉静的目光。

商悦羞怯一笑,又带点自信的同意:“嗯!”眼睛转了转,“……爸爸,我可以跟然然她们联络吗?”

“我知道了,爸爸。”商悦蹭了蹭西装布料,低声答应。

商致舟藏了商悦十八年,实在不想让她太快进入尔虞我诈的世界,但顾衍光实在逼得太紧,为了商悦一世安稳,他必须提早向她介绍他的世界。

商悦一怔,眼底有些慌乱,爸爸的眼光已说明了一切,但她还是乖乖的将耳环摘下来放到爸爸手里。她的耳朵有些疼,自从顾衍光戴上后她从未拿下来过,现在拿下来,心里有个角落塌陷了下去,有些难受。

“我可以给顾衍光任何工作上的方便,但你是我的宝贝,你肯定比我更了解他,了解盛市,我的女儿不住罪恶之城。”

这样的少艾男子,想要替他介绍二婚三婚的不是没有,商致舟一律婉拒,一心照顾宝贝女儿的态度,又让他的好形象上多了个顾家的好父亲,十年来坚若磐石的作风,任别人如何造谣巍然不动。

商致舟仔细观察这枚镶金耳环,无甚特别,除了是手工镶成,材质极好,戴在商悦身上不过就是个漂亮的小东西,他还给商悦,见女儿马上又戴了回去,心底缓缓流动的想法像个走动的龙捲风般,把商悦跟顾衍光都捲了进来。

商悦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的小声说:“是。”

也因为他是商致舟,平生仅见是唯一一个得罪顾明义之后还能让他大人笑脸迎人的大贵人。

商悦迟疑了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商致舟淡淡的笑了,“A大那边我已经通知我了,入学手续已经办好,等过完年就去读,虽然晚了半年,但我的宝贝一定没问题的,嗯?”

喜欢的东西就要藏好,不能让他人知道你珍重而爱惜着,因为它也成了你的弱点,只要你将自己藏得够好,没有人能捉得到你,甚至掠夺你的一切。

“告诉爸爸,你爱他吗?”商致舟问。

“别担心啊,商先生是悦儿的父亲,有错也是那群坏人的错。”严婆婆出言安慰,但也知无人能置喙商致舟的决定。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顾明义忍不住文艺了一次,十七不爱见人,所以商致舟一次也没见过。他现在义气得很,主动提醒顾衍光:“十七啊,商致舟不是简单的人物,就算他是你未来的老丈人,你也要注意点。”念头一转,商致舟的女儿能是什么单纯无辜的小绵羊,若真娶了她,也不知道还有没养老的地方……。

“顾衍光不懂爱。”

“你见的人不多,但你这句话说得不错。”商致舟摸摸女儿的头,心里的怜爱毫无虚假,他自然心疼女儿所受的委屈,可当知道那人是顾衍光时,也明白他决不会亏待了商悦。

顾明义偷瞄着顾衍光一如以往平静的表情,顶楼总统套房极佳的阳光投射进来,将他眉间的皱褶也照得一清二楚,整个人英俊又……麵摊。

商悦点点头,商致舟又问:“明天要去见他吗?”

“我们都在学,爸爸。”

----------

商致舟微笑,“当然可以。”目光一顿,眼底闪过一丝微光,神色不变,但眉眼已冷了几分,“小悦,你耳朵上的耳环可以给爸爸看看吗?”

“你觉得他怎么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