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努力加载中...

“给我。”他吻住她抗议的小嘴,下身如马达向上快速的顶弄起来。

“我看看。”身上的瘀青只剩淡淡的痕迹,他从上而下仔细揉着查看,瞄了一眼商悦紧咬着唇的难耐模样,单纯检查的心情瞬间充满了旖旎,手下开始带着情慾的爱抚,顾衍光略微失神,怀里水嫩欲滴的身子佔满了他整个思绪。

一时之间静谧下来的卧室只剩男女喘息声不绝。

“你。”顾衍光磨着她的鼻子,吻住不停诱惑他的嫩唇,他最喜欢轻轻吸吮着,小女人就会不停发出又娇又可怜的嘤咛声,这时在勾着小舌头用力一吸,她就会虚软的用柔软的乳房磨蹭着他……,半睁着眼无声的哀求,他立即方寸大乱,手下失了力道,每每都将她弄得凌乱不堪。

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开怀大笑。

“为什么笑?”顾衍光就着这个姿势出了浴室,安抚着颤抖的商悦,她平坦的肚子微微隆起,受不了这种酸胀感,加上稍退热度的棍子太有存在感……,让商悦止不住的产生生理反应,她哼哼了两声,要他先出来。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两人第一次身心灵完全契合,顾衍光温柔的动着,即使偶尔被吸得忍不住重重顶了一下,他就会低下头安抚地浅吻,直到商悦忍不住张开嘴邀他入内,他才又浅浅的插着。而商悦不再压抑的娇吟,是最催情的春药,尖锐的指尖划了他好几道口子,他仍是专心致志的要她,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吻着她问:“给我好吗?”

“我也喜欢你笑,”他摸摸她的头,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我不可爱。”

他一整晚都在想商悦。无声哀求的娇态、闭着眼承受他猛烈攻势的失控表情,还有她紧紧攀附着他的柔软双手……顾衍光闷哼一声,低哑着嗓音:“我想你。你想我了吗?”话才刚落,薄唇就吻上了微红的花瓣。

“不……啊啊啊…不…不……顾衍光……快进来……”

“我值得你这样做。”商悦眼神亮晶晶的看着顾衍光,“我不要做你的情人,我要做你的爱人!”

“……你醉了?”她知道顾衍光并不贪杯,淡薄的酒气不难闻,她甚至觉得这样的顾衍光很性感,只是他显而易见的情绪……“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手下慢慢搓出泡沫,抹在成熟健硕的肌肉上。

不知变换了几个姿势,商悦如何哭声求饶,顾衍光再无方纔的温柔缱绻,又重又深的整根撞进去,从紧紧吸吮的嫩肉中抽出,再如利刃般劈开的蛮横,才是他最爱的方式。

“顾衍光……顾衍光……”全身大汗淋漓,花瓣早已因为摩擦而红肿,又多又热的精液混合着她透明的液体落在腿上,床上,而她早已如鸡蛋般大的小口还不停吐出,如失禁般的快感让她连连高潮不断,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乳尖又硬又痛,只有在磨蹭到硬硬的肌肉时才能稍稍缓解。

“有点酸……”商悦诚实的说,腿间的酸麻感迟迟未退,她甚至害羞地低头查看,花瓣紧闭,白嫩无一丝杂毛的那处微微的红,穿着贴身衣物始终让她有点不自在。

顾衍光扶着高潮无力的商悦背靠着墙,勾起她一条腿,高高顶起的惊人慾望湿湿亮亮的,拉着商悦的手握住,商悦看着顾衍光微亮的眼神,……他在期待?

顾明义铁青着脸看着顾衍光手脚俐落的踩着水管,三步走跳就攀上了二楼阳台栏杆,踩着栏杆再纵上一跳,快得来不及眨眼的翻跃,安全落在三楼的阳台,藉着昏暗的路灯几秒就橇开了窗户的锁,登堂入室。

忽而明朗忽而妩媚的表情,让顾衍光目光炽热宛如大火,等进了紧窒的体内,才顺着软肉挤压缓缓推进去,商悦抵着他的六块腹肌,“慢、慢点,不要动………”

“嗯………”

顾衍光依言停下,不动。

顾衍光不觉得丢人,他抱的是商悦又不是自尊……一进小美人的闺房,就慢条斯理的脱下身上的衣物,反锁上门………转身进了浴室。

“好胀……难受……”商悦才不会承认她想要上厕所,只是可怜兮兮的哀求他不要插这么深,她都能感觉体内那滚烫的精液在……“别插这么深……”

骄傲强大如顾衍光,愿意伏下身来取悦她,她心中胀得满满的,被那大舌头轻舔的强烈刺激,让她不一会儿就出了水,越发容易进出。商悦感受着他探入体内,用缠绵又坚定的佔有,掳获她动情的证明。

他知道有些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艳楼也做男人的生意,不止女人勾引他,曲膝媚颜的男人也不少,似乎想到了不悦的事情,原本放鬆愉悦的脸色又绷了起来。

“我还要。”出来多麻烦,况且里面热烘烘的多舒服,他才不想多此一举。

顾衍光眼眸暗了暗,躺在床上看着商悦撑起身子,往上挪了挪,又趴下窝在他胸口,小猫贪睡的模样,他摸了摸吃进棍子的地方,嗯,不太肿。

商悦收缩着胀痛难当的小腹,双腿勾上他劲健的腰,柔软的脚底蹭着腰腹,顾衍光瞬间腰眼一麻,一个没忍住,低吼着把全部的精液尽数给了商悦。

他看着商悦主动套着他的慾望,等到全部吃进去后,轻轻喘了一口气,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害羞又满怀信任的小声说:“可以动了。”

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金黑色的双眼微露困惑,商悦嘴角怎么也止不住笑意,明媚可爱的模样,晃了顾衍光的眼,难忍的慾望神奇地消退了些,比这更吸引他的是商悦灿烂夺目的笑容。

“………想。”早在将身子交给了他后,商悦的自制力与防备心不堪一击,喜欢的男人说想她,她怎么也无法口是心非的否认。她摸着顾衍光的头,将自己最美丽的地方虔诚的交给了他。

“…………”商悦绝对不会说顾衍光求欢期待的眼神,有多么像一只拉不拉多犬,但她还是给出了答案:“我喜欢你看我的眼神。”

要怪就怪陈建辉,太正人君子了,这里是唯一一处没有保全站岗的地方,要是商悦忘了拉窗帘,外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他们不是君子,他们不择手段不达目的不罢休……爬窗而已,顾衍光衣服都没乱……“臭小子!”顾明义咬着菸抱怨,下意识地查看了左右,身后两名跟着的手下憋着脸忍笑。

商悦正在搓泡沫呢,温热略带着酒气的男人味就将她包围,她还没转过身就被拉进熟悉的怀抱里,她挣扎了几下未果,抬眼见到顾衍光灼热的目光,身子就软了,她总是对这个英俊又骄傲的男人毫无办法……,放弃地乖乖被男人沖净身上泡沫,任由大手为所欲为的游走,她忍不住扭动白嫩的身子,加强了视觉刺激。

噗……,商悦又忍不住了,因为这样体内一阵紧缩,原本就蓄势待发的慾望变得更硬更大,商悦被压住了腰无法动弹,她连忙开口:“别!”

“追我吧,顾衍光。”商悦被插得快没了气,还是强撑着精神捧着顾衍光的脸说,“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我是你的女人,而你顾衍光……”她凑上去亲了一口,“是我的男人。”

“回答我。”他喜欢看她笑,但不喜欢被说可爱,男人怎么能用可爱来形容,难道她觉得他不很男人?

“还疼吗?”两人身上都沾满了泡沫,顾衍光大水一冲,水亮亮的乳尖翘着等他採撷,他熟练的低头咬着,舌头在周围滚出阵阵浪花。

“跟我走,悦儿!”顾衍光背脊发麻,亟欲喷射的快感被他强压下,只要她说一个好,他马上就给她!

将一双纤腿勾到臂弯,体内更加湿热的吸吮让他脑袋空白了会儿,霸道又强势的猛烈进攻,顶得商悦上下沉浮,激烈的肉体拍击声及水声充斥在浴室里,她被顶得失神连连,一波波失速的高潮向她袭来,还未缓过气来,又被赤热的棍子顶得无力攀住男人的脖颈,只能全身依附着健壮的胸肌,任他为所欲为。

令人又爱又怕的快感频频拍击着她,商悦潮红的小脸,颤抖的身子,无一不在说明她在享受这粗鲁又强烈的对待,顾衍光享受的叹了气,越磨越深,最后的数十下狠狠顶开了子宫口,将积了大半日的精液都射了进去,舒服得他紧紧压着商悦的背,感受内壁紧到令人发麻的爽快感。

“你好可爱。”商悦沿着柱身上下摸着,笑瞇瞇的,微抬起臀好让粗壮的慾望进来,她让顶端蹭了会儿自己的水儿,上下揉开了小口,紧咬着唇试着吃进手中硬梆梆的棍子。

“帮我。”将商悦的双手放到胸前,顾衍光低声要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