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

努力加载中...

陈建辉的助理轻声到耳边请他接听电话,声音虽小但顾明义瞧见了,看了眼顾衍光,他老大还喝了口酒,丝毫不在意这电话从哪打来。

“陈先生向来待人温柔客气,再说我们什么关係,陈先生别嫌我烦,喝多了嘴快,我自罚一杯。”说完喝乾手中的酒向他致意,迎来周围众人的迎合之词。

顾衍光淡淡睨他一眼,那眼底的微光不言而喻。

“我不太会喝酒,劳三爷挂心了。”陈建辉顺势让侍者拿走红酒,换了一杯气泡水。

陈建辉微笑不语。哼,他不会让顾衍光有第二次带走商悦的机会……不!连见面都不可能!!

骄傲如顾衍光,以前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现在却忍受潮水般的人潮向他靠近,俊眉星目的站在辉煌的灯光下,默默忍受众人对他的各种恭维及请求。

商悦丝毫不知严婆婆的心理活动,回到房间之后连忙收拾残破的衣服,床单也塞进洗衣机里,仔仔细细地检查,确定没留下蛛丝马迹才进到浴室,顾衍光离开以前留下了药膏与药盒,商悦看了一下说明后……,耳朵忍不住红了,以前怎么没觉得顾衍光这么多小心思啊,带着去淤药膏和止痛药来找她,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要了她?

顾衍光才刚离开不久,她就已经在想念他了,原本毫无生气的脸色也泛着粉红,水汪汪的大眼与自己对视,商悦又涩又甜,默默地品嚐此刻的心情。

严婆婆拍着手说:“嗳,陈先生看来是你的福星吶,你看看你现在的气色多好,胃口也好,晚上陈先生可能会过来,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这是不是代表,她在顾衍光心目中有一点份量了?所以他愿意接受他们的关係改变,用公平尊重的态度,而不是大家眼中,附属于顾衍光的女人,连名字都没有。

臭流氓!!!言语匮乏的商悦,在心里以所有能想到的词彙暗骂顾衍光下流又无耻。

本来想好好的跟他沟通,虽然后面完全岔题了,但顾衍光有如读心术好似看穿了她的意图……,看着镜子里面傻笑的自己,商悦心里泛出一丝丝的甜。

----------

商悦虽觉得严婆婆的逻辑有些奇怪,但陈建辉的确对她挺好的,只是……她蹙细眉说:“他……不大方便过来吧?”

“小悦,冷吗?”严婆婆看着长衣长裤的商悦,现在秋老虎发威,白天还是有三十度以上的高温,虽然室内开着冷气,基于担心商悦的身体,她还是把温度调高了一点。

“哈哈哈哈,这可得学学我们十七爷了,我们刚才说的话,他肯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真正的置身事外啊。”顾明义指了指身旁的顾衍光,能这样当着他的面开口说笑的,也只有顾三,顾四了。

“不知十七爷什么时候到的,没让我充分準备为您接风,今天这场宴会着实寒渗了,一定得给我机会好好向您赔罪。”陈建辉终于有机会正面对上顾衍光,这男人进来之后一个字也不说,有人上前搭话没一分钟就冷场,要不是有顾明义,这场宴会估计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晚间婆婆一脸遗憾的告诉商悦,陈建辉不能过来了,工作走不开身,外面狗仔队跟得又紧,连电话都不能多说,匆匆挂掉,严婆婆以为陈建辉会开口希望能跟商悦多说几句呢。

陈建辉看着宴会中央,里三圈外三圈被众人包围的高大男人,微低着头沉默专注的英俊模样,从进场就是众人的焦点。

他甚至不知道顾衍光何时来到了G市!

商悦快两天没进食,经过漫长的“剧烈运动”,实在是饿得慌,虽然吃得慢,但桌上七八成的菜餚都扫进了胃里,看得严婆婆高兴极了,问着商悦还要不要再吃什么。

他也算是G市知名的政治明星,温文儒雅的外表,谈吐不俗的礼仪,是多少G市名媛淑女眼中的第一丈夫人选,不论私心或有意攀故,这样的男人多结交肯定是没错的,是以,狗仔队必跟的热门人物之一。

唉……这个固执的男人……

商悦慢吞吞地下楼,面对一脸担心的婆婆,莫名地有一丝心虚,但她的双腿实在是使不上力,只能儘量泰然自若地,用龟速往餐桌前进,坐下之后还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是否有露出身上暧昧的痕迹。

“外面不知情的人补风捉影罢了,身为茶余饭后的话题,我也只有这点贡献了。”陈建辉摇摇头,三言两语将太极打得漂亮,愣是一点风儿都没漏。

“陈先生,酒不对你的口味吗?”顾明义挑挑眉,他的话一出口,众人的视线皆落在陈建辉洒了点红酒的袖口上。

严婆婆不看娱乐八卦不了解这些,会错意商悦的疑问是遗憾的叹息,她连忙说:“我再问问陈先生,他贵人多事,今晚没来,明天肯定过来。”

“是我口拙,顾三爷可别跟我这么见外,您大人大量,别千万跟我计较。”他们这些纵横商场数十年的老狐狸,每一句话都不止一个意思,陈建辉笑得气定神闲,大半心神还是在旁边的顾衍光上。

“嗯。”顾衍光抿了一口酒,金黑色的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庞大的压力感袭面而来。终于出声的顾衍光,也只肯从喉咙哼出一个音节而已。

……婆婆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不会今晚还要爬窗吧?”顾明义可是亲眼看见顾衍光穿着一身正装,身手矫健的爬上三楼,橇开闺女的窗户进去的……堂堂盛市领导人,要女人就走进去光明正大的要,爬窗……这什么意思?!

严婆婆见商悦脸更红了,笑得意味深长。商悦兀自骂够了顾衍光,抬头就看见婆婆一脸欣慰的表情,不明所以的问:“婆婆,什么事这么高兴?”

商悦想到的是,她跟顾衍光在一起的时候,陈建辉就在门外,她必须绷紧全身的肌肉才能不让娇吟流泻而出,一无所知的陈建辉不知道一向乖巧听话的她,藏了个大男人在房里做……

一开始的惊愕过后,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男人已经半个小时了,盛市之外的人都在传闻,他是个没有规则的人,狂妄冷酷,但实则重情重义,三观不正,但黑色的那只手始终没伸出盛市,金钱美人他不收,但现在却为了商悦,接受了他临时为他举办的洗尘宴……

商悦无从辩驳,只能嗯了一声,低头开始进食。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盛市顾三爷顾明义的脸……歪了。

“唉,你待在房里不出来,我跟陈先生都担心得不得了,陈先生方才才离开,这是他让人準备给你的点心,都是你最爱吃的。”严婆婆将纸盒里的点心装盘,摆到商悦面前,见商悦红着脸吃下一口,以为她是少女情怀,羞涩地接受陈建辉的心意,笑吟吟的多说了几句:“陈先生每天都打电话过来关心你,能把市长吩咐的事情做得无微不至,难怪市长这么放心把G市交给他。”

陈建辉无意举办,但他再不愿也得尽地主之谊。他恨不得将顾衍光遣送至离G市最远的地方,面对这个掳走商悦的狂妄之徒,他不仅现在束手无策,还得笑容满面的迎上,询问他有没有什么服务不周到的地方。

“欸那是,陈先生可是下任市长热门候选,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到时候希望还一如以往啊。”

商悦发楞地胡思乱想,突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有点不对劲,撩开头髮,耳上多了一个镶金耳环,是一个G字母,商悦摸了摸,不明白自己身上怎么突然多了个东西……突然瞪大眼望着自己,明白之后反而犹豫该不该取下来了。

如果私生活洁身自好,没有多余的女人纠缠,这样超级完美的极品男人,根本令人无法呼吸。名媛们无不瞪大眼睛在看,缘分何时会降临在自己与陈建辉身上,促成一段佳偶天成的婚姻。

他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啊……商悦苦恼地咬着嘴唇,顾衍光这次没带走她,不代表下次不会。很明显爸爸已经知道是谁掳走她了,现下顾衍光又来到了G市,若是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他……,她不能走,但顾衍光必须走!

顾衍光让她戴着,肯定有他的原因,只是……这代表着什么呢?会不会给他惹来麻烦?商悦心神不宁的想。

她也算是看着陈建辉一步步从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变成如今事业有成的菁英分子,他对商悦也算是呵护有加,温柔守礼,两个她知根知底的孩子若是有此姻缘,那就再好不过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