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 下一章:第26章

努力加载中...

“小悦,别憋在房里,出来透透气好吗?”陈建辉靠着门劝着,终于又有再度见到她的机会,他不想错过,不跟他说话也好,只想见她一面。

可他一点儿也不想让他知道,这是他的女人,商悦能叫的名字也只有他!

“丫头啊,醒了吗?”严婆婆在门外唤着。

里面的商悦当然听到了,她死命咬住自己的手指,带着水气的双眸以自认为最凶狠的瞪视着顾衍光,身子却控制不住地上下移动。

顾衍光快速从脑海中找出这一号人物,他见过,是个斯文儒雅的男人,在他看来还不够男人。只是从商悦娇喘的口中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他特别、特别的不高兴!

他是商市长身边的得力助手,商市长做了八年市长,近年内有机会晋陞到中央工作,他是下一任市长的候选名单之一,其他人固然有背景有地位,但市长这位子里面的猫腻他最一清二楚,不管是不是他当市长,陈建辉在G市没人敢得罪,商致舟不在,他说了算!

“呜呜……轻一点………”她与顾衍光交颈依偎,明明是最缠绵温馨的姿势,她却只能抵着门板,任由身上的男人霸道的攻城掠地。

“嗯嗯嗯………”商悦胡乱点头,根本听不清顾衍光说了什么,连续高潮的快感从昨天就持续不断吞噬着她,只要顾衍光一碰她就会有反应,全身的敏感点都被捕获,甚至贴着顾衍光炽热的体温,她都能激动的发抖……

商悦死命摇头,本意是她不能开口,不然那羞死人的娇吟就会流洩出去……但顾衍光认为她是拒绝回答,将人翻了过来,让她跪着从后面深深地入了进去。

但他不能。

顾衍光目光幽深,金黑色的眼宛如巡视领土,每一处都不肯放过。

商悦一天没出来了,严婆婆很担心,在外面喊了几次门商悦也不应,心里有些急了,陈建辉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商悦的情况,婆婆电话里头忍不住跟他说后,陈建辉心里一着急,不管不顾就来了。

“我…我没事………啊……”

商悦不知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满地都是撕毁的衣物及髒污的被单,门窗关得紧紧的,顾衍光未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了……不知道他是怎么掩人耳目走掉的……,商悦呆愣愣的想。

“我…我没事……”商悦的声音终于透过房门模糊地传出,像在压抑自己的哭声,带着鼻音的说:“我…还想睡……再让我…睡……一会儿……”

左边的乳尖是她的敏感点,揉了几下就会软了身子,小花核摸着摸着就会探出头来,他轻轻一咬,蜜液就会弄湿他的下巴,从那细细的缝涌出,为他的进入做好充足的準备。

所以他现在站在商悦的房间门外,只能轻轻敲门,用尽最温柔的声音开口:“小悦,该吃饭了。”

她竟然敢这样叫他!

顾衍光一手抱起她时,本能就勾着他的脖颈依偎着他,背抵上了冰凉的门板之后,商悦猛然回过神来掐着他的肌肉无声吶喊:“你疯了!”

“唔,我醒了。”

“好好,丫头我这就去準备,你别哭了啊。”严婆婆以为商悦是停不住的伤心掉泪,转身就去準备饭菜。

“醒了就好,快开门。”

顾衍光眼中闪过一丝温柔,用棉被将人密密地包裹住,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入睡,她叫他的名字是这么的好听,呵。

“建辉……建辉哥…哥……”惊喘一声,商悦将脸埋入枕头里,颤抖地又洩了一次。

“不准这样叫他!”顾衍光脸色阴霾,插得再重再深,紧紧吮着他的嫩肉就是撞不碎,还贪心不知羞地拚命挽留他,不像她骄傲的主人,下面的小嘴诚实多了。握拳撑着自己粗喘着气,因为高潮而抽搐的体内绷得太紧,他必须停下来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过去,才能再度爱着身下早已瘫软的女人。

“你…你走……”

“……明天…好吗……嗯,我…不行……”商悦没有在哭了,但声音依旧不清楚,陈建辉纵然失望,但也只能再安慰几句,下楼跟严婆婆细问商悦这几日的情况,同时让人去买些她爱吃的点心。

顾衍光撞得不深,商悦整个人挂在他身上随他控制,所以浅浅的抽插刚好触到敏感的小花核,经过多次的刺激,小花核早已显露在外,只要顾衍光退出,再次撞入的同时,就能擦到,商悦就会抽紧了肌肉,吸得他又爽又舒服。

“明天?你还想让他知道我们在干什么?”顾衍光冷笑,自从商悦再次醒过来后,他只交代了两次,解过饑忍得住了,一次比一次还要久,商悦几欲晕眩都因为顾衍光及时的手下留情而始终清醒着,持续的强度活塞运动已经让她吃不消,脸上透出的两团嫣红,宛如高原红。顾衍光知道只能再做一次,暂时又动不了陈建辉,只能惩罚身上的小女人,身下的慾望能撞多狠就有多狠。

“我……我换完衣服就下去。”商悦连忙起身,一个腿软跪在地上,竟然使不出力站起,腿间明显的痠软更是无法忽视,她羞窘地几乎要哭了,等到把衣服穿好了走出房门,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

建辉?

“小悦,你怎么了?”陈建辉真恨不得破门而入,但他顾及着商悦,深怕带给她不好的印象或是撞破什么羞窘的场面。

“不准再叫别的男人的名字,否则我会杀了他。”顾衍光将人抱到浴室,淡淡地吻着她耳垂,方才充满情慾的疯狂男人彷彿不是他一样,面无表情地说着。

顾衍光摸了摸娇嫩的花瓣,一个顶进撞断了商悦未竟的话语,他将呼吸吻进她的口中,“让他走!”

“别管我……我…我……我在房里吃……”

“他是谁?”顾衍光拧眉问,身下的动作又快又狠。

“从大门?不怕被发现?”顾衍光故意曲解商悦的意思,看着娇弱无力的女人满身青紫,最脆弱的花瓣也暂时合不拢,小小的开着口,吐出大把大把的精液,没想到这身子这么小,可他灌了这么多进去还是吃得下。

他这样、这样她怎么开口?!?!

“不…不……衍光哥哥……快…给我……”商悦失去理智,顾衍光想听什么话她都说给他听,只求他不要再进来了。“悦儿…悦儿快……啊…受不了了………”她再也无力勾住顾衍光,向下滑落的身子被揽住,顾衍光终究不忍心,大力揉着丰满的乳房全力冲刺了几百下,将全数的白精灌入娇嫩的子宫里,商悦已经半昏过去,连喊都喊不出来。

陈建辉其实不应该来,尤其是商致舟不在G市的时候,他更应该避嫌洁身自好。但他始终忧心忡忡,商悦一回来,那种踩在棉花上惶惶不安的感觉,使他打到商宅的电话犹如报时的闹钟般準时,要不是还有理智,他真想让严婆婆将商悦吃了什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一五一十的向他汇报。

“丫头,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出来吃点东西再睡好吗?”一旁的严婆婆耳力不好,听不见房里的动静,此刻终于听见商悦的声音,连忙开口劝着。

“说!”

陈建辉。

“小悦!小悦!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陈建辉着急的敲着门,房内隐隐约约传出的哭泣声,更让他心神不宁,小悦怎么在哭,是不是做恶梦了没人喊醒?还是………

工作上无论多高风亮节,私下的活动才是局外人最好奇也最让人八卦的,多少风流人物惨跌一蹶不振,都是不具名的爆料及狗仔的偷拍。无风不起浪,几张模糊的照片加上具体详实的描述,就已经让人信服了五成。

“不、不要……衍光哥哥……”大量的精力消耗让商悦只想睡觉,她虚弱地靠在顾衍光胸膛叫着他的名字。

“赶他走!”顾衍光喘着气,他同样听到了陈建辉那温柔的叫唤,心里一瞬间起了杀意与极大的满足感,他喊的女人现在正被他抵着门狠狠的插着呢,陈建辉不会知道商悦欢爱时有多么惹人疼爱。

商悦最受不了这样,门板外是陈建辉越渐着急的声音,她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听得见自己跟顾衍光相撞时,体内那湿答答的水声……门板上咚咚地两声,商悦惊吓地往上缩了一下,顾衍光一手压在门板上,就着深入的同时狠狠撞了几十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