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努力加载中...

“好了好了,就快了…别哭了…再叫我…”坐着入得更深,他性致高涨,大开大阖的弄,弄了许久,腰眼一阵阵的麻,将硕大的顶端直接顶开里面那张小嘴,抵着她娇嫩的子宫壁一波波的射。

“悦儿,听话!”

他沉重的身躯像大山一样压在商悦身上,细细密密的吻她,两人身下被单都湿了,大多是商悦的……顾衍光淡淡一笑,就着相连的姿势起身到浴室,他打量了一下环境,怀里的商悦眼睫毛不停颤动着。

顾衍光每一下都实打实的撞,用最原始的动作又深又狠地爱她,商悦高潮的时候会狠狠吸了他一下,连顶端的开口都被软肉挤得无处可逃,顾衍光也觉得麻,深吸着气等待那阵快感过去后,喘着气更凶狠地顶进去,惩罚她敏感勾人的贪吃小嘴。

“顾、顾衍光……慢…慢点……”

求饶顾衍光也不会放过她,他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往上狠狠顶起,被小猫似的叫声叫得慾火中烧,啪啪啪的水声作天响,小猫叫得断断续续,两团丰满剧烈的上下,他一手掐住一个,小猫昂着头不动了,乌黑的长髮披散在身后,那场景说有多销魂就有多销魂。

即使是高潮,商悦的样子着实可怜可爱得紧,顾衍光以前都会让她缓过气才进行下一步动作。

两人熟悉彼此的呼吸节奏,大手所到之处都是一阵火,商悦越发空虚。顾衍光才刚揉开她的花瓣,里面就汪汪地流出水来,指头插进去就熟悉地夹紧他,顾衍光说到做到,她熟悉他的尺寸、他的节奏,他最爱的姿势……

商悦窝在他颈边小小声的叫,细细的娇吟窜进耳朵里是最佳的媚药,顾衍光将人往下压,水面涟漪越来越多,等到整根没入,两人不约而同都喘了一口气。

“顾衍光…不要了…肚子好疼…”商悦根本不知道顾衍光有没有射,她在大海里飘蕩着,头髮都是湿的,里面也是湿的,每一次插进来都是咕噜的水声,她不停让酸麻的快感席捲全身,许久之后模模糊糊听到他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一阵阵灼热感涌向小腹,再度迎来失速的快感,哭泣着攀上高潮。

他说做就做,初嚐美妙滋味的慾望顺着水就顶了进去,不再窒碍难行,却也被吃得死死的,商悦想要撑起身,一只大手扣住了腰,能动的只有的小翘臀,抵着他胸前的两团丰满磨着他舒服,顾衍光忍不住说:“力气这么小,没吃饭?”

两人全身赤裸,顾衍光抱着昏过去的商悦出来,看着一蹋糊涂的床上,此刻心情愉悦,换个床单也没什么,只是嘴里还叨唸着:“发大水了……”

早听说了那处娇小的女人比常人敏感……商悦不停地在高潮,他甚至有一次被吸了一些出来,他急急停住才免于丢脸。

“叫衍光哥哥。”叼住一边乳尖,轻轻的咬,等她高潮过去又开始插了几十下,顶得小翘臀不住的扭,给予他极大方便,顶到触感略异的地方,小猫就“啊!”地一声,那声又媚又脆,他两手掰开小翘臀,直接往那处大力顶了数十下,小猫哭也哭不出来,直接洩了。

小猫似的挠,他根本没用到力。

“不行……不行──啊……”

顾衍光虽没做过,但看得多听得多,有些事情大概知道,商悦这宝贝,当初若没要下她来,她一人就可抵艳楼二十人了。

顾衍光做了两次仍然精神奕奕,摸了摸她平坦的肚子上隐隐有着自己的形状,满足地亲了她一口,又开始掏洗小猫的工作。

捨不得跟她分开,心里评量着商悦的身子可以做多少次,到底还是拔出来,艳红的花瓣马上紧闭起来,里面的东西竟然一点儿也没流出来,他稍微清洗了下自己,抱着商悦从后面帮她掏洗,血丝跟精液混合融在水中,顾衍光第一次帮女人洗澡,手下是前所未有的轻柔。

顾衍光一口一个,一手一个,嘴里的动作激烈不带温柔,手里富有技巧的搓揉,“喜欢我这样摸?嗯…别否认,你这边比较大。”指腹搓着发胀的乳尖,埋头将另一边努力含吮,白嫩的身子渐渐透着嫣红。

“顾衍光………”她哭泣着,一抽一抽的,她见过许多不同的顾衍光,现在的顾衍光最具有侵略性,这种疼,她一点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顾衍光被她下面的小嘴咬得受不了,坐起身来哄着她叫衍光哥哥,下面顶得又快又猛,八分满的水被他泼出去了大半。

顾衍光慢慢地退出来,粗长的慾望染了点红,脑门一抽,他又慢慢地推进去,紧绷着下颔显示他多么难忍,这女人真是要人命!

但他握着自己可怕的慾望,直接顶开了小口,花瓣被他撑得细长,可怜兮兮的咬住他,顾衍光一入就是半根,他好像撞进了切不开的豆腐里,那豆腐弹性极好,顶端嵌进去了咬住他不放,根身被外面的小嘴含住,他舒服地紧绷着肌肉,用膝盖把人顶得更高,商悦下身都悬在空中,使他一鼓作气尽入而没。

“不看就做。”顾衍光早已掏洗乾净,手只在外面浅浅的摩娑,话刚落手指就插了进去,紧度与湿度跟没做之前几乎一样。

“啊啊───”商悦痛苦地仰起了头,她那处比旁人紧致许多,又大又热的东西直接插进去,尾音还卡在喉咙里,感觉自己硬生生被割成两半,无法动弹,下面不停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去。

“放鬆……再放鬆点……”

“你说我们是平等的,今天换我帮你。”他将商悦白嫩的双腿压向胸前,白嫩光滑的花瓣啵地一声打开来,微微张着小口,周围都是湿润的水光,他俯身一口就含住了小翅膀,商悦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无法克制体内的收缩,顾衍光才吞嚥了几回,她就哆嗦地洩了。

商悦四肢百骸都在疼,全身就像泡在水里,只有一处是烫的,烫得她不住收缩颤抖,渐渐地下面涌起一股酸麻,延伸到小腹,她收缩得更快了,那根又大又硬的东西一撞进来,她就不住的缩,退出去时臀也跟着抬高,下一次撞进来才又放下。

“啊啊啊…好烫…太深了…哥哥…嗯唔…衍光哥哥……啊………”滚烫的精液毫无阻碍的射在里面,商悦哪里承受得了,她颤抖着身子终于昏了过去。

“顾衍光…顾衍光……”她初经人事,不知道男人一旦开荤那性致不做到她哭晕过去不罢休,体内的“大叔叔”又粗又长,她软得一滩水,只能嗯嗯啊啊的叫,完全没想到要求饶。

“睁眼。”吻了吻发红的眼皮,他说。

“乖,放鬆点,放鬆,让我出来。”顾衍光挺着腰插了几下,他适应性的摩擦,已经让花瓣艳红宛如滴血,他看红了眼,一口叼住左边乳尖,掐着腰就开始顶弄起来。

顾衍光知道她痛,但他也痛,想退也退不出来,他深吻商悦,将方纔嚐到的蜜液都渡入她口中,商悦痛得颤抖,他让做什么都做,连顾衍光的口水都乖乖嚥下,那疼还是未消减一些。

商悦不想睁眼,怎么什么都还没有说,突然就被拖上床,吃乾抹净不说,她方才叫得那么大声……婆婆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不理!就是不理!!

顾衍光从头到尾都死死扣住她的腰臀,一波一波的射进她幼小的体内,高潮过去了,里面的嫩肉还是不停地在吮着,他有点明白手下那些人为什么热爱此道了,这比杀人还是抢了几十亿工作还要令人爽快,尤其看着身下的女人攀着他娇弱颤抖的样子……

“啊啊…嗯…顾衍光……”体内放肆的手指刺激她最敏感的地方,大拇指绕着小花核恶劣地动作,他知道怎样让她溃不成军。乳尖已经被他吸得红硬,随着他吞吐的动作若隐若现,商悦欲拒还迎的抬起上身,只能让顾衍光吃得啧啧作响,偏偏双手被缚住,小嘴还控制不住地娇吟,她的扭动只会更加刺激身上的男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