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

努力加载中...

“我就在外面。”陈建辉深深看了她一眼才离开。

她后来才知道那些人是海盗,坐车的时候脸色难看得要命,也不能寻水路回去,必须绕一大圈回到盛市,离开之前还不满地骂咧,但比起被顾衍光抓到,他们只好暂时适应陆地的交通工具了。

“小悦,我们真的都很担心你,如果有事儘管说出来,好吗?”陈建辉不敢逼得太紧,每次与盛市谈工作,市长从没有亲自出面过,他只会冷冷地评论『屠杀之城』,陈建辉见过一两次盛市领导人,有些明白市长为何会下这样的评论……,没人称他为市长,那个男人,盛市以外的人都称顾先生。

“爸爸他还好吧?”商悦掩下眼,内心的歉疚不是一点半点。

“不,但我是你最想见到的人。你真不让人放心。”他宛若轻吟,抛开衣服,一把攫住了商悦,力气之大让她全身都疼,她不敢叫,任凭顾衍光抵在门上。

“此事不能声张,盛市最近动作频繁,上面也与他们联繫密切,为了不让他们找到小悦,只能先低调。”陈建辉不能多说什么,商悦只是利益之下意外的牺牲品,能谁预料到她会被牵扯进来?

“婆婆!”商悦一进门就见到从小照顾她的保母,激动的扑上去紧紧抱住,严婆婆拍着纤细的背安抚,“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语气中带了哽咽。

低调奢华的摆设,名家大气的设计,处处透出一市之长的家就该是这样,商悦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家这么陌生,没有一件东西是爸爸自己买的,底下的人多机灵,爸爸眼皮略抬,过几天某样东西就会出现在自己家中,精緻又高贵。

第三天,商悦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重新认识自己的家,她一个房间一个楼层慢慢的走,她家是独栋别墅,有三层楼,严婆婆住在一楼,爸爸的房间在二楼,她的在三楼…她甚至每一层楼的客房都进去看了一遍,妈妈在几年前早已过世,爸爸将妈妈的遗物收起来后,家里连一点女人味的东西都没有。

“唉,可怜的孩子……”

她不想出国…她想顾衍光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烦你,婆婆已经在家里等你了,你放心吧。”看着商悦走进家里,又仔细跟保全讨论了细项,这批人都是退役军官下来的,市长找了熟悉的朋友请了一批,也不会乱嚼舌根。他吐了一口气,还有许多事等他处理,再次看了一眼后终于离开。

身体很累,精神上很亢奋,商悦并不想要那么快见到爸爸,爸爸工作上正值重要时刻,她做了件这么丢脸的事,回家之后肯定会被马上送出国吧……

她印象中的家,其实不是她的家……

不过二十四小时,商悦还是不敢确定自己已经离开盛市了,顾衍光肯定气疯了,她不敢放鬆警戒,连在海里他都能抓到她,他就是一匹狼,闻着味道就能找到她。

猛地转身,就见顾衍光靠着她的书桌,手上抓的是她昨天换下的裙子,那是顾衍光最喜欢的样式,微露锁骨,白色针织连身裙,她离开盛市穿的那套衣服。商悦声音乾涩的开口:“你…一个人来的?”

----------

“你走得太远了,悦儿。”熟悉的男音,熟悉的气息,那隐藏在冰冷语气之下的怒火…

昨天下午潜入水中后马上被带到一艘快艇上,陈建辉买通了海盗,利用

隔天,陈建辉见到她略憔悴的脸色,好生安抚了一阵后,终于在晚上前回到了G市。

未料她自行创造了机会。趁所有人下水找人联络之时,海盗将快艇开到隔壁的B市,上车马不停蹄的往G市赶,海盗们是水上的枭雄,水陆不停交换企图混淆追击者的方式,令众人都有点吃不消。终于到了F市,见到陈建辉才鬆了一口气,任务达成也不多说,马上离开。

“市长很担心你。”陈建辉温柔的安抚她,“什么事都不用想,我会帮你解决。”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他等不到她的心甘情愿,没关係,温柔疼惜等来的只是逃跑,他就撕碎了她吃下肚,看她还想跑到哪儿去!!

“好。”

陈建辉快步走进房间,看见沙发上的女孩正乖巧地转着电视,鬆了一口气,还未多看几眼,商悦已经转过头来,他上前微笑着说:“已经跟市长报过平安了,明天我们就回G市。”

商悦勉强地一笑,建辉哥哥是爸爸身边最厉害的秘书,甚至是下任市长的内定候选人,她从不怀疑他的能力。“我想休息了。”

两人互相安慰对方后,严婆婆没问什么,将人拉到餐桌上让她好好用餐,商悦也没食慾,草草吃了些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静静观察自己的房间好一会儿,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这里是我家,顾衍光。”商悦被他捏住下巴,顾衍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粗鲁地对待她了,她又见着了那不可一世的十七爷,她只是一件货物,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而一路上,商悦一个字都不问。

“跟我走。”顾衍光低头望着他,眼底一片冰冷。

“嗯,今天也吃得不多,不说话,这孩子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婆婆忍不住跟电话那端的人多问几句,“那样坏的人还不能抓起来,要是小悦再遇到怎么办?这可是在市长眼皮子底下啊!”虽然陈建辉没有多说,到底也知道了抓商悦的人是盛市那群放肆的人……可恨连市长都得顾虑三分,“市长什么时候回来,这丫头连睡觉都皱着张小脸,看着让人心疼……”

“建辉哥哥,我还没準备好该怎么跟你们解释…我需要一个人静静。”商悦以前从未发现过陈建辉的心思,她以前的生活多么单纯,只有学校跟朋友,现在…再怎么迟钝都无法忽视陈建辉眼里的感情,她只能别过头,低声道歉。

“咳…这是我份内之事……”许久不见商悦,陈建辉不自然地遮掩自己的情绪,七个月了,小女孩好像走入了时光隧道,变得有女人味了,眼里有了恬静与沉稳的气质,坐在沙发上,双脚再不会收在下巴处抵着,她坐得优雅自若,就像一个女王。

要不是看在可观的赏金及特殊委託人的关係,谁都不想在顾衍光手下抢人。

就像她一样。

她什么时候开窗了……

他将人丢到床上,凶狠快速地脱掉身上衣物,商悦大惊失色,他重重压了上来,撕开她身上的衣物,没给商悦反应的时间,几下挣扎两人皆已赤裸。

回到了熟悉繁华的城市,陈建辉接电话之余,一直注意身旁商悦的神色。他一直都坐在前座,从未有机会跟她并列坐着……。他知道商悦有些近乡情怯,“市长还不会回到G市,我已经请了一批人保护你,先前说你出国玩了,暂时没有人会知道你回来了,你先在家好好休息,好吗?”

顾衍光目光一歛,气氛越发凝固,“这里没有我,悦儿。”

只不过她拥有不可替代性,因为她是商致舟的独生女。

她说得没错,她现在是商致舟的女儿,G市市长之女,而不是只能依靠他的可怜悦儿。

“悦儿,我说过,你必须留在我身边,但现在是你不遵守承诺…”将双手压住在她耳边,“你没有资格跟我谈判!”

她……到底遇见了谁?谁又有能力让她变成这般令他难以自持的模样?

商悦听着婆婆的叹息,悄然无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关上门,她看向大开的窗户。

“谢谢你,建辉哥哥。”

而他未经正常程序就来到首都,海上他可以为所欲为的杀人,而今…他必须把盛市纳入此次行动考量之内。

“你以前的生活里也没有我,顾衍光。”商悦艰难的开口,“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来过。我们终于站在平等的关係上了,你现在没有办法勉强我做任何事,就算你带走我,你也会为此付出代价。”

她觉得自己会在客厅茶几上遗落没吃完的零食,水杯放到厨房没收好,手机忘了放在房间任凭铃声作响,沙发上的抱枕因为她打盹掉到了地板上……她住了十多年的家,原来这么像样品屋,没有一样是根本她或爸爸的爱好设计的。

“顾衍光!我不愿意!”

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守护商悦安全的人掉包,按部就班跟在她身后寻找契机,说实在海盗们不认为商悦会愿意离开,她跟海盗们并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不过她不愿意也没办法,他们领钱办事,只在乎结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