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努力加载中...

“做一回海上的王,也不枉女海盗这称呼。”扬着下巴,商悦笑得灿烂。

商悦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是特意吩咐专人订做的,一个衣柜一个分类,小女人身上的睡衣质料总是又透又薄,整套颜色配好,每天穿也不重样,商悦也从不抗议,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有多么诱人。

晚夏余阳,夜晚来得早,空气中带着水气的冷,让恬恬与染染手上起了疙瘩,商悦习惯了温差,面对着她们,海风用力拉扯她的长髮,背后的海披上了金黄色的盔甲,投映在商悦精緻的半面容颜上,这一幕,拍起来定是动人心魄,美不胜收。

顾衍光眼一瞇,心里那团雾啊那疼啊化成了水,他将人往后一拉,抵着自己的“大叔叔”,“只要你待在我身边,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拿来。”昏君有什么不好,她会笑,会像现在乖乖地依赖他。

方纔的欢爱,是他第一次失控,第一次比商悦更先释放出来,她今晚就像一个忠心的女奴,专注于他的感受,而她分明……。

染染看着顾衍光,见他平静如斯,吞了吞口水才万分困难的说:“商悦……不见了。”

两人喘着大气望着对方,没人想开口说话,手中凶物没再硬得发烫,商悦方才跳动得厉害的心脏也平静下来,她推开顾衍光逕自去沐浴。因为欢爱而嫣红的好气色依旧是顾衍光最爱的模样,虽面无表情,但…看上去有一股楚楚可怜的样子,他进到浴缸里从后抱住她,磨着她细软的髮丝,一时无话可说。

染染:“商悦撒了渔网要把鱼捞上来,结果渔网不知勾着什么破了……她说要收网就跳了下去,我没来得及拦住她……后来,”她舔了舔乾涩的唇,“所有人都下去找了,人不见了!”

“你…”染染急着想说什么,看了向四周,鼻尖竟冒出了汗。

顾衍光进门后第一件事就要看见商悦,床头的檯灯透出晕黄的灯光,映出商悦精緻的眉眼。

恬恬瞄了一眼染染,微笑着说不能陪你们啦,记得帮忙带两条鱼回来就好。

隔天,顾衍光跟顾明隆及从美国来的潜艇专家,正在流光饭店最大的会议室内讨论,一个男人疾行进入,顾明隆不悦地瞪着他,只见染染头上还带着草帽,一脸慌乱的进来。

顾衍光好像喜欢上了这里,他们已经在南纪山庄待了一週,商悦越来愈觉得他像个普通上班族,有满档的行程、开不完的会、见不完的人、避不开的应酬。而她,总会替他在门口留一盏灯……妈妈曾经告诉过她,这意思是告诉男人,无论多晚回来,家里有个人在等他,想他,就算进门满室静寂黑暗,心里面也是暖暖的。

“……小彆扭。”

顾衍光恶狠狠的吻住她,唇舌浓烈翻滚着商悦的呼吸,大手包覆住作乱的小手,握紧加快了速度,将小舌头咬到嘴里用力吸着,直到商悦再也抵抗不了,任他恣意妄为,他闷哼一声,两人快速动作的手瞬间满满都是浓精,一波一波的,实在是忍得太久了,这一次竟然全部缴了出来,有些还射到商悦的小腹上。

“悦儿,把你给我,把你给我。”顾衍光下身充血,已到了最后关头,他将最强硬的自己交给身下的女人,那妖精般的女人恶劣地将他玩弄于股掌,天堂地狱尽在五指之间,他捏着丰满的双乳玩弄,几次欲到达了顶点却被她生生按下,他咬牙低吼,大手越发放肆。

染染柔声安抚他,心底有些不安,这宠得没边了,顾衍光不管她,商悦越来越明事理,知进退的模样,她越觉得诡异,与恬恬三人一起出海时,她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我答应你的,说到做到。”顾衍光声音低低的,透出一丝沙哑。

床上的她用蜷缩的姿势睡着,被子夹在腿间,手里抱得是他的枕头,下面春光大洩,纯白色的睡衣遮掩不住曼妙有致的身材,私处因光滑无一丝毛髮,丁字裤隐隐透出小花瓣的形状。

商悦睁开了眼,水濛濛的,小手一个用力就握住了抵着自己大腿的猛兽:“这是什么啊,衍光哥哥?”

“今天钓不到就算了,后天就要回顾宅了,明天再陪我出海一次吧。”商悦笑着说。

顾衍光慢慢站起来,金黑色的眼汹涌难解,他还未动,染染就后退了一步。一旁的美国人一知半解听的中文,开玩笑的问:“Simon,你的人鱼公主化成泡沫了吗?”

“不会有别的女人。你若是觉得初澜碍眼,明天我就让她走。”顾衍光语气有些硬,他不懂得怎么哄女人,他只会做,即使不懂商悦的情绪从何而来,他也模糊地知道,自己只能耐心的回应她。

谁彆扭啦!想听人家叫哥哥又不说,把人弄得像锅里的煎鱼翻过来又翻过去的……“大叔叔。”商悦哼哼的叫。

顾衍光不到十二点绝对不会回来,商悦早睡已是习惯。某一天,突然想替他留盏灯后,她反倒睡不着了,在床上不知翻来覆去多少回,最后迷迷糊糊睡着前,终于听到大门喀登地一声。

“你是我的小妖女。”

顾衍光竟然鬆了一口气,他安抚地摸了摸滑腻的大腿。

……二十个大汉看不住一个女人,还溜得无消无息?

“衍光哥哥…你…喜欢我吗?”商悦目光带水,看着顾衍光几欲发狂的英俊面孔,连梦中都不敢问的问题,只有在这时候,她才敢小小声的问,哪怕是因为慾望,她也不想看到冷静无慾的顾衍光,平静拒绝她的样子。

顾衍光为捉摸不定的女人情绪,忍不住在心里咕哝抱怨。

“以后你有了别的女人…别让我最后一个知道。”

将小女人抱到怀里,比起自己还是略低的体温,顾衍光的语气是藏不住的温柔:“冷吗?”

顾衍光轻笑,夜晚听来格外沁人心脾:“要检查吗?”

“嗯?”商悦戴着黑超,注视着水里鱼饵落下的地方,趁隙瞥了染染一眼。

他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做了几次呼吸,这已经是他习惯性的动作。转身进到浴室梳洗,出来发现枕头摆好了,被子也好好的盖在商悦身上,他勾唇一笑,赤身裸体的躺上床去。

“你想做昏君,我才不当狐狸精。”商悦抬眼,撇嘴又看了他一眼,终于释出细碎的笑意。

商悦在海上玩了一个月才回到顾宅。这一个月举凡浮潜、冲浪,游泳、钓鱼,开快艇到相邻的B市喝下午茶等等,顾衍光给她的特权数都数不过来,连一向大方的顾明隆都忍不住向染染感叹一句,“这标竿设得有点高,我要努力,要努力啊!”

顾衍光的人包括染染脸色瞬息万变,心里暗骂这没眼色的外国佬!

“衍光哥哥,你是不是不想等了?”

外面拍打的海浪声,在静谧的夜晚里只余模糊的沙沙声,穿梭在男女间粗喘的呼吸及细细的呻吟中,包容了他们的说不出的激情与未知的心思,商悦听见了外面的海浪声,看见的是他眼底的海,目光迷离,她急速沉沦,连空气都带着亲密的潮湿。

顾衍光没说话,将人一勾,吻住今晚让他躁动不堪的小女人,原来商悦也有他不想看到的表情。

“我才不是!换一个!”

他的商悦不是什么人鱼公主,只是矫情彆扭的小妖女,又在跟他闹着脾气玩呢!

商悦摇摇头,模糊的嘟嚷从自己的胸膛传出:“回来就急着洗澡,做坏事了吧?”

------------

商悦满口答应,“餵了它们这么多好吃的,再不上钩,我就拉一把渔网把它们全拉上来。”

“嗯?”

顾衍光抬手制止了手下的躁动,整理了下西服,平淡的用英语回答:“她若成了海,我就移山填海。”

顾明隆大惊,快速看了一眼顾衍光:“你不是上了商悦的船?”

“你再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顾衍光瞬间硬了。

顾衍光本身就是海,环绕瞳眸的那淡淡的金色,是指引她的太阳,她拥有的不是绿洲,而是能吞噬一切万物的太平洋,承载盛市,成为这片土地上最深不可测的帝王。

顾衍光绷起了脸,眼角的青筋隐隐浮现,商悦离他这么近,早把他眼底的暗潮汹涌看得一清二楚。小手熟练的动作,一只腿勾着他的腰将手里的猛兽放到自己最脆弱的地方,就像鱼碰到水,那可怕的慾望自觉地找到入口,虽然被商悦握着,但顶端早已沾染上了些水光,顾衍光维持着拥抱商悦的姿势,任她为所欲为。

“染染?”顾明隆诧异。

“女海盗,手下留情啊。”恬恬笑着说。

商悦背靠着顾衍光,他看不见她的表情,被他扳过来时,还是那副温顺柔弱的样子,他满意这样的商悦,但现在突然让他彆扭到了极点。

商悦反身勾住他的脖子,跪着低头望着顾衍光,“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还是相信你。”

奇异的是,心里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像一团雾,让他有些踏不着地的慌乱…有些揣揣不安。

欲言又止,泪眼含着笑的样子真碍眼。

商悦被他弄得娇喘吁吁,白嫩无暇的肌肤红紫交错,她开口只会勾引他,一口一个衍光哥哥,又让他多纵容她一分,这次,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要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