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努力加载中...

商悦正欲反驳,话到嘴边只吐出了个“谁……”,被揭穿心思的尴尬不是愤怒,而是当那块遮羞布被掀开,她依旧惊异于自己投入过多的感情,而对于顾衍光她只是个被圈养的女人,有着纯然的慾望而已,承认之后她心里有的只是患得患失。

------------

染染微笑:“十七爷也该回来了,我们回去等他们吧。”

“三爷多想了,商悦不是在旁伺候吗?”她想起流光饭店那一晚床上两人缱绻的画面,心里像被针扎刺痛着。

初澜再也强装不了淡定的面具,冷冷看着顾明义:“三爷,若无其他事就请回吧,今晚的客人看不了货,我忙着办呢!”

黑白两道通吃的帝王竟然恋爱了!谈得还是小孩子纯纯的恋爱!顾明义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原本闷在喉头的笑意,忍不住拍着沙发哈哈大笑,笑得不可抑止。

顾明义多精明,纷乱的思绪梳理一番懂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老十七竟然……。惊愕之余他又看了几眼初澜,初澜被看得难堪,正欲开口,就听顾明义轻飘飘的说:“老十七…不会是动了真心吧。”

顾衍光坐在躺椅上,眼前掌舵的小女人开心的又叫又跳,船速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身后跟着的人控制不了距离,几度快要擦撞上他们,又急急地退开,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几名大汉,从远处看竟然有几分面色发白,晕船的前兆。

艳楼。

“顾衍光,太好玩了啊!”商悦享受完了超速的飙船感才降下速度,挤上顾衍光的躺椅,懒懒地享受日光浴,“你真奢侈。如果每天都这么幸福的过生活就好了。”

“再不行就打发走,难得老十七动了凡心,出事谁都跑不了。”顾明义皱眉,这样乾净的一个女人,心理素质颇高,那晚那样威胁她能举一反三,最近顾衍光捧了多少东西送到她眼前,就怕宠不坏商悦。

商悦吶吶的说:“谁对我好,我当然知道。”

初澜面有不豫,她勉强微笑着问:“十七爷怎么突然做这决定?”她维持着优雅的坐姿,僵直的背代表她不容易妥协,半掩的眼落在顾明义那双澄亮的皮鞋上,俨然一副恬静的大家闺秀。

“欸,还有人呢。”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商悦突然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商悦摇摇头,“我就是怵我自己,这样也没被顾衍光吓倒…你说我是不是有问题?”

不过,艳楼的女人果然不同于一般,市长夫人竟然是个18岁的女孩…哈哈哈哈哈哈……。手撑着头,顾明义发现自己好久没这样笑过了。

“我不喜欢被人看。”商悦不满地抱怨,语带双关。

“还是初澜贴心,不枉我青眼有加。”顾明义又是那副邪气不正经的模样,起身勾着初澜的下巴,结实的印下一吻,“在老十七眼皮子底下,适可而止,这道理十几年来就没几个人懂得透彻。”

“你说,顾衍光怎么能本事这么大,杀人了也没事,一大票人还帮他顾着。”包括我,商悦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上岸的时候,商悦还真是有点腿软,这几天在海上疯惯了,踏在平地上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脚步也踉跄了一下,旁边的大汉扶了她一下,商悦说了谢谢后抬头,眼睛瞇了瞇。

“怎么了?”

顾衍光以前杀得人还少吗,不差这几个……染染自然不会说出口,商悦不需要知道的事太多了,“十七爷为了救你亲身犯险…商悦,你不会还介意这事吧?”

商悦兴奋地享受飞扬的浪花,炽热的阳光与这种乘风破浪的速度感。小时候父母带她坐过游轮,那种如履平地的巨大游轮根本不值一提,这样自由控制的小快艇,让商悦不由得尖叫起来。

“你以后也别看了。”脑子里的话绕了几次,最后她只说了这么一句。最近是怎么了,开始懂得说该说的话,讨好所有的人,闷在心里的那些话,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你别转得这么大力,我头都晕了。”染染手搭在桿子上,被商悦可怕的驾驶能力吓得发软,“那里不能走……你慢点啊小姐!”

“染染你胆子真小。”商悦虽然这样说,还是放缓了速度,“顾明隆终于放过你啦。”

“初澜多嘴一句,三爷还是低调点好,手脚伸得长了难免就被人抓住把柄。”当初她被送到顾衍光身边自然有顾明义的助力,虽然语气不佳,但为了商悦惹怒顾衍光,不值得。

两人目光对上,一个激灵同时懂了对方的想法。初澜怔愕之余,乾巴巴的说:“十七爷没让我做全。”

多么聪明识时务的女人啊。顾明义微笑。

“初澜,就你伺候过十七,他……没问题吧?”顾明义状若不经意的问,目光注视着初澜的反应,见她蹙眉有些错愕,他施然一笑:“十七未免忍得太过,我难免想到别的地方去。”

初澜想了会儿也只能点头,脸色依旧阴郁,冷笑着:“她倒是听话了,否则我还不知怎么向十七爷交代。”

艳楼正因为这鲜奇的验货方式在盛市又火红了一次,先前忌讳顾衍光低调了一阵,现在一切都在轨道上,又被商悦打坏买卖,初澜的心情不是普通的恶劣。

“这几日有外地人来艳楼查探消息,言行之间好像在找人。”每天每个客人及手下都会将当天的事务向她汇报,来艳楼只拉拉手说说话,当他们这儿是咖啡店呢。

初澜无法反驳,苦涩的心竟然有一丝羡慕顾明义的潇洒不羁,谁先将心奉上,生死由得他人,反正她也脱不了身,站在谷底又如何,她且要看看商悦能不能笑着走到最后!

“吃醋了呗,那一晚看了几十个男人的东西,是个男人都无法忍。”顾明义摇着酒杯,不甚在意的说。

『商致舟。』

“商悦,怎么了?”染染也看向那人,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染染才不理她的话,连忙提醒:“快回去,过了海防很可能会遇见海盗。”

染染暗叹了口气,“喜欢上十七爷人之常情,你现在想怎么胡思乱想都可以,但谁对你好,可要牢牢记住。”

“没什么。”她拉着染染走在前头,心跳得飞快。

她虽不知道那人是谁,可也看清了那人的口语。

“他没动啊?”尾音上扬,顾明义不解的问。

顾明义笑岔了气,咳了几声才勉强按住满腹的笑意:“有什么难的,不能一起看就分开看呗,客人用竞价的方式来试货,女人呢给她们选择的机会,”他边想边说,“眼睛蒙上,彼此用身体的本能来决定对方,不是VIP也能参加竞价,如果最后反悔了,后果由艳楼决定,这种资质不佳的女人肯定也上不了其他人的眼,也按旧规矩处理。”顾明义觉得自己的主意很不错,这个新噱头在于人们的比较心理,金钱权力再也不是入场券,未知的刺激让人趋之若鹜,比起之前更能满足男人的自尊心与佔有慾。

“没事。”

“嗯。”顾衍光以为自己本就是淡薄慾望的人,初澜百般挑逗也没让他动过她,有了商悦后就想摸摸她、亲亲她,不想让别人见到她,也不想她看见别人……,脑海中电光石火,揽着纤腰的手一锢,引得商悦抬头看他。“怎么了?”

是她父亲的名字。

“三叔过分了,没有我的允许他以后不会带走你。”顾衍光淡淡的说,揽着她的大手十分炙热又有力,35度的骄阳也比不上他。

“嗯,十七爷为了这事又把海防线延长了,眼红了不少人。”染染待在顾明隆身边,知道得比较多,所以眼神也不看商悦了,转向波光潋滟的大海。

顾衍光透过墨镜欣赏着商悦的一举一动,这几天手把手的教她,小女人聪明得很,第一天就可以绕着别墅外围稳定的开,他索性放开手让她自行摸索,没想到她喜欢刺激,失速的快艇在海上如入无人之境,想开哪就开哪,误入其他住户地盘也不自知。其他人一见是顾家快艇乾脆连门也关上了,南纪山庄多了个女海盗的消息不逕而走,能避则避。

“嗯。”

商悦听话的往回走,身后跟的几艘快艇才拉远了点距离,同时四个方位都有人,将商悦那一艘包围在中间,“我被海盗绑架过,你知道吗?”

“那就每天过。”顾衍光下巴靠着她的额头,将小女人翻到他身上。

-----------

“十七爷为了她可真是用心良苦。”初澜惨澹一笑。

“他们不会看。”

“你是不是那时候就看上我了啊?”

“嗯。”隐含淡淡愉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