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努力加载中...

商悦的衣物在进房前都被脱下,她只能双臂夹着被子抬高肩膀帮顾衍光打领带,假装不在乎顾衍光落在她胸口的炽热目光。一打好马上又窝到床上。“你先去外面等我。”

顾衍光拉着人站起,也不搭车,反正不远,决定走路回去消消食。心情倒是挺好,一路上嘴角微微的勾起。等到商悦在心里骂够了顾明隆,才看见他的神情,奇怪的问:“你高兴什么?”

染染听了顿时再羞三分颜色,觑眼看顾明隆虽然跟顾衍光聊得兴起,但五分精神都已放在自己身上,喜欢这句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再如何也比不上你,听说下午十七爷送了两套房子给你,明天肯定又有许多人羡慕你了。”

“叫点别的。”

顾明隆哈哈大笑,“这整个盛市都是老十七的,就算他把盛市双手奉上送给你,我也没有意见!”他指了指顾衍光,“他叫我四叔,你也这样叫罢,什么爷,你衍光哥哥才是爷!”他比比大拇指,直爽的性格彻底消了商悦对他的主观偏见。

不过那还不足以让他投降,大手沿着纤细的背往下,没入方才细嚐的地方,他知道怎么弄最能让商悦失控娇吟,他绕着外面打转,手中的水变得有些黏,暧昧的水声让两人意乱情迷,这是一场竞争,输的人只能用身体作为战利品,臣服在对方的巨大的支配之下,任人为所欲为。

“小丫头,看我的同时还是要吃饭的,别分心啊!”顾明隆笑咪咪的,调侃的语气就像一个长辈说话,没多少隐秘心思在里面。

商悦不知为何隐隐的兴奋,在她心里蠢动的想法也渐渐成形。她听得入神,两个男人倒是开始聊些家常话,工作上只点到几个地方,商悦明白了,这是不想给她知道呢。

“专心吃饭。”顾衍光突然说一句。

顾衍光顺势地将话题带到公事上面,询问几个潜水机的细节,还有安全的问题,商悦听了一会儿才知道是要发展观光业呢。盛市海线规定深严,现在要开放给观光客使用赚钱,代表南纪港口可能也会开放给外来船只使用了。

她吃过他那根可怕的东西,知道他也会跟她一样兴奋地吐水,会变得更硬更大,硕大的顶端是最难的部分,但只要吃进去了,动作也会顺畅起来,她每次仰望顾衍光,他用汹涌满欲的目光低头回望她,她就忍不住想,她这样困难的吞嚥都能让顾衍光乱了呼吸,下面的嘴更小,顾衍光进去的时候,会不会舒服得直喘气?

“怎么不叫醒我?”染染一脸羞涩,拉着她手到沙发坐着,双腿不自然地併拢。

商悦全身赤裸,包着被子躺在床上看顾衍光神色自若的换衣服,连脱裤子也这么好看…从紧绷有力的大腿,瞄到刚发洩过却微微隆起的某处,商悦往上瞟,顾衍光平静地拉着腕扣回望床上的美人,拉着一条领带走到床边递给她:“繫上。”

“……老不修!”商悦哽了许久才憋出这么一句。

以观光作为第一步的试水温,想必也会引来其他邻近城市或邻近海域国家的觊觎,盛市治安上虽不如其他城市有政府把关,但交易更方便隐密,规定简单易通关,单是黑市交易而言,盛市将会是一个重大的枢纽输送带,且权力集中,比起其他地方派系分明,顾衍光三个字就代表了盛市,一句话,有事找他準没错。而刺激与危险,向来是吸引人潮的卖点之一,譬如巴西,暴动与糟糕的治安不会阻挡观看世足赛的人潮,而海洋与热情的阳光是永恆不变的珍贵资产。

这是大事,封闭十多年来的盛市终于要跟外面接轨,不再佔地为王,以国自居了!

商悦:“四爷,我跟你讨了两栋房子,你不会跟我介意吧?”

商悦本意是做游艇的老师,顾明隆硬生生把话染上了五分颜色,所有人都听懂了。顾明隆挥挥手笑着让他们离开,“放心!我做事有分寸,丫头回去问问你衍光哥哥,明天安心来吧。”拦腰抱着染染就上楼了。

商悦笑着没说话,只是心里本有许多话想问想说,此时说与不说倒是没什么关係了。她悄悄靠近染染耳边问了句,染染轻推了一下她,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商悦瞧了会儿又问,自己也忍不住羞红了耳朵,但一双美目还是直直望着人。两人这一番眉目传情,终于让两个男人的全副心神都给拉了过来。

“染染不是一个好老师,倒是一个好学生。”

“什么?”商悦没听懂。

“这是自然反应!”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

商悦笑:“你心疼啦?”

商悦与顾衍光到达顾明隆的住所时,已经晚了一个小时。满桌的佳餚美食无人眷顾,顾衍光同商悦逕自坐下用餐,过了一会儿顾明隆才满面春风的出现,商悦有些意外顾明隆的普通…,比起顾衍光的英俊霸气,顾明义的俊美邪气,他就像一个邻家大叔,除了那双顾家特徵的眉眼,有些风流倜傥外,脸上永远带着三分诚恳与笑容,就算身材有些走样,但结实又高大的模样还是很吸引人的。

商悦吐出嘴里的精液,仔细地舔乾净那根冷静下来的慾望,自动送上红唇索取欢爱后炽热的深吻,从男人口中传来不甘又兴奋的粗喘,让商悦不知节制地娇笑了起来。

“顾衍光,你心情好的时候说话毫无逻辑。”商悦吐嘈。

“你们顾家人真坏心眼。”商悦只是纯粹小女生脾气发作。顾衍光拢了拢她被海风吹乱的髮丝,揽着她说:“我喜欢你叫四叔。”突然又说了句不相干的话。

“睡觉呢,明儿再让她陪你玩。”顾明隆神色自然,丝毫不介意商悦知晓方纔他跟染染干了些什么。

染染嫣然一笑,自然透出的好气色衬得她肌肤更加雪白如玉,眉眼间全是温柔娇媚,早已没了商悦第一次见面的清冷傲人。

“四叔手下留情,染染白天还要做我老师呢。”商悦哽着声音说,耳朵微微泛红。

商悦双腿打颤,她眼神迷离,快被体内拍打的浪潮淹没,但顾衍光今晚一次也没有……“衍光哥哥…快给我…我要…”她鬆开双手,改握顾衍光最硬的地方,双手上下撸动,含着顶端叫着衍光哥哥。

“没地方住我们就睡船上,也是一种情趣。”顾明隆对手下细腻的肌肤爱不释手,越摸越上瘾,逼得染染不住往他怀里蹭。

“没什么。”

染染嗔:“怎么才过了一天,你就忒会取笑人。”

哼……

顾衍光疯了,他压着商悦肩膀上下抽动,小嘴紧窄的空间让他寸步难行,每下欲入咽喉,都让商悦忍不住吞嚥,压迫的快感令他失速地动作,直到喉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水面终于恢复平静,释放满溢的慾望滴落水里,激起一波波水纹。

商悦:“你很喜欢顾明隆?”

商悦脸热了点,低头扒了几口饭,没见到想见到的人,忍不住开口问:“染染呢?”

“你别顶了…啊…轻点…”商悦咬着唇趴在流理台上,凹腰翘臀的看着镜子自己情动的模样,小花核早已被咬入口中,放肆的舌尖舔开中间的细缝,模仿交欢的动作抽送着,嘴里都是她的东西,被吮着啧啧作响,全身都在彻底感受男人带来的刺激与舒爽,她越叫越大声,半瞇着眼睛腿绷得老紧,这个动作迫使她腰凹得更低,好让身后的人吃得更深。

商悦用完餐乾脆开始欣赏屋子,跟下午那栋屋子的温馨不同,这里的风格设计只有四个字:豪奢大气。最贵的花瓶、最硬的木材、最软的布料,最美的……女人。

顾衍光气息乱了点,商悦双臂靠在他腿上,清楚感受到他的紧绷,她第一次做时常滑出来,只能夹得更紧,胸前的沟壑深邃如断崖,人也几乎贴在他身下,红嫩的唇吻着好看的腹肌,舌尖沿着纹理舔着,蕩人心神的模样让顾衍光今晚初次有了射意。

顾衍光靠在浴缸边,她跪着吞嚥破水而出地直挺挺的深色慾望,如同水中莫测的怪物,让商悦呼吸越渐困难,次数越多,顾衍光越来越会忍,她怎么弄都无法让他早点出来。她灵机一动,起身用发胀的双乳夹住他,商悦正在发育,每天顾衍光又帮着她揉,她早已不是当初那青涩得吞不下的小果子了。

“你醒啦!”商悦站在楼梯口,看着染染徐步下楼,身上穿了件曳地的长裙,肩膀胸口遮得密密实实,一脸海棠春睡的样子,跟几个几小时前的她好像……

蓦地商悦细细啊了一声,全身轻微颤抖,等男人将手指插入,延续她的快感,她才慢慢睁开眼睛,望着镜中同样不着一缕的顾衍光,几乎都要开口求他了!

“哈哈哈!老十七乾喝醋呢!小丫头,我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要不是最近买了台潜水机,有可能等你生了儿子才能见到你。”顾明隆一眼就能看出顾衍光在想什么。

话锋一转,自然的提起他最近忙得热火朝天的事,见商悦兴趣颇浓,瞥了一眼顾衍光,见他淡定地盛了一碗汤放在商悦桌前,心里暗笑不已:“那台潜水机可不能随便坐,那是老美不要準备丢掉的,我花了不少钱才弄来,这可是正经事,玩不来的。”

顾衍光西装搭在手上,领带放在口袋里,解开三颗衣扣露出精壮的胸膛,微弯腰的姿态默默注视着商悦。商悦懂了,眼角余光见离别墅不远,推了他一把往前跑开,“厚脸皮!”

“说什么呢,两人都红了脸。”顾明隆一把揽过染染纤腰,细细欣赏怀中美人妩媚的神情,眼中流露出几分柔情。

“为什么害羞?”顾衍光双手撑在她两侧,衣冠楚楚,头髮还有些凌乱,这样一本正经的禁慾模样,商悦相处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脸红。

顾衍光瞟了商悦一眼,不作声。商悦几句话就被顾明隆羞得说不出话来,染染靠在男人怀里偷笑,娇嗔着说:“两栋房子不过让染染被取笑几句,四爷再多说几句,我们就快没地方住啦。”

“你这个女妖…我的小女妖……”

商悦斜眼看向餐桌上的男人,做了个翻白眼的不雅表情,说:“原本要找你出海玩的,看来只能等明天了。”

“嗯。”他喜欢看她各种情不自禁的反应,双颊泛红,无措诱人的从那张小嘴吐出可爱的声音来…体内一阵灼热,胯间又硬了几分,顾衍光认真考虑了好一会儿,还是起身扣上西装外套,“我让人送一套新的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