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努力加载中...

他想拉出被单,无奈被商悦用腿紧紧夹住,他只好打开她的腿,无意发现熟悉的湿润,眉峰一挑,勾着布料边缘探手进去,抽动了几下,再出来满手湿润,商悦被魇住,在梦中发出低喃的呻吟,被压住的腿试图挣脱。

“我没进去,只是含着。”他顺着耳后舔,凉凉的肌肤儘是一片湿热,大手揉着一边绵软,指腹夹着乳尖,低低的说:“变大了。”

顾衍光抬头看了她一眼,大滴的汗滑过他脸颊滑过下巴,落到她身上,他面无表情的低头继续吃着发胀的白嫩绵软。

“悦儿,醒醒。”顾衍光吻着娇嫩的唇瓣,下身有节奏的挺进,但他同时也怀疑自己的自制力,是否可以忍住不狠狠插进,不停吸他的小嘴?

顾衍光揉开了那对小翅膀,看着商悦在上面缓缓的动,娇娇地低吟,双手就能握住的纤腰绕着圈,不停让小十七顶着花核,湿漉漉的水声越来越大,商悦感觉到自己快要到了,快速摆着臀让小十七顶到各个角落,突然后面洞口一阵搔痒,商悦忍不住抓着他坚硬的腹肌仰着头浑身颤抖。

突然场景变了,他们在沙发上,她坐在顾衍光身上纵情放肆,因为她激烈的扭动,满身大汗不停彙集到交合的地方,那粗长的慾望若隐若现,顾衍光如同她晚上看见的男人,一身笔挺西装,只有胯间的拉链打开,她就一直不知羞耻的主动扭腰,甚至扶着自己丰满的胸,哀求顾衍光揉揉她们,商悦竟不觉得奇怪,私处传来又疼又舒服的快感,她好像高潮了很多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让顾衍光进来的,她只能搂着顾衍光的脖子,靠在他耳边娇喘地要他动,要他狠狠地顶她……

商悦跟他同床共枕时胸衣决不脱掉,衣着完好。不知这女人是梦到了什么,现下胸衣打开了,圆润的绵软抵着床单被压扁,她凹着腰侧躺着,翘起的臀部极易将那层布料卸下,顾衍光脱掉她所有衣物,只见商悦无意识地伸手到下面,纤细的手指动了动,他看了一会儿,确定她只是覆在那儿,才拉开那只碍眼的手。

“哥哥…好哥哥…”商悦想起所有承欢的女人该叫的方法,紧闭着眼专注已出现的白光,她再一下就可以到达,手下的动作不停,仍有一丝念头记得要拨开越渐深入的勃发,“老公…老公…嗯…啊!”

他极爱看商悦这最脆弱的地方,下面的小嘴可不是人人都有,他每次手指进去的时候都会被紧紧吸住,小翅膀红得滴血,他浅浅地抽动,吻着细细的花瓣安抚着,本来就多的水没几下就沿着他的手指溢出,越插越多,他嘴里的花核被他咬得硬起,淫靡的外露在毫无遮掩的私处,顾衍光感受到手指被紧紧吸了几口,平坦的小腹也跟着抽动,他慢慢退出手指,将那一手甜腻的水抹在两团绵软上,低头慢慢地吮净。

晚上那场春宫秀对她影响不小,在梦中她变成了那个放蕩的女人,让顾衍光对她为所欲为,什么撩人的姿势无须顾衍光开口,她早已自觉等待顾衍光的进入。

顾衍光是个有纪律有责任的男人,只要他确立目标,男女间的情事也会被他当做公事般进行。

“这样不行,你会不小心进去的。”商悦脸色鲜艳,她试图拨开顾衍光,反倒被他握住了手上下撸动,只听他咬着乳尖模糊的说:“要射之前我会出来,快动。”

他们靠着天生的本能,契合地向彼此求欢。

商悦就在慾望边缘,她半放空的感受体内不停抽搐,她真怕一不小心就勾着让顾衍光进来,一边忍着低吟,手覆上胸前的头抚摸:“顾衍光,出来好不好…我要…要到了……”

顾衍光突然被刺激到,匆忙后退握紧商悦的小手持续这快感,他积存多日的精液都射在平坦的小腹上,勃发的慾望仍不死心的拍打,勾起一丝淫靡。

天才微亮,一身清冷的顾衍光依言来接商悦,他看了眼手錶,才刚过四点,小女人肯定还在睡。他轻手轻脚的进入,床上有些凌乱,他等不及沐浴,脱了上身的衣物后就侧躺在床上,看着商悦蹙眉的睡颜,伸手一摸肌肤透着凉,被子也不盖好,着凉了可怎么办……

顾衍光也配合她的动作,缓缓挺腰顶到娇嫩的花核,刺激着商悦颤抖着腰,却一次次迎合他的欺侮,用脆弱的花瓣感受又硬又烫的慾望,腰抬得更高,要让里面那一对小翅膀也感受顾衍光的坏。

“叫声好听的。”顾衍光仍旧不抬头,闷闷的说。

顾衍光决定洗个澡再出来,因为彻夜工作而疲累的大脑,开始兴奋了起来,高浓度的酒精在腹内流动,勃发的慾望高高顶起,他出来的时候商悦又换了个姿势,顾衍光吞嚥了几回,才躺上床。

他的丫头长大了,知道求欢了。

场景又回到床上,她两只小腿就勾在顾衍光的肩膀上,被他死死压在丰满的胸口,拢起深深的沟壑,顾衍光的大拇指灵活的逗弄着她早因硬起而外露的花核,她的私处晕红似血,跨骨也被他撞得好疼,每一次狠狠被劈开的顶进,退出又紧紧吸附住他的销魂快感,让商悦说出许多忝不知耻的话,她感觉到顾衍光越涨越大,她里面都要被他撑坏了,一思及此,吸附住小十七的内壁不由自主地狠狠收缩,顾衍光从喉间发出沉沉的闷声,她见他恼羞成怒,笑得妩媚又放浪,她一手绕上撑着身子的健壮左臂,一手伸进他嘴里,听见他低吼着骂她小妖精,阵阵的白浪将她拍打上岸……

“嗯嗯…顾…顾衍光…?”商悦一半仍在梦中,看着顾衍光隐忍克制的表情,她熟悉的回吻,接纳他放肆的舌,吮着缠绵。只是这感觉不对,有别以往的充实与更大的空虚感从下面传来,她趁隙往下瞟了一眼,吓得偏头,“顾衍光!你不能进来……”

只是梦里的顾衍光不再是禁慾有耐心的男人,他霸道地压在她身上,嘴里不停咬着她早已肿大的乳尖,好似她是勾人食慾的甜点,入口即化,所以他不停地舔舐含咬,她的胸部变得好大,顾衍光像个贪吃的孩子,埋在里头怎样也不肯离开,她求了好久才引他抬头望她一眼,只是嘴里叼着乳尖散乱着头髮的模样太过性感,商悦不知羞耻的挺起腰,磨着她熟悉不已的小十七,让那粗大吓人的慾望慢慢顶开她紧闭的花瓣,沾染上她黏腻的水液。

顾衍光没反应,只是顺着她挺腰的动作撑着不让她放下,他几乎就要触碰到最脆弱的那层膜。

每晚顾衍光都会压着吻她,又深又缠绵,总是一次次用舌头舔吻过她的牙齿,绕着她舌头打转,然后重重一吸,听到她嘤咛一声,然又如此重複循环,吻到他们都有了彼此的味道,她只会娇吟求饶,才沿着脖子慢慢吻下去。胸前两团绵软早已被他捏得发红,逐渐饱满圆润的乳房,上面点缀着一颗樱红,周围是淡到看不见的晕红,私处光滑不见一丝毛髮,紧闭的细细花瓣透骨的白,他稍稍一摸就会泛红,这样全身白嫩到极致的动人身子,总是能让冷欲的顾衍光腹间一阵灼烧。

好听的是什么…?啊……她又被一次抽插刺激,臀部忍不住抬起让他进得更深,商悦娇娇的呜喑:“十七…十七爷……”

他将硕大的顶端让小翅膀含住,因为外物而被撑开的小嘴,贪吃的让顾衍光青筋贲起,但他答应了不进去,即使顶端兴奋地分泌,与她的水液交融,他仍是克制力极强的,只在外面慢慢的抽动,让要命的小嘴含着,这样也让他舒服的吸气……

商悦睁开眼睛,额上薄薄一层汗,她呼吸困难地翻了个身,私处是难忍的疼,她呆怔了会儿,确定今晚顾衍光真的没有回来,才缓缓放鬆身子躺平,只是那种被颤抖地劈开,灵魂都裂成两半的失速快感,让商悦余悸犹存。

顾衍光揽着商悦一个翻身,就让女人跨坐在他腰间,他摸了摸里面那对小翅膀,听说这样的女人特别敏感,随便一刺激就会大量喷水,尤其男人一进去之后,多了张更小的嘴含着,几乎能让所有男人把持不住。

商悦不知自己对顾衍光的吸引力有多大,只以为他是单纯的想要。因为她不让他进来,顾衍光就用他所想到的技俩让她在他怀里颤抖,就算只绕着外面打转,她也能出水得一塌糊涂。

顾衍光决定要做的事,没人能撼动他。商悦脸红的滴血,听从他的话熟练地替他纾解。可她自制力不及他,无法控制本能反应,即使努力忍住了,还是收缩吸着慾望的顶端。

他喘着气,低下头安抚吻着合不拢的小翅膀,手插了进去摸了几下,双眼澄澈有神,语气中带了一点自得:“放心,没事。”

商悦闭上眼睛,素手缓缓覆上私处,薄薄的布料清楚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动情,她好痒…但她无法像梦中的自己那样坦白大胆,商悦腿间勾着被单,自觉性的开始款摆纤腰,试图纾解那难熬的空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