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 下一章:第18章 *

努力加载中...

“没有…只是睡不着……”小手抓紧被单。

商悦站在莲蓬头下,使劲沖刷细腻的皮肤,脑海中止不住一直回想起方才淫靡的场景,那一根根可怕肿大的慾望,空气中湿润腥甜的气味,女人身上欢爱的痕迹……她身上也有过,而且腹内空虚搔痒难当的感觉,让她下面湿得都遮不住。

但她不知道怎么找到他。

“你逃走了又能走去哪?我妈跟人跑了,我爸半年三个月的不回家,要不是被抓来艳楼,我就要被送去收容所等人领养了。那会不会又是一个地狱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庆幸我现在还有自主的权力。”恬恬苦笑着说。

“我不敢,但我说过,我不是老十七。”顾明义听懂她的一语双关,缓缓收回那只脚,商悦碰地一声甩上门冲进浴室里。

“什么工作?”

染染突然说:“我来之前早就不是清白的人,我继父跟四爷差不多大,强了我时也不管我有没有成年,拿他跟四爷相比辱没了四爷,但四爷比我以前遇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对我好。”她毫不掩饰厌恶,一说到四爷才收敛了些。

恬恬笑:“你还真想在这儿待着啊?明天十七爷肯定回来接你,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只希望你能如你所愿,好好生活才是正经。”

“大小姐,有什么事?”

洗到皮肤发皱了商悦才踏出浴室,房间已有两个女人正在等待,忍不住皱眉,莫名讨厌起顾衍光,才来一天,就有那么多人找她,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要了她只是因为她的目光没有像她们一样痴热疯狂吧。

“你知道…顾衍光的电话吗?”

“什么意思?”商悦不解。

“你见到谁了?”染染问。

“三爷会带你去小屋子肯定是想让你讨好十七爷的啦,听说十七爷以前身边只有初澜一个人,现在只有你,自然没有初澜贴心,趁十七爷对你还上心,要不想着法子对十七爷好,不然以后日子可难过了。”不过谁敢用十七爷抱过的女人,但没有男人要的女人更没有价值。恬恬这话自然没说出口。

那稍微清冷的女人点了下头,眉眼间的妩媚掩不住的勾人。商悦有些面善,只听到恬恬说她们是一同被抓来后,随即恍然大悟,有些激动地问:“你们还在这儿?”

离开的时候,顾明义依旧没有让人来纾解他高涨的慾望,他无所谓地顶着胯间大大的隆起,走在商悦身后送她回房,商悦背脊发凉,快步走进房里欲把门关上,顾明义一脚卡住,灯光大亮的走廊,将他眼里的慾望照得一清二楚。

“哦,那你明天会来接我吗?”

K瞠直了眼,他压了压眉间,就为了这小事打扰他的好事……,他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码,“我是K,悦小姐有事找十七爷。”随即递给她,“打完了就睡觉!熬夜对皮肤不好!”他气闷地走了。

顾衍光看着早已暗下的手机发呆,抬眼望向装作淡定的众人,淡淡的说:“家事,继续。”

“你在干嘛?”商悦问。

“嗯,那我睡了,晚安。”

“你就是商悦吧?”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满面笑容,她亲近地拉着商悦的手,商悦下意识地躲开,她也不恼,只是抱歉地笑了笑,说:“我是恬恬,”指了身旁的女人,“她是染染。”

商悦知道,今天这场聚会已大功告成,那女人将会死心塌地的待在艳楼,成为里面大多数的女人一样,为了她们的目标努力出卖身体换取想要的一切,但这并不可耻,支配她们的除了心里的慾望,还有被彻底开发过,敏感到被男人稍一触碰,就会出水地一塌糊涂,颤抖高潮的身体。

那些个个往盛市地上跺上一脚,就能让盛市地震超过三天的大人物们,此刻不停换着法子折腾那早已昏过去无数次的女人,他们没有使用暴力没有药物,只是利用人类最无法抵抗的原始反应,引发女人身体内最基本的的渴望,无限放大,无限不满足来让她心甘情愿地臣服在他们底下。

染染也点头:“四爷说你是十七爷的心头肉。”

“原本是要给发配出去的,只是在训练期间表现得好,所以才留了下来,现在我们都有固定伺候的先生,虽然不及你幸运,但也是说得上话的人物。”恬恬这话本就没有其他意思。在这最惨是被一般人挑着服务,工作时间长,人又多又杂,有些怪癖根本无法忍受。

染染又喜又嗔,清冷的面容染上粉红,面如桃花,妩媚又清纯的模样也让商悦看直了眼。

商悦轻轻将电话贴上耳朵,那边果不其然传来一声熟悉的“是我。”

“你敢吗?”商悦冷笑。

恬恬望向商悦,“不管你当我们是什么,我跟染染都不想回到过去的生活,你家里肯定不错吧,说句实在话,你长得这么漂亮,书读得也不差,肯定能找个好对像嫁了,但有哪个男人比得上十七爷?你回去了人家还怀疑你的清白,几句话就让你拎不清自己。”

“晚安。”

恬恬取笑:“你开口闭口都是四爷,会不会做梦的时候都叫他的名字啊?”

一旁的顾明隆不客气地大笑出声。

“四爷?”商悦有些震惊的看着染染,她记得四爷家里有人的……儿子不过是恰好听过一次声音,只因为也是跟在顾衍光身边的人。

将近半百的男人自然懂得女孩子的心里在想什么,商悦心里叹息。她们竟然比自己还要清楚想要的是什么,她浑浑噩噩在这待了几个月,想要逃走却什么也没做,只是晚上的惊吓还未退去,她无法思考太多,只能希望她们两人多来看她就好了。

“走开!”商悦低吼,只是方纔的事已经耗尽了她所有心力,声音小如蚊蚋,根本不堪一击。

“嗯,被欺负了?”语气冷下三分。

门外的顾明义轻声一笑,看着那门一会儿才离开。

“工作。”

顾明义微一抬下巴向商悦介绍:“那是盛世银行的总裁。”同时举了举杯向那处示意。

“结束了就去接你。”语气又暖了五分,电话那头突然有些吵杂。

“看完了吗?”商悦冷冷的问,眼里的氤氲也消失无蹤,她看向那群淫乱的人们彷彿只是在看只为洩慾用的小黄片而已。

目送两人离开,曼妙的身姿从背后看也引人遐想,商悦躺在床上,不知顾衍光在干什么?她突然想听听他的声音,她……想他了。

商悦见男人也笑了笑,太暗看不清他,但明显感受到他精明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而后摸了摸自个儿胯间女伴的头,女伴顺从地移开,男人撩开西装外套,拍拍那女人的屁股,正被刺激地出水的她顾不得频频颤抖的身体,一鼓作气往那硬得挺直的慾望坐了下去,一声高高的长吟,再一次地昏了过去。

耳边淫声靡语,商悦无法掩饰她动情的反应,顾明义的眼有些像顾衍光,她瞧那细长的弧度,眼里的精光与一闪而逝的冷酷。商悦全身发冷,脑中乱糟糟的,好多声音穿透过大脑,私处湿润的触感让她苍白的脸透出一抹不自然的晕红,忽觉火烤,忽觉冰浇。

顾明义冷眼看着那女人自己掰开臀瓣,小穴含了一根还不够,后面使劲扭着腰求人插她。在她后方的男人,戴着一副金框眼镜,百般聊赖地坐在那儿,他胯间埋着一个头,是他带来的女伴正努力卖弄技巧替他服务。

商悦是特例,要从艳楼手中带走一个人代价昂贵,本来他们的老闆就是盛市最高权力的人,谁能越过他去?这样的目标太无法企及,她们也不怨,除了特定的日子,其实生活过得享受又清闲。恬恬看起来很适应这里的环境,说话间不见委屈。

“这里哪个大人物没进过艳楼。”恬恬实在的说,“听说你方才去过小屋子了?怎么样?”她颇感兴趣的问。

“十七有耐心等你,我可没有。”顾明义好心情地望着商悦毫无血色的小脸,怎么这么美呢,镶在精緻小脸上的那双眼,他越看越觉得比老十七的还要动人,他威胁别人都没有这么轻声细语过。

“……G市的环保局长来了,有个政策正在谈。”顾衍光淡淡的说,无视于现场二三十人的注目。

商悦说了几个人,两人均是一脸兴味盎然的表情。恬恬说:“那女人可真是走运,以后伺候的人都在小屋子里面了,不管是谁,起点也跟我们差不了多少。”

“盛市是靠权利跟金钱说话的地方,只要你办得到,没人敢对你无礼,你知道我曾经被同班的男学生欺侮吗?”她喘了一口气,“他们当然没得手,只是被我踢了几下命根子,父母就来学校哭天抢地的,在这儿,没照规矩来对我们动手动脚,痛殴一顿还算是轻的。”

“我现在不过伺候三五个人,只要听话,他们都对我挺好的。”恬恬笑着说。指着染染,“她倒好,伺候四爷一个人,现在除了你之外就属她最享福了!”

床头柜有一个电话,她记得K的房间电话,没一会儿K穿着浴袍打着呵欠的进来,商悦第一次看见K衣衫不整的模样,他一直都是精緻而挑剔的。

她俩三言两语说了一会儿,见商悦厌厌地提不起精神,恬恬说:“你不会以为我们是来找你逃走的吧?”

商悦怔了一下,“是三爷叫你们来的?”是了,不然她们怎么能轻易进来。

染染面色羞赧,明显是被呵护宠爱的模样,“四爷对我好,其他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