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努力加载中...

这里的男人明显身经百战,够会忍花样也多,有个还要将慾望插进双腿间磨,女人早已因为那空虚难耐的感觉敏感不已,离高潮只剩一步,才磨了一会儿又高潮了一次,跳蛋滑了出来,那个魁梧的男人手指插进去摸了下,女人被刺激的频频出水,双腿湿的不成样子,“里面只剩五颗葡萄。”

只是他是个护短的人,当初这丫头也是在他手底下出去的,他拍掉丽娜不规矩的双手,“好了!让人进来帮她,你少动什么歪念头!”

连初澜都被打回原形回艳楼了,这里是盛市最势利的地方,要不是初澜还真有几分本事,旁人也唸着十七爷的余威,否则连一般人都能点名初澜作陪。

只是女人不自觉扭着腰的妖娆模样,让人发狂,女人年纪看着不大,那屁股已经又圆又翘,臀肉随着动作晃动,明显就是被人揉大插过的。不知何时全场安静下来,有带女伴的早已将人摸得气喘吁吁,衣衫半退,一双眼还盯着台上的女人,气氛淫靡且放蕩。

“悦小姐请转过身去。”丽娜沙哑的声音毫无情绪,商悦潜意识里仍是惧怕她,当初丽娜对待她宛如牲畜待价而沽,看着她的眼神像是看上一个能激起她狩猎的猎物,在艳楼的那段时间,商悦只觉得不堪回首,只有想起顾衍光,她才略安下心神,沉默地让丽娜在她身上针灸。

“要不要跟我玩啊?”说完自觉不对劲,咳了两声再补:“正经的,是我说错话。”

话正说完,人就来了。丽娜走到床前看着商悦,她虽已迈入中年,但光滑的肌肤,曼妙的体态仍是妖娆,只是那双眼眸太多故事,就像商悦那晚被绑架的大海,她看不尽她的喜怒哀乐。

“有哪位先生愿意提供自己的“存粮”,好好餵餵这小骚货,她掉出了本该请各位享用的水果,只能灌满她的肚子让她学着怎么夹紧。”那男人朗声说完,就有人举手说愿意,确定了人选后女人已经明白游戏规则,到了一定时间没把人吸出来,就要被塞入跳蛋,可里面满满一整串葡萄啊!她怎么忍得住!?

“十七现在怜香惜玉,以后可有你受的,学学别人怎么讨好对你没坏处。”顾明义漫不经心的拒绝,他半躺在沙发上,其他座位已经有男人摸着自己自渎了,商悦脸色难看到极点,起身就要离开,顾明义一把抓住她的手,力道惊人,他淡淡瞟着商悦:“你就继续作,作到你也被丢上台让男人干。”

K低声咒骂,没注意到床上的商悦睫毛微颤。等K离开了,商悦让进来伺候她洗澡的人出去,脚下有些无力的往浴室走去,这里不是她以前住的房间,但绝对是最好的。

女人下意识缩紧了肚子,又闷哼一声,里面的东西太多,涨得她难受,蒙眼的布条被解下了,那是一双极其美丽的眼,顾明义忍不住看了商悦一眼。

他们进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开始了,小檯子上有一对男女,女的估计是刚来的,全身只穿着一条丁字裤跪在那儿,眼被蒙着,脸上有难掩的惊慌,只能配合男人的指示动作,紧张无措的姿态并不减兴致,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揉着她小花核,边往私处塞了什么东西,女人低低喘息着,手里握着滚烫的慾望,像小狗一样舔,男人忍不住了就塞进她嘴巴里,手里塞东西的动作才减缓一些。

丽娜低笑了几声,双手勾着K的脖子,靠着他胸膛,沙哑的嗓音流露些许温柔:“我的念头只有你,别把你的仁慈给错人了。”说完施施然离开。

商悦不太想去,但看顾明义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点点头答应。只是一到那儿,脸又黑又白,忍不住瞪了顾明义一眼,哪里是正经的!?就知道顾明义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那也不是你说了算。”

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人知道他快射了,赶紧吞入慾望让男人将一泡泡精液射进她嘴里,嚥下了才被男人打着屁股,慢慢爬着往沙发区前进。

这里的男人可有十来个,有女伴的发洩完了慾望还是高高顶起,这女人看起来这么嫩这么小,大胸翘臀的,那两片微微红肿的花瓣比她脸上的红晕还粉红,这样的极品难得艳楼捨得,这下男人们发狂了,故意让女人夹不住跳蛋跟葡萄,这样能干她的人就越多,女人也蒙了,可她只能继续伺候着男人,努力不让自己高潮。

“我知道,谢谢你。”

还蒙着眼的女人自然看不见路,只能听着身后男人的指示前进,这期间被揉了奶子摸了大腿,用鞋尖刺激着乳尖,终于爬到靠门边的沙发时,她已经被挑逗的全身发汗,虚软无力了,男人低头看了下,屁股又被扇了两下,又红又白的视觉刺激令人更加兴奋。“夹紧!掉出来了再塞进你肚子里!”

房间灯光特意调暗,中间有个小檯子,旁边围了几个沙发,最中间自然是留给顾明义的,他也不特意介绍商悦,无视她的表情,接受大家的问候就兴味盎然的坐了下来。

K看着商悦即使睡着也拢起的眉,心想这丫头看来也不是他所想的那般快活啊?一旁的丽娜突然出声:“这丫头不能留。”

顾明义喉头上下滑动,声音还是冷静的:“小美人要乖啊,十七那会儿照顾你这么久,外面早就翻天了,他不看不行啊!”

只是这天过去了也没等到顾衍光,顾明义笑嘻嘻地进来跟她说顾衍光让她好好休息,商悦心里空落落的,坐在那儿不发一语。顾明义端详好一阵子没见的小美人,被顾衍光细心的照顾,出落得水灵动人,尤其那一双眼眸,比他在非洲看过的钻石都美。

发红的耳朵突来一阵热气,只听顾明义小声的在她耳边问:“湿了吧?”

“呵,”刺耳的笑声与丽娜亮丽的外表格格不入,她指尖滑过商悦每一寸肌肤都留下浅浅的痕迹,下一秒又消失无蹤,“我们是为慾望而活的,看看她现在这副样子,十七爷对她可不是一般的上心。”

这时她身后那名男人拿了跳蛋,往两旁拨开她合不拢的花瓣,将跳蛋塞了进去,女人没料到这一下,一个闷喊就颤抖着身子高潮了,跳蛋顺着她大量的水掉了出来,细眼一看,还有晶莹大颗的葡萄。

有时候商悦觉得丽娜的眼光,比艳楼任何一个男人的眼神还要炽热疯狂。

K当然知道丽娜的意思,这丫头明显还是个处,这艳楼就被她捏在手掌心,一哭一笑都能让十七爷决定他们的死活,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十七爷早就有动手的想法,楼主好大喜功,竟然找商悦回来。

“我要走了!”商悦怎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刚进艳楼的人,都是要在众人面前被训练调教的,可能是艳楼自己人,也可能是像现在这样,被客人围观,客人看上喜欢了,硬到受不了还会上台助兴一把,当然顶级的女人是不可能被上的,但是摸摸奶子,用手插进去还是可以的。

K挑挑眉,说:“十七爷将你送来这儿就离开了。”

商悦因为中暑脑袋很沉,有些反胃,全身都是汗特别不舒服,K见她这样又说:“等会儿丽娜来让她给你插几针,你要不要先洗澡?”

商悦看到K的时候有一秒以为自己还在艳楼当性奴,见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想起了自己为何在这里,只是……“顾衍光呢?”

商悦的都比不上她的美,但方纔的画面明显让商悦动情,小脸红扑扑的,双腿併拢,靠在沙发背上无措的看着那对男女,顾明义又看了几眼,目光滑到商悦细腻的小腿,心里默默骂了声。

商悦额上都是一层汗,她呼吸急促,全身发热,耳边都是男人们不堪入耳的调笑,顾明义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那明显肿胀的跨间,商悦瞄到了就不敢再看他一眼。

顾明义还是第一次被人说谢谢说得语噫,怎么以前都没遇上像小美人的女人呢?一声谢谢也可以说得这么温婉。

商悦全身僵硬,挣脱了顾明义看着台上的一切。女人私处被塞满了东西再也受不了,已经吸得让男人释放了一次,男人也不为难她,只是让她起身给他乳交,大嘴一口就含住那娇嫩的嘴,全场的人都听得见那湿润的声音,动作慢了,就得用舌头舔湿那根硬硬的,然后又开始夹着打。

女人一边要忍受体内的跳蛋,还不能夹得太紧,以免葡萄没了,又多了一个可以享用她的人,一边努力吞嚥嘴里巨大的慾望,第一个男人终于射在她嘴巴里时,她嘴巴已经麻木了。

女人跪在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腿间,拉下拉链掏出硬挺的慾望就开始吞吐起来,男人被吸得频频吸气,靠着椅背仰头享受,过了好一会儿,男人的慾望已经塞满女人的嘴,半根都在外面,她还是很努力的吞嚥,并抬头看着男人,男人被看得又是一紧,女人更加卖力上下含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