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 下一章:第16章 *

努力加载中...

K:“去帮我请丽娜来。”

顾衍光已经一段时间都是自己用餐了,看到商悦下来他眼一瞇,一旁的管家会意,转身悄悄离开。商悦站在顾衍光面前,方才憋得一股闷气已经没有了,今天穿着白衬衣西裤的他,清俊不凡,少了些平日的冷凝,但她还是有些郁闷。

“啊?”

“早安。”商悦闷闷的回。默默的吃粥,看顾衍光已快要吃完,心念一转,问:“我今天能去艳楼吗?”

顾衍光就该是生来让人仰望的,他沉稳的自信使人信服,他果断的手段让人忌惮,商悦无法不受他吸引,每天朝夕相处,身心灵越来越接受他,她就怕自己到时候真离不开他怎么办?

不过,他更多的是耐性。

想起之前顾衍光笃定的要求她做他的女人……商悦紧闭着双眼,内心大喊:我不想只做你的女人……

晚上本来睡在自个儿房间好好的,顾衍光硬是把人抱到他房间,商悦被迫做了大半夜技术活,现在伤好了,顾衍光的眼光越来越炽热,全裸的健壮身躯贴着她散发无以言喻的性感,商悦都担心他反悔,她更怕自己……屈服于自己的慾望之下。

商悦一抬头就看见顾衍光向她走来,两旁的人不敢直视,只是微低着头用眼角觑着他们,商悦突然那点挫败又消失了,被顾衍光那双金黑色瞳眸看着,她所有準备好的话都吐不出来。

“没事,我坐这儿等你。”商悦随意指了附近一张椅子走过去,顾衍光看了她一会儿也跟着坐下。

那流氓真不识好歹,竟然敢邀请她回去艳楼露露脸!商悦本就对那地方无甚好感,即使洗白了还是一红灯区,儘是拿女人寻欢作乐的男人,什么托她漂白有功,怎么?做顾衍光的女人从艳楼出来还可以受人崇拜了?!

初澜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走了。

K点头:“是。”

顾衍光眼睛又瞇了瞇,没接话。

“悦儿。”

“怎么了?”

那家餐厅的接待员也傻了,坐就算了,这对俊男靓女哪里来的啊?排场可不小,挡在门口客人看到都不敢进来。她职责所在,硬着头皮想上前请他们离开,马上就有一人上前挡住她,对她说了几句。

只是他没想到商悦这么固执。

商悦兴沖沖的跟他上车,只是到了点却不是艳楼,她也不说话,有耐性地陪着他,一个点一个点走着,看着被人簇拥的顾衍光,她落在队伍后面,最后越离越远。

“不行。”

“累了?”抹去商悦一头薄汗,她大伤初癒,天气又这么热,顾衍光看着她微微发白的小脸,一摸还是凉的。

顾衍光像阵急惊风来了又走了,初澜掩不住一脸失落,方才眼底的惊喜强压不下,反正破罐子摔坏了她不怕,但顾衍光连一秒都没有在她脸上停留。

她觉得有些挫败,但又不能跟顾衍光说。

管家很熟练的靠上去耳语了几句,商悦又啊了一句,原本清纯无辜的表情,慢慢冷凝了一下,竟然有几分顾衍光目下无尘的味道。

“十七爷?”

“昨天那谁……盛情难却啊,我在家里闷透了,想出去逛逛。”

他看到自己走进大雾里,明明看见了商悦,却看不清楚她的轮廓,但感觉到商悦很高兴,两人一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笑着走一步跑两步,而他踏着稳定的步伐,他干嘛不追上去呢?丫头跑得又不快。当这念头涌上,商悦突然一个转身,就消失不见了,他停下脚步,也不觉得慌乱,只觉得心里空蕩蕩的,一个呼吸停滞,顾衍光听到了自己大力撞击的心跳声。

那两排手下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顾衍光坐在人家餐厅外等候区的椅子上。

只是三天两头被假借求见顾衍光,实际上来讨好她的人们给烦透了,顾衍光若是这么好见,她当初也不会认不出来继而跟他求救…扯远了,商悦冷冷看着面前头上一条疤,长得凶神恶煞却笑得一脸慈祥的流氓,她出神的想,顾衍光俊逸非凡,气势凌人,怎么他手下没沾染到他一分气质,反而跟街头的地痞流一样,毫无违和感?

顾衍光已经站起来,手臂挂着西装,一副就是成功上班族的模样,看着商悦最后他只说:“走。”

“请悦小姐务必赏光,赏光。”流氓一脸讨好的笑。

“你答应了啊。”商悦不到三秒变身流氓。

商悦有点想通了,她没有任何办法逃出盛市,顾衍光的身份太惹眼,之后又来个绑架,看住她的人更胜当初,现在根本是插翅难飞。况且她被绑架时拨出的那通电话……,商悦本就不是固执的人,机会到的时候她会抓住,若还没,她只能耐心等待。

“顾衍光,你能不能听话一点。”商悦低语,在这人车嘈杂的马路上,她的声音随着热度蒸发在空气中,但到底顾衍光听到了。

顾衍光睁眼,手下小声的说到了,大步下车踏入艳楼,这里也有为他準备的房间,他将人放在床上,向外面候着的人看了一眼,初澜也在,他指着初澜身边的人,“照顾好她。”

“谢谢你的邀请,我会考虑的,管家爷爷,送……客。”商悦顿了一会儿想不起这个唠叨了一个多小时的人到底姓啥名谁,挥挥手,转身就回房间休息。

只是看到床边多了一个梳妆台,上面都是她的东西,商悦有些发愣,进了化妆间,原本只有一条毛巾现在成了两条……每样东西都是成双成对,她不死心,开了顾衍光的衣帽间,看到自己五颜六色的裙子时,她果断下楼!

“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对他喜欢的女人,你懂吗?”商悦真觉得有些头昏,看着顾衍光白衣黑裤一身西装,仍是淡定自持的模样,“你要…你不能让我这样走啊,我会追不上,我又不是你,我自己一个人…很可怜的……”

时日越久,越发觉得商悦小姐挺适合主人的。

顾衍光回来的时候在房间没找到商悦,他习惯性的转弯打开了隔壁房门,同时想,要不要把这间给拆了呢……?

商悦醒来时天已大白,夏天的太阳不过九点就已炽热,看着KING SIZE的床,心想自己可真是睡死了,什么时候被顾衍光抱来都不知道。

“早。”

床上的人儿好似熟睡,他走近一看,眼角还有晶莹的水光,他轻手拭去,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商悦。那些人烦虽烦,小事敢来找他,无非是希望替他们增点光,办起事来方便,加上他手下人不能不认识商悦,他是刻意将她推出去见人,坐在那听废话也不会太无聊吧。

顾衍光怀里是昏过去的商悦,他下令开车过来,方才商悦说的话他都听清了,颠三倒四的,他静静的抱着人站在阴影处,无视路人打量私语的态度。上了车,说了句去艳楼,脱了外套盖在商悦身上,心里觉得躁郁闷热,脑子一直迴荡商悦说的话。

管家站在商悦身后,看着一个口沫横飞,一个眨着雾濛濛的眼出神,也不知在想什么,时而皱眉时而浅笑,让艳楼楼主惊疑不定,频频以眼神询问他。

商悦再怎么调适,被这样一说还是觉得有些耻辱,连日来被半囚禁的心情又蒙上一层阴翳,索性躺在床上补眠休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