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努力加载中...

那凹着两颊,抬眼打量他的放浪模样,顾衍光中毒般死死盯着,商悦丝毫不知自己的眼光有多让人发狂,只是口中越渐肿大的小十七越发吃不住了……

“胡说什么?”顾衍光觉得商悦无理取闹。

反正已经免疫了,就算现在来个暴风雪,她也不怕。

顾衍光喉结上下滑动,大手揽得更紧,“你愿意了?”

“……我累了,伤口不舒服。”

“我的小宝贝……”顾衍光拉起她狠狠的热吻,他摸了摸下面湿到不行,满足的低语:“想要?”

泫然欲泣的语气让顾衍光恋恋不捨的住口,他还咂了咂嘴,只听商悦委屈的抱怨:“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好不了,以后不要我的时候可以嫌弃我啊?”

“是吗?”顾衍光冷静自持的否定。

“上厕所……”商悦已经憋了一会儿了,方才管家进来的时候,她多希望顾衍光因为工作而暂时离开,顾十七只是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让人出去,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别用牙齿咬,含,舌头顶着……乖。”商悦一身细皮嫩肉在手也能坐怀不乱的顾衍光,因为小巧的口腔包围,头一次有了纾解的管道,比起软腻的手更加欲罢不能,他粗重的呼吸着,把腿间的头压得更低,手下一头如瀑的发,绕了几圈在手中,制住了因为吞嚥困难而想要退开的小脑袋。“乖,舌头伸出来。”

要不,吃了?

顾衍光将人放到床上也开始解商悦的衣服,商悦配合地脱掉。她的复原能力实在差得可以,都快一个月了那枪伤还是隐隐作痛,只是胸前的瘀青只剩淡淡的青紫色,其他的伤口开始结成疤,在她白皙的身子上扭成一条条丑陋的蜈蚣,顾衍光虽然每次复健脸色都是黑了再黑,但最让他介意的反倒是胸口的瘀青。

商悦难为情看着站在跟前的男人,脱裤子就算了,还要这样……“你先出去好不好?”她不敢指使他,只能小小声的询问。

商悦靠着顾衍光轻轻磨蹭,试图让那微微的麻痒感减退一些,顾衍光最近实在是被商悦弄得慾火中烧,今晚又在他身上无意识的蹭,他自制力再强大,也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迎合求饶。

顾衍光如若知道商悦此时的心声,怕是不会让她下床。幸好他不知道,等他终于洩了满满一身精华给商悦,享受着极致的温暖,按着她头的手还未鬆开,商悦只得含着大家伙慢慢把精华吞下去,也顺带舔乾净了。

他将人放在腿间,轻轻压着她的头往前,“乖,做了这次就好。”

“顾衍光……”商悦早已失去理智,那些羞人的话她说不出口,只得勾开小内内带着他的手探进,咕咚一声整个手掌都是水光,见商悦自己上下动着,晓得她只差一步,索性就让她自个儿来,慢慢加入手指屈着让她撞,姆指压着兴奋的小蕊珠磨,没多久只听商悦呀地一声,他浅浅动着,唇舌温柔的勾,手退出都是满到接不住的水,他抹在逐渐妖娆的曲线上,一口一口的吃掉。

……她真不是这个意思。

反正小丫头每次被他吻的浑身发软只会哭着求饶,他给她几次舒服,趁机试着弄弄看,那里边太小了,他每晚手指都被夹得紧窒难行,他的比手指大了不知多少,挤进去不疼掉她半条命?

“养病呢。”商悦被吻的红唇艳艳,全身只穿了小内内,自从跟顾衍光说胸口疼之后,顾衍光除了白天给她穿内衣,晚上被子底下几乎是全裸的,她虽然羞涩,但习惯的也就不觉得怎样,因为只有顾衍光一个人看见。加上这阵子他的确安分守己,排除眼神越来越可怕,小十七硬得让她双手痠软,商悦原本警戒的神经也放下了大半。

顾衍光听了微微的郁闷,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有口难言,就是吃几口怎么了,他只稍微嚐了前菜,大餐都还没看一眼呢,这种吃亏的感觉他不喜欢。

商悦从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光起身都会疼,但她儘量不喊疼。只是整天在她身边的顾衍光怎能没发觉?他什么也不做,一手巴着口鼻就盯着商悦看,商悦被他看得心慌意乱,但最让她难以启齿的是……

顾衍光双眼泛红的看着商悦想。当事人与顾医生被他这样如狼似虎的眼光看得背脊一阵发凉,顾医生很有职业道德,临走前还是叮咛了几句:“虽然没大碍了,但伤口开始痒了,睡觉的时候别抓,咳咳…也别做太费力气的事。”

商悦看着眼前巨大丑陋的小十七,上面湿润润的水光是她弄了一阵子的关係,只是前端像鸡蛋般大,根部青筋盘绕,从黑丛丛的毛髮中直挺挺的对着她点,她有些发昏:“我没做过……”

顾衍光静静盯了一会儿,离开的时候顺手把门带上,商悦知道他就在门外,关上的时候同时锁了门。门再度打开就看到顾衍光冷冷的表情,她只伸手:“抱。”

小十七根本不小,时间越久,肿大到她一想到以后要放进她下边,肚子就忍不住紧缩,下边也开始痒了,商悦现在每晚也是被顾衍光餵得饱饱的,那种全身徜徉在暖暖的海中,得先经历过被抛向空中的急速刺激感,商悦又怕又喜欢,但今天顾衍光只专注在口活上,等他高兴过了不给她弄怎么办……

“咳,十七爷,悦小姐年纪小,可能撑不住…咳…可能儘量减少次数……”顾医生这样说真的挺客气了,房事当然不宜进行,万一伤口裂了不是好得更慢?而且这种状态都能吃下去……十七爷,果然不是一般的凶悍啊。

“要什么?”顾衍光一手压住她的肩膀问,这丫头真的很不乖,人都在这儿让她使唤了,偏要自己来,嫌伤口好得快吗?

商悦看不懂顾衍光的眼神,但她知道顾医生在说什么,目送医生离开之后,顾衍光把人揽在怀里开始吻,小丫头发育中胸口常常疼,他上下给她揉着弄得她舒服的哼哼,手下滑腻的触感越揉越上瘾,念头越强烈,力道就越重。

……只是每晚干这种手活她就算没怎么活动,还是有点欲振乏力,双手不停交换数次,顾衍光气息都没乱一下,只是吮着她舌头吮得深了,弄得她嘴边都是。

商悦口鼻都是顾衍光浓浓的味道,她努力照着顾衍光的话去做,呼吸困难的也没办法吐出来,吞嚥的同时试图吸气,只听见顾衍光粗喘声越来越大,往上一看那眼里毫无遮掩的深重慾望,一个紧张牙齿就嗑到了,刮得他又疼又爽。

“我不要你…顾医生……”那位女医生目前是常驻在顾宅的,方便照料商悦,想喊人,只是喊出的都是娇娇软软的音,除了顾衍光没人听到。

“太棒了……”

商悦身子开始长开,胸口微微隆起,两个小山丘上麵粉红淡淡的两点每次都让顾衍光喉头一紧,偏偏伤的位子又在下围,他一手拢上去的时候都在掌心里,商悦初次被他揉的全身发软,嗯嗯唔唔的问:“你弄得不对……”

“那你怎么这样?!”她指着自己的胸乳,两边都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圆印子,连伤处边也有,顾衍光看了也觉得自己忘形了点,咳了咳,专心致志的给她按摩起来。后来顾医生检查的时候商悦死都不掀开衣服,顾衍光也淡淡的说:“那边就免了。”耳边的一圈淡淡红,看得顾医生恍然大悟。

“听说这个不能常弄。”商悦开始暗示,男人嘛,不做的话偶尔纾解是没关係,但弄久了也对身体不好,男欢女爱的过程这些技巧只是增添情趣,不能当饭吃的。

看着商悦害羞脸红的给顾医生检查满是暧昧痕迹的胸口,他有些暴躁,无数次想起自己的承诺,说不懊恼是骗人的,他这么珍惜小丫头,商悦受不了了就开始哭,那一双雾濛濛的眼睛一看着他,他也只能住手。

商悦因为挣扎上半身都在扭动,小小的乳珠也跟着晃动,小丫头已经有点肉了,那在手中滑动的细腻感让顾衍光有点小激动,一个没忍住就张口含住了一边乳珠,轻轻的咬,重重的吮,大舌头来回扫着,任何地方都不放过,吻到伤处又疼又舒服,商悦撑着自己:“你不让我好……好疼……”

“乖,听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