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

努力加载中...

他静静的看着商悦,只觉得商悦方纔的嗔怒娇俏可爱,又听她说:“吃亏就是佔便宜,你真是佔了好大的便宜。”

“嗯。”

顾衍光不说话的时候,实在是很吸引人的眼光,他面容英俊,五官分明,连眉毛都是好看的,商悦看着看着就笑了,“顾衍光,你原来这么傻。”

“怎么?小丫头还跟你闹脾气?”顾明义调笑,顾衍光明显没在听他说话。喝了一口茶润润喉,“那丫头可真够狠的,我对她倒是有点刮目相看。”

“顾衍光,”商悦憋了数日,烧退了,顾衍光脸色终于没这么吓人,她定定的看着他:“他们死了吗?”

顾明义走了,顾衍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他本来就不打算追根究柢,沉思了一会儿,打了几通电话后,打算去看商悦,又想起她早上的反应,原本就冰冷严肃的表情有如十二月飘雪,让人打从骨子里的寒,管家一直都在暗处随时候令,听主人问了一句:“医生来了吗?”

商悦看见顾衍光进来,面色淡淡,持续听医生的指示动作,顾衍光则坐在一旁看着,两位主角是很淡定,但身边的人则是揣揣不安,商悦一个拉的动作疼了,皱着眉轻呼出声,顾衍光也拢着眉,上前接手,“下去吧。”

他当然知道!

顾衍光轻打她两下屁股,语气凉凉的,“真没遇过你这样不听话的人。”

商悦看着顾衍光,突然发现,他花很长时间在看她,虽然被他看着挺吓人的,商悦有点羞涩,低着头问:“你…打算把我送去哪?”

下巴被抬起,顾衍光金黑色的眼眸迸出一道厉光,“你哪里也不准去!”

那夜顾衍光执意独身前去,三名手下搭船跟后前往,没想到在半途就救到漂流在海上的商悦,等他们将人捉住,顾衍光只说留伤害商悦的那男人,其他死活不论,顾明义看到那男人的伤口处……啧啧,去艳楼还算便宜他了。

顾衍光居高临下的看着商悦,小脸依旧苍白,只是眼眸有精神又黑亮,因为他的话而微微放大了瞳孔,他低头吻了一下无血色的唇,“待在我身边,不要想逃跑。”

商悦不解。

但她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小声音怯懦的问,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

这下,她总不用再陪他睡觉了吧。

“能查到的就这些了,我认为只是一般暗杀。”顾明义耸肩,“十七,在追下去只会引人注意,到此为止吧。”

“你是我的女人。”顾衍光嘴角翘起,下巴新长出的短鬍子让他看起来性感又邪气,他似乎很满意这句话,再次强调,“我的女人只能待在我身边。”

顾衍光孤身前来救她未免太大胆,她那时仅凭一丝见到他的惊喜强撑着清醒,却只听到他问:“他们伤了你?”

他特别请来的女医生诊断了她身上所有的伤势,同时说:“四肢肌肉运动过量造成痉挛,这段时间儘量不要出力,拉伤问题可大可小,女孩子身体线条很重要的。”

商悦吞着粥偷偷观察床边面无表情的男人,自那天回来后,他衣不懈带,起床后睡觉前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他,只有在医生换药的时候才会去工作……商悦实在拿捏不住他的情绪,以为有一场漫天大火对着她发,但被他狠狠看着的时候,她并不觉得害怕,只是还未等她开口,下一秒他又慢条斯理的要她好好休息。

顾衍光在的时候她不想,但他一离开的那短短时刻,她总是会想起那夜在冰冷海水中,他格外炙热的体温。

商悦那一秒懂了,她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顾衍光承诺在先,即使说了他不爱听的话,他也会受着。

顾衍光放下碗,亲手拭去商悦嘴边的水光,将她身上的被子拉好,他半躺在她身旁,说:“你让我意外。”

“嗯。”

她拒绝了顾衍光,等伤一好肯定是不能留在这儿了,回艳楼或者其他,顾衍光肯定不会想再看到她,心里这样想,有轻鬆同时带着失落。

商悦别开头,黑髮遮住了她大半容颜,她未着寸缕,胸前风光隐隐约约,她沉默了许久,她只说:“顾衍光,我不想要当你的女人。”

“增派一倍人力给她。”顾衍光扶额,表情沉暗难辨。

“顾衍光……”高度紧绷的精神一靠上他的肩膀,全面崩盘,她最后只记得顾衍光缓缓步上沙滩,他的衣服染着她的血,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厉如刀,他的怀抱……给了她全然信赖的依靠。

当他抱着昏迷不醒的商悦看见小木屋的情况,还有周围凌乱的子弹与足迹,看着被月光照亮苍白到接近死亡的小脸,他心中生出一丝不可思议的情绪来。他见过沉静的商悦、忧郁的商悦、害怕的商悦、故作镇定微笑的商悦……这样狠戾果决的商悦,推翻了顾衍光对她所有的印象。

“六个当过兵的大男人,一个被你射伤,一个被你……,懂得利用黑夜跟海水掩去自己的行蹤,让他们抛弃武器,配合你的行动追击,悦儿,我发现,”他似乎在考虑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没几秒,用一贯淡然又肯定的语气开口:“你很适合我。”

“我只知道,吃到肚子里的才会安心。”顾明义挑眉,起身整理衣服,“既然你这么宝贝,就顺便帮我说两句好听话,我还想多跟她聊聊天呢。”

“我惹你生气了,你还要我?”

“正在给悦小姐做按摩。”

这是第一次顾衍光开口提到商悦的非法身份…她并非盛市人,只能短暂居留,加上她身旁的男人也不是一般人,跟他在一起绝非平凡。商悦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要去惹顾衍光的逆麟,他已经为她破例许多次,但她要用什么样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呢?暖床的女人?包养的情人?

“离她远一点。”

“小丫头知道你对她这么上心吗?女人都矫情得很,又要人疼,把她丢回去艳楼几个月,包管她服帖。”

看似粗糙却缜密的绑架,环环相扣,时间配合的极好,不是盛市人不可能逃脱出他们的追蹤,若不是搭的那艘渔船非他们所安排,商悦可就要死在那无人小岛了。

“悦儿?”

等解开她仅剩的衣物,看见右胸上的瘀青,上面还有淡淡的指印,顾衍光眼皮一跳,一旁的女医生说:“掐的太用力了啊……”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气温低到破表,她连忙噤声,“咳咳……十七爷上药的时候,要温柔点,这地方的肌肤最嫩……”

“……我是你的谁?”商悦问了一个蠢问题,她不应该要求身份,质疑顾衍光的话。更不应该的是,她动念放弃自己的生活,一流的大学等着她去,她的未来应是平坦而充满希望,并非现在躺在床上,身中枪伤无法自理……

顾衍光大手力道适中的替她按摩推拿,不带任何慾望,看他虽然冰冷但认真的眼神,商悦做完了整个复健都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

“在想什么?”

商悦悚然以惊,她竟然想留在这里……这个来历不明,危险至极的男人身边?

顾衍光虽然不知道自己佔了什么便宜,但他喜欢看商悦这样说话的神情,淡淡的认同:“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