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她发狠地猛掐男人硬硬的腰,满脸通红的靠在他耳边:“我要回房间!”

“吃完了再回去。”

“是她?”

顾衍光捏着她小脸左右打量了一下,淡淡的说:“你很好。”

顾衍光也不叫醒她,三两下就把裙子套上,人抱着就往楼下餐厅走,他的女人当然得跟他在一起,不论何时。至于是什么精神状态,他不在意。

男人回应她的是顾式热吻,身后的众人马上识相的,全都低头研究地板的花纹。

“快上船,顾衍光追得紧,我多绕几圈才摆脱他!”被商悦吐了一身的男人满是不爽,狠狠呸了几声,“要是这女人不值钱,我就把她拆成好几段丢进海里!”

拍掉他的手,商悦皮笑肉不笑,“三爷小心摔下楼。”

商悦迷濛地被顾衍光夹着腿根来了一次,结束后以为他就要离开了,被人抓着一阵翻滚,不得不睁开眼睛,看他手上拿了件裙子,她还带着睏意的嗓音问:“要干嘛?”

商悦努力平缓呼吸,里面稀薄的空气让她越来越难受,她被抓下车时,忍不住呕了一声,抓着她的男人速度不减,连拖带拉把她丢进一个废弃工厂的仓库里,商悦全身泛疼,膝盖湿热,她努力窝进一个角落,距离被绑架最多只有两个小时,顾衍光可能收到消息了……。商悦注意外面的动静,人数不多,步伐极轻,根本听不见他们说话,普通人没有这样高的警觉心,商悦不得不推测,这可能是针对顾衍光的绑架行动……

“谢谢!”商悦眉开眼笑,跟顾衍光分开前忍不住小小忘形了一下,主动亲了他脸颊。

最后昏过去的神智,商悦想,顾衍光,知道她离他越来越远了吗?

“嘿,先给我们快活快活,这女人皮肤真好……”搂着商悦的男人手往上,狠狠揉了几下她的胸脯。

“吃早饭。”

早晨。

“我要整理一下……”

西斯走廊架于流光饭店最高楼,悬空搭着一座桥,仅两人宽的钢版蜿蜒于空中,远看像是牛郎织女相见的银河桥,可人在上面只有一根安全绳索绑着,被风吹着走,凡是上去的情侣每个抱着走完全程,既浪漫又刺激,测试真心度的最佳约会地点。

顾明义哪知商悦正把他跟顾衍光比较,笑嘻嘻的问:“悦小姐要不要去西斯走廊逛逛,今天我做你的盛市顾问,好好玩一圈。”

商悦坐在顾衍光左手边,右手边是顾明义,依次都是各级负责人物,她另一侧的位子则是空着,心想应该是初澜的位子。却不知道昨夜的事情早已传遍,现在那位子并非留给初澜,……谁敢坐在顾衍光的女人身边?

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怎么能如此快就到南纪港口?!想来她方才颠簸如此难受,大概是走未开发的道路吧,她的头跟车顶无数次亲密撞击,头痛的快裂开。

那群人并不打算在此地久留,十几分钟后拉着商悦移动,这次的路途更长,偶尔停在普通民宅处,她听见人们的闲聊,没多久又换了地方,几次周旋,等她从后车厢下来的时候还是吐了,吐了男人一身酸水,男人咒骂几声,把她推给另一个人,那人倒是不客气,紧紧搂者商悦的腰,她听到了海浪声。

昏睡的商悦听到一阵吵闹声,又怵地静寂,不对劲的气氛让她终于睁开了眼睛,两列正襟危坐的西装男人们正瞪着她,连一向嬉皮笑脸的三爷都半张着嘴,手里的筷子还夹着菜,整片落地窗的阳光洒进餐厅的白色地板上,她终于清醒过来。呀地一声躲进他怀里,顾衍光丝毫不避讳,将商悦放进身边的空椅,还捂着自个儿脸不敢抬头的小家伙,眼底细碎的笑意吓傻了在场众人。

那、那个笑得如沐春风,又不失男人气魄的十七爷、爷是我们家的吗……

“先别说了,只剩半小时能出南纪海啦!”迅速有效率的移动,一艘民船悄悄出海,商悦被丢进仓库,里面满是鱼腥味,地板上突出的钉子磕得她皮肤火辣辣地疼。

顾明义是存了点恶劣心思,看小丫头摇摇晃晃的慢步走,粉色裙子像盛开的芙蓉绽放,他虚揽着纤腰说:“真香。”

商悦没看见顾衍光的温柔,她脸没洗,头髮没梳,裙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穿好,顾衍光就让她这样出现,太丢脸、太丢脸、丢大发了啊!!!

但是,绑她干啥?她郁闷的想。

顾衍光:“想不想出去玩?”

不过跟着她的人……商悦睨着顾明义,抖着脚点着烟的模样,男人味十足,跟顾衍光的男人味不同,是那种…随时发情的贺洛蒙味道。

顾衍光淡然睨他一眼,平静中带着威逼,顾明义做了个表情,明明是无赖硬让他弄成了十分风流,作个手势示意商悦随意,才转头跟顾衍光报告公事。

身体的碰撞让她回过神来,视线丧失,双手被反绑。……她又被绑架了?商悦换了个较舒服的姿势,被人关在后车厢固然难受,但她并不慌张,这时候她想起了顾衍光,想着他知道她不见了会不会担心?会不会认为她是逃跑了?还有顾明义,竟然让人轻易将她带走……

商悦惊喜地看向他,顾衍光第一次见到她这种反应,嘴角勾了勾,大手肯定的一挥:“让人跟着你,别乱跑。”乱跑也没什么,他总归找得到她。

商悦第二次出现的时候,是用自己的脚走进来的,无视偷偷打量她的一群炽热目光,她淡定地要了一碗蔬菜浓汤,只是发红的耳根仍是洩漏了她的情绪。

两人兜兜转转,热门景点,闹市小巷,幽静市郊,娇小的商悦带着三名大汉引人注目,还未走近便有人自觉绕道,商悦并不习惯,所以当一个女人撞上时,她下意识道歉侧身让路,顾明义一把抓住那女人,一扳一扣就制住了那女人,亮出她手上精緻的包包,所有事情同时发生,枪声、尖叫声、顾明义的咒骂,商悦哽在喉中的惊呼。

商悦对于三爷的忌惮多于顾衍光,她在艳楼听多了三爷的玩法,不论男女都对三爷又惧又爱,他不重信诺,全凭喜好的个性比顾衍光更加危险,当商悦小声的回答他时,顾明义还是忍不住调笑:“十七爷怜香惜玉啊。”

“呜…我不吃……”商悦还想睡,昨夜那么“惊心动魄”,而且顾衍光从来不管她,话还没说完精神早已远去。

估计已经过了晚上七八点,海洋的水气带来夏夜的风,赶走了高温度的闷热,她吹了一阵子海风,脑子有一丝清明,脚下高跟鞋敲击木板的声音,这是要上船了?!

顾明义放肆的目光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商悦,他作风大胆,风流倜傥,什么样的女人他没玩过,他一看就知道商悦有没有开过苞,因为知道,所以他用特别温和的语气问:“好不好吃呀?”

顾衍光不会接受威胁,也不会接受谈判。她虽然对顾衍光的了解还是不多,但知道他可能没什么朋友,敌人随便在路上指都是一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