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努力加载中...

“以后我天天看你。”自己说完还稀罕地笑了一下,不是以往眼底的笑意,脸部肌肉的拉出一个迷人的弧度,商悦看呆了,顾衍光低头缠吻了片刻,将人抱进浴缸,才又说:“在我身边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听到了吗?”

初澜脸色发白,她……怎么会在这里?她退到卧室门外,只有手扶着门把才能支撑自己不转身离开,初澜平静的语气下藏不住颤抖,脑子乱极了,胆大包天说了一句:“十七爷没特别吩咐……初澜便自作主张进来了,商悦…身份未明,是不能伺候十七爷的。”

“嗯,你去吧。”

回到住了十几年的房间,奢华依旧,全都是她的喜好,只是她再也不是原来野心勃勃的什初澜。一个乳臭未乾的丫头打击不了她,顾衍光的态度才是压倒她的最后一个重击。

“我不得意,”K走近她,垂首看着初澜,宛如一夜枯萎的玫瑰,边上都泛着黑,“初澜,你没资格谈爱,现在的你根本不爱十七爷,这副模样,难看得很!”

商悦再也忍不住,小脸爆红的打了他胸膛,“臭流氓!”

“……我不会。”

初澜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副情景。平时不说话让人觉得严肃畏敬的顾衍光,压着个女人说些好听话,那女人黑亮的长髮都撒在顾衍光胸前,纤弱的身子契合着男人健硕的身躯,是一幅极其和谐的画面,如果不是她确定这是顾衍光的房间,或许她还有心情欣赏这一对男女。

“……初澜她,我以为,你不讨厌她。”商悦觉得顾衍光没那么多情绪了,才说出这么一句。

顾衍光揉着她的手带了几分技巧,只听他说:“以后你帮我。”

因为热水身体暖和了起来,心还是拔凉凉的,商悦听到他低声叫了“悦儿”,炽热的舌头再次探了进来,每次吻到商悦快喘不过气来时,才抵着她的唇让她休息,马上又吻了进去,迫她吮着自己回应,最后商悦软成一团棉花靠着他,顾衍光才放过她,大手不轻不重的揉着胸前隆起,她早无力拒绝。

两人对视许久,只见商悦呜喑一声,转头埋进了被子里。心里头那些委屈、不安、害怕、隐隐的刺激感,都化成了一泓湖水,湖底下极欲涌出的,是从未有过的甜蜜感,商悦在很久之后,才了解到对两人有实质性进展的这晚,她嚐到的是爱情最纯粹的味道。

顾衍光的女人,听起来多么令人神往。从来都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出现过,初澜当年擅闯进顾衍光房里时,她全身赤裸,以臣服者的姿态伺候他时,顾衍光也从未让她上过床,沉默看着她跪在腿间,她吞吐得再深,技巧再勾人,那双眼仍旧波澜不惊。而方才对着自己说话的他,也是为了商悦才显露一丝不悦的情绪。

她什么也不是啊,她以孺慕专注的目光看了他十几年啊……

顾衍光给她更长的沉默,商悦比起床上那一次要求,已少了些忐忑不安,她知道顾衍光说一是一,听到他缓慢说一声好,才正要鬆一口气,又听他说:“但你不能拒绝我。”

“嗯。”顾衍光的确又回到平时的他了,从鼻子哼出一个音,懒懒的,商悦甚至觉得他心情好像不错。

“十七爷让我来疏理艳楼的生意,他说他不管,你们先去休息,下午再让人让找我谈。”

“你真来得及时。”初澜笑了笑,自嘲的说:“得意吧,那丫头运气好,可十七爷也不是好相与的。”

情感上接受了顾衍光,但理智上仍是强,即使顾衍光抵着她哄,也不顾自己未着寸缕,不肯转过来看他。

初澜咬着唇死命瞪着他,她最骄傲的东西没人能说嘴!

顾衍光看了她一会儿,拦腰将人抱起进浴室,浴室比商悦方才梳洗的还要大一倍,里面还可以看电视,她被顾衍光放在流理台上,见他注满热水,又踅回来两手一撑,将她禁锢在他怀里,在他眼中。

“认清自己的位子,或许十七爷还愿意让你看他一眼。”K退了几步,凉凉的又补了一句:“什么时候你也敢说嘴十七爷了,脑子没长,胆子倒肥了。”不等初澜回嘴,转身施施然补眠去了。

“熟能生巧。”

“初澜小姐也先去休息吧,您的房间才让人打扫过,随时都可以用。”

她彻夜未眠,天才刚亮就出发到了艳楼,这时候艳楼的人才要休息,满脸疲惫的看着神色憔悴的初澜,小心的问:“十七爷有什么吩咐?”

他知道商悦在说什么,首次被人质疑承诺,他低头看着执意不看他的小家伙,过了片刻才听她说:“那我没说好,你不能要我,可不可以?”

“难过吗?”优美的男音带着嘲弄,K倚在门旁,目光清冷的看着初澜。

“她…帮你做过?”

“不要这样看我。”今夜她的所有都在顾衍光面前无所遁形,他是多么厉害的人啊,所以…平常底下人说两句话他就可以下新的指令,今晚却要让她说这么多令人难以启齿的话,这样主宰的姿态让商悦有些狼狈。

初澜的话让人精神大振,没想到这阵子的打理竟然得到回应,早前上头可担心得要命,这下可以安心睡个大觉了。

更让人难堪的是,商悦什么也没做,就把她所盼所想轻易得到,顾衍光说的话再直白不过:这是我的女人,无人有资格置啄!

游走在身上的大手本就让她分心,左手滑了下去,五指合拢覆上那被疼爱过的地方,顾衍光的语气再平静不过,“这里得习惯我。”

假使初澜能预想到顾衍光的反应,她依旧敢闯进去试一试,只是她怎么也不想到,顾衍光能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商悦,轻而易举的把她多年努力收回,甚至打回原形!

感觉怀中的小家伙身体更加僵硬,他又想到方才商悦挣扎大哭的模样,顾衍光心里是如何通透的人,将商悦所有的言行都在脑中想过一遍,所有细节滤过一遍,十有七八也知道今晚商悦在不对劲什么,他将小家伙搂得更紧,一贯平静冰冷的声音带了一丝威吓,“以后你不用再来了,艳楼的生意我也不管,你管去吧!”

“出去。”顾衍光不悦地看着初澜,怀中的商悦听见他的话也抬头,身子随即一僵,又将头埋下,他拍了拍光滑的背,见初澜迟迟未动,压低的嗓音更加迫人。“出去!”

商悦小手握上了慾望,那里突地一跳,她只是这样握着,竟然就有了反应。

“嗯?”

时日越久,顾衍光的霸道越来越明显,今天都做了多少次这个动作了……

“听到了吗?”低哑的嗓音迴荡在空阔的浴室,掷地有声,良久才听见商悦软软的嗯一声。

这一夜对初澜极其漫长,对商悦也是,她死命想拉被子盖住自己,顾衍光大手一拉被子就落在地上,这下床上的两人再无遮掩,顾衍光自在得很,商悦受不住,没一会儿就闷闷说:“我冷……”

一句平常无奇的成语,被他这样勾人的嗓音说出,染红了商悦的脸,她小声的说:“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