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努力加载中...

顾衍光气息微乱,手指深入其中,因为陌生的入侵而痉挛的更加紧窒,他的手指根本无法动弹,完全处女的反应让他薄怒的情绪减缓,他低下头,更加深入的攻城掠地。

顾衍光原本真打算要了她,可看她这里……紧得一根手指都难以动作,加上他的确不高兴商悦被人碰过这里了,他必须宣誓他的主权。

商悦越来越无法跟上顾衍光的速度,越来越失速的身体反应,她咬着手指都无法制止自己的叫声,那闷在喉头的细细尖叫每发一次,顾衍光都会吮着红蕊重重一吸,商悦就在多次吸吮过后,腰部一阵颤抖,细细的尖叫变成一声妩媚的娇吟,眼前一片空白,任由顾衍光为所欲为。

“让我看你。”顾衍光眼睛极亮,他的时刻终于到来,他螫伏已久,只等待夜越深,伸出锐利的爪牙,将到口的猎物叼进嘴里,美味的品嚐着。只要商悦欲抵抗,他就吻得她天昏地暗,直到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趁机退去多余衣物,一个最完整的商悦,躺在洁白的大床上,充满他的味道,等待他的悍然进驻。

顾衍光的呼吸没有一丝乱,没回答商悦的话,扣住她腰彻底贴紧自己,然后将她的手往下拉,半张开强迫她握住同样发烫的自己。

“那你看…啊!别…别进去……”又湿又热的触感覆上,一口吃住了她最脆弱的地方,时快时慢的动作,都带着霸道十足的侵略,她感觉陌生,只能随着顾衍光的唇舌游浮在充满刺激与疼痛的世界里,“啊…不要了……不要了……”

顾衍光身随心动,商悦的手在动,他也在动,两人配合无间的磨擦让高潮来得极快,顾衍光低头吻住那红艳的唇,同时商悦的小腹一阵灼热,她愣愣的让大舌头伸进来极重的翻搅她,缠得她忘了呼吸,直到退出,商悦早已一阵发昏,那半疲软的东西轻轻点着她的小腹都没有发现。

商悦听到了,更僵硬了,她注视着顾衍光那双从第一眼就吸引住她的双眸,屋内并未开灯,今晚的月光明朗,透过落地窗洒进卧房也不显得暗,辉映顾衍光的双眸有些危险,有些诱人。

“我不……”商悦甩不开他坚定的双手,他的体温同样高涨,那上面的脉络清晰可见……她当然看不见,但她摸得到啊!!!

他瞇眼盯着女人最美丽的那处,紧闭的花瓣毫无缝隙,他低下头轻舔了几下,伸手轻轻剥开,一双小翅膀就映入眼帘。

商悦以前就觉得男人手臂血管微微的暴起特有味道,她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汉子,同学喜欢的艺人每一个都比女生还漂亮,皮肤白皙,眼带桃花,商悦摸着男人真正的象徵也是如此…有男人味,她晕乎乎的想,果然跟顾衍光本身的形象相差无几。

“那你…今天可不可以…不碰我……”商悦一直在忍,她觉得时间漫长,早已不能再忍,她希望顾衍光可以就此打住。

“你是珍稀的宝贝。”顾衍光没来由的一句情话止住她的泪水,下一句话又让她如坠冰窖,“丽娜眼光极好。”她这里生来就是要让男人欲仙欲死的。

顾衍光听了点点头,见商悦不再哭泣,又覆下身来,抵着那处柔软说,“我不进去,但我必须要看。”

“不要…不要看……”商悦觉得他的注视比他的慾望更可怕,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当初,她也这样被人不堪的看过,回忆过去,眼泪就止不住滑落髮中,她的手只够得着他髮顶,商悦软软的推着他,“不要这样看……”

“嗯嗯……”她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小小声的抵着他叫,商悦甚至还大胆的轻亲了下顾衍光的脖子,手中发物更加壮大,硬得她手软,她的叫声无措,不像深知性爱的女人那般浑然忘我,压抑的小小尖叫更让人沸腾。

“…你们都是变态!放开我!放开我!!”她死命地挣扎,试图闭紧双腿,顾衍光看她疯狂激烈的反应,眼底深深的黑如一团雾,他嵌进她腿间捧着早已被泪水沾湿的小脸说:“放心,再不会有人看见。”

商悦只是跟着顾衍光的手动,动到后来手累了,一放鬆,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的手早已鬆开,正揉着自己大腿肉,摸上摸下的,她一放手,马上屁股轻轻挨了两下,哑声的男音充满慾望:“快好了,你又放手。”

商悦在发抖。

“以后只有我能这样对你。”顾衍光嘴边湿亮亮的,眼里的慾望深重,一脸冰冷,这个模样的顾衍光,野蛮又性感。

她不能控制自己的反应,她未经人事,即使在艳楼看过男女交欢,一知半解的她对于这件事还是惶惑多于好奇,而今给予她安全感的顾衍光,却要把她拉进危险的世界里,教她像那些女人一样呻吟,流露複杂难解的表情……

他自然回想起当初的情景,暗暗懊恼,老三就坐在丽娜后边,也不知看到了几分,小家伙反应这么大,肯定是被看清了。

“再快一点。”冷静的指令,开始出现了一丝急促的喘息,商悦知道男人这时候需要一些刺激,K说过,性爱可以看出两人心底最真的想法,即使有最契合的身体,灵魂向背到头来只是一场空虚,更加令人寂寞罢了,她不知道顾衍光什么感觉,但她现在……很有感觉。

商悦沉默了一会,咕哝了几声,顾衍光额头抵着她的,声音沉沉的问:“什么?”

顾衍光心中突生怒气,面上仍是一贯冷然,只是坚定的注视商悦,千回百转的心思下给出的承诺,洩漏了真实情绪,既霸道又渗人。商悦眨了眨眼,眼泪就滑进他指间,现在的顾衍光好可怕…可她又难过得不得了……

顾衍光见她迟迟不动作,大手一拉看见她身上的穿着,瞇了下眼,直接伸到浴袍内三两下就把里面的衣物剥掉,缠着浴袍丢到床下去,商悦的手脚不受控制的蜷缩着,但并不妨碍顾衍光俐落的动作,没一会儿,只穿贴身衣物的商悦就呈现在他眼前。

“K教了你什么?”

“要。”顾衍光初时慢慢的动,后来感觉到商悦放鬆了一些,开始亲吻她的耳后颈边,动作越来越快,低声地教她怎么弄,再快一点,对,你握太紧了……放鬆……

“我…我不会……”商悦自主性地遮掩自己的身子,没察觉到因为她的动作而越加明显隆起的柔软,落在顾衍光的眼中,有淡淡的阴影。

“……手活…我自己……”商悦觉得自己脸肯定爆红,再也说不出话来,一股劲儿窝进顾衍光的颈边,将自己发烫的脸贴近他充满男人味的黝黑肌肤。

商悦不敢喘气,垂下眼,长长的睫毛又浓又翘,让这样的她更显柔弱青涩。

商悦虽还羞怯,但知他可能会放过自己一马,立即老实地又握着上下撸动,偶尔偷偷喘一下口气,……因顾衍光不停地轻吻她的肩颈,随着她的轻重,有时重重一吸,他下口的那片肌肤就微微疼痛,她开始专注于手中兇猛的发物,往下瞟一眼,开口是从未有过的娇软:“好了吗……”

介于少女和女人尴尬的时期,商悦的身段已经透露出属于女人的柔软,但那一身光滑细緻几乎看不见毛孔的娇嫩肌肤,是未染俗尘的无垢白净,顾衍光覆手上去轻轻一捏,几个微微的指印就落在上面,他一顿,“你害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