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努力加载中...

顾明隆骂了一声,打电话让人通知几个经理进来。谁叫他是老十七,他白白为人做嫁衣去讨好小美人了。

论排名顾衍光还得称他们一声叔叔,只是这个从小备受瞩目的小侄子,从来都是那副死样子,一副看透所有人的淡然态度,顾明隆不过长他几岁,被捏在手里反而是他们这些叔叔,当初可真打心底不服的。

提到商悦,向来紧□的嘴角也微微的往上,“我走了。”

“今天住这儿吗?夜景一定很美。”商悦收回视线,心里一股道不清的感觉四处乱窜,全身的感知神经都为了身后的男人跳动,凉爽的风吹来都有一股热气。

顾衍光:“我没带人过来这儿。”

“怎么了?”

“之前说的观光,你近日找人办了。”顾衍光抿了一口茶,甘甜中带有一丝苦涩,是顾明隆的偏好。

“不辛苦,荣华富贵都享尽了,明天叫我去死都不可惜。”顾明隆是真心话,都要四十了,看得也多了,当年骄躁比天高的心也落下来,看着顾衍光是越看越佩服,更难得的是他出手大方,能多给的一个人也不落下,他虽握有南纪港管理权,却也没想过要坐大,整个盛市要独大不困难,可要坐稳一辈子他自认没这个手腕,顾衍光当年的雷厉风行他见识过,这样的人还能唸着你的好,让你帮他管管家,顺便躺着享受,顾明隆觉得这是门便宜生意。

顾衍光看着她好一会儿,在她颊边落下轻轻一吻,转身离开房间。商悦直到门合上了,才捂着发烫的脸暗骂自己太容易动摇,美男计太奸诈了啊!

“嗯!你每次带人来这儿,是不是特霸气的说这片海都是我的啊!”商悦调侃,这样说也没错,流光饭店是盛市最高的建筑物,眼睛看得见的地方的确都是顾衍光的啊!

“嗯,你放心,老十七原来你也懂这乐趣,那景色可美了。”顾明隆能管港口,是他毛遂自荐,爱海自然亲海,偶尔到了国外也会浮潜,很高兴顾衍光有跟他相同的兴趣。

“啊?那是……”一瞬间闪过个念头,顾明隆迟疑了,“是你最近那个新欢?”

“我知道……唉,你都唸着情份呢,要不艳楼早一把火烧了。”见顾衍光再没谈话的兴致,顾明隆又开始打趣,“女人都是水做的,小姑娘肯定水灵透了,看你疼的。”

不过所有生意顾衍光都会过问两句,是以顾明隆觉得他忙到没时间照顾自己是正常的,他是个大老粗,也没不觉得他身边没女人是件奇怪的事。男人不玩女人矫情那一套,所以最近盛市风传顾衍光桃花开,顾明隆也觉得没什么,开始玩女人,很好啊!

“你看着办吧。”

……好吧,犯蠢了,盛市哪个地方不是顾衍光的啊。

商悦收敛心神,身后专属于顾衍光的气味包围住她,两只大手撑在她之外,附耳询问:“喜欢吗?”

“我一直以来都同一个态度,盛市要做的是正经生意,我现在不是动不了他们。”顾衍光不是耳目不闻窗外事的掌权者,有人想要讨好他,自然会主动跑到他跟前嚼舌根。

顾衍光低头淡淡看她一眼,将下巴抵在她髮顶。

离开的顾衍光的确如商悦所说,一出房门就有大批的人跟着他,先巡视流光各个部门,简单听了汇报与营利,下了几个指令,之后驱车前往南纪港,顾明隆早已等候多时,看老十七心情还不错,让手下汇报最近出口的情况,又提了几个建议,就把人迎到办公室,泡着上好普洱,说:“现在也只有你老十七会亲力亲为了,我身边几个老人都躺在家里赚钱,只有你在的时候才出来露脸。”

一句话就承认所有的揣测,顾明隆被呛到,咳了好几声才说:“喜欢…喜欢就好……”又补了一句,“我是说你喜欢就好。”

商悦不敢动,说:“你手下不是人啊?”

“哎,给不给见一面啊?”

顾明隆身边人都称他一声四爷,跟三爷是表亲关係,但论与顾衍光的亲疏,还是远的,顾衍光是本家,几十年就出了他一个大房生的儿子,几代下来开枝散叶,要攀亲带故也没这么容易,过年也不见得会见面,故十年前顾衍光找他们一起打拚的时候,顾明隆不是不诧异的。

鼻息之间有点淡淡的海洋味,她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那你忙,我自己玩。”知道他日理万机,也怕被发现自己浮动的心,商悦赶紧卖乖。

“你们辛苦了。”顾衍光不觉得有什么,他一向不摆弄姿态,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哪里还讲究嫡庶观念,也只有长辈们还迂腐着,这时代是凭实力说话,有能力才华的自然有人向你靠拢,身边有人才何必捨近求远,他不过是物尽其用。

“嗯。”

“这个…企划案还没丢,我让人赶赶,一年内能试着营运看看。”潜水艇什么跟外国人取经,买个现成的也行,也不要到太外海,搭船十几分钟能到的海域就成,顾明隆马上就动起了脑筋,皱着眉说:“一年还是太赶……这个有风险,不能大意。”

“你也三十了,没那么多烦心事绕着你传,几年不管事盛市还不照样跑着,休息去国外度个假,啊,带上小姑娘,马尔代夫不是快沉了吗,顺便去取经参考参考。”顾明隆一说完发现自己又绕到工作上面,挠挠头,又问:“上心没什么不好,只是外边的人都猜你又要走老路了,你得表表态。”

顾衍光看了他一眼,想了会儿,“等你方案想好了。”扣好西装扣子,大步离开回去见美人了。

商悦怀疑地转头看他,下午四点的阳光还炽热得很,撒在顾衍光脸上融化了些他的冰冷,最动人的眸子流光溢彩,英俊分明的五官显得柔和,向来不敢跟他对看太久的商悦,看得痴了。

“她喜欢。”

顾衍光没什么反应,只是那冰冷的气场退去了些许。

“哇呜~”一览无遗的最好角度,站在最高处眺望南纪港口的船只来返,太平洋波光粼粼,尽收眼底,商悦撑手在阳台忍不住惊呼了。“真好看。”笑着回头,顾衍光手插着口袋,长身玉立的站在房间正中央看着她,对视了几秒,又转回头深深吸了口气。

“不是我。”

顾衍光没回答,再问:“什么时候能好?”

顾衍光也皱眉,想起某个小女人被海光照得闪闪发亮的绝丽容颜,打滚久了人开始犯懒,这商机竟然到现在才想要做。两人均沉默不语。

“怎么突然肯啦?”顾明隆挠头,之前说要弄个潜水艇,做海底观光的生意,顾衍光怕被人钻空子,事多繁杂也没空细想,只说要考虑一下也没下文,今天突然开口,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头顶传来几声轻笑,商悦觉得自己又被嘲笑了,故作不高兴的推了推他,结果被人一把揽在怀里,带着淡淡愉悦的声音说:“我没带女人来过。”

一道冷凝暗沉的目光看向他,顾明隆不懂说错那句话惹到他了,“咳咳……那个小姑娘真识货。”

心里酸涩感丝丝窜入,果然日子一过好就开始自找麻烦了,商悦忍不住吐槽自己,淡定淡定,她身边的人可不是那些大而化之的手下,那男人可是顾衍光,不小心被抓到弱点可会把你拆吃入腹的盛市霸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