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努力加载中...

……她、还不想被吃啊……

身子的不适在见到如鲜花般娇艳的初澜后,已被她抛在脑后,咬着筷子看两人熟稔的安静吃饭,在十七爷放下筷子时,娇怯的开口:“十七爷。”

“好看吗?”他的语气严肃又正经,商悦反应不及,直觉就说:“好看。”

盛市是国内三不管地带,海运尤为发达,自然成为国内第一大贸易港口,这里人蛇混杂,什么交易都有,连政府都无法介入管理,混乱了一段时间,强者主权,一个最为神秘的家族立于盛市最高的那座山,俯瞰众生,成为了三不管地带的霸主。

“噢,我曾经的TOP 1,”清浅的笑带着冰冷,“不过上位失败了,连TOP 1也不是了。”

金黑色的眼眸被外面稀微的阳光辉映,很像商悦在母亲佛堂见过的金色佛像,语言一切无意义,心里缓缓升起的庄重与平静可以被深深凝视,无所思无所想。

街头走动的人潮,来往的车辆,熟悉的招牌说明她还在国内,商悦忍不住握紧双手,她、她还有机会!!

“所以要乖乖的,说不定,有一天你会美梦成真。”

不过,他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商悦又开始看着十七爷,脑子里胡思乱想,还想着他到底叫什么,难道他有十几个家人?

直到梦中的男人对她做尽她懂的一切后,醒来下意识地就夹紧了双腿,熟悉的潮湿感让她微涩,环境可以造就一个人,商悦的身心也开始对性事渐渐习惯接纳了。

“你是好运。”K悠然的回应了商悦心里的话,他看着眼前青涩的连他也啃不下去的小女孩,“跟在十七爷身边,要听话,也别想着要逃走,”他自然知道商悦在想什么,“那里,没有门,你想逃只有死路一条。”

可能是商悦的目光太过炽热,十七爷对上她的眼也没让她转过头,两人就对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商悦被看得开始冒汗,问了一个傻问题:“我可以看外面吗?”

两人俱抬头看向她。

纵然害怕有之,迷茫有之,但这样未知的刺激对她更是一种兴奋剂,年轻的时候总是不深思后果,勇往直前的冲动是一种本能,她现在性命无碍,吃穿不愁,自然就有心情去好奇这个新世界,这种年纪的少女能见识过多少男人,这样俊朗清冷,众人崇敬的高端极品,商悦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却又矫情的讨厌那些女人的目光。

重新仔细打量商悦,突然想起丽娜那天说过的话,视线顺势滑了下去…落在白嫩的腿根处,三爷舔舔舌头,不知小点心吃起来如何?

“……她是谁?”

“我可以去书房吗?”

她不是都已经下定决心了吗。为了自由,一时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心还是自己的,身子…她早已做好了準备。

在场女人们的目光艳羡有之,嫉妒有之,商悦无法躲避的,是初澜那压抑不住的冰冷眼神。

精心设计的家宅,加上那么多保镳每天陪着,还担心会有人对他不利吗?

只要还在盛市就好……她就掌握了地利,她见人烟越渐稀少,地势越来越高,方才经过的房舍逐渐变得渺小,转头看向十七爷,心情很矛盾,不安的是这个人,放心也是因为这个人。

她犹记得梦中的战慄感,与身体深处狠狠被劈开的痛楚,忍不住一缩,除了衣服有些凌乱,身下似真似假泛了疼,难道做春梦做到魔徵了吗?

轻微的抽气声响起,商悦下意识地抿了抿唇,一阵茶香甘甜留在舌尖,原来这杯茶这样好喝,难怪十七爷连喝两杯……

此时第三次看到他,是商悦第一次把这个人记下来,浓眉深目,宛如刀刻般有稜有角的面容,十足十的男人,眉间有抹不去的浅痕,让他看起来更加不可侵犯,这样一个权威者,说他不近女色没有人会不相信,可他竟然要了她……?

耳语般声量大的叫唤,商悦楞楞看着推开门的K微躬身,毕恭毕敬的说:“我知道了。”

深夜时分,她被带进一间简约不失精緻的房间,坐在床上四处探看,过了许久,才缓慢进去浴室梳洗,期间担心反锁的门被人打开,直到躺在床上了,该出现的人没出现,商悦迷惘,忍不住起身出去,却见面半裸的初澜进了十七爷房间。是了,若是想要她便不会安排她在隔壁,只是初澜并非K所说的不受宠啊。

-------

“到车里等我。”低沉威严的男音靠在她耳边,打断了她的自怨自怜,这可是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话呢,声音与生俱来的霸气让人无法反驳,她抬起微红的眼看着他,十七爷看了她几秒,用拇指揉揉她的眼皮,“K。”

说完也不管商悦是什么反应,他双手交握,心情看起来很好,“初澜肯定气疯了。”

商悦……又开始看着十七爷发呆了。

商悦这些日子以来的故作镇定,一言一行也掩饰不了她不过是个十八少女的恣意任性,她虽然看似听话,只是一双灵动的大眼把全部情况看在眼底,她愿意坐在这男人脚下,不过就是知道这男人宛如天神,没有他办不到的事,只有他不想说的话。

其他人也是震惊看着这一幕,就连陪在十七爷身边最久的初澜,都没能让他这样主动……三爷还以为十七哥不近女色,这下可好玩了。

商悦没坐过这么大的车,里面一应俱全,一上车她就缩到了最角落,那个人太危险了,离他远的準没错。

一道噬人目光冰冷地让他打了个激颤,三爷抖着笑说:“十七哥…哈哈……我让人準备準备……”他…他就是看看啊……

十七爷终是被商悦赤裸裸的目给打败了,车一停下逕直下车走入屋内。商悦连忙跟着,随意抬头一看,美目微微睁大,这是哪儿?

连大门她都不知道在哪…还怎么逃?

商悦不知道那个霸主是谁,只是第一天到达盛市时,不管在哪个地方都可以看到那栋建筑物,好似真有双眼睛随时盯着你,做什么也逃不过他的监视。

想爬那位的床没有必死的觉悟,只能像现在这样,没人要,连端茶都要看人家脸色。

商悦突然觉得委屈,更多的是烦闷,这阵子以来的害怕与不安都在此刻被挑了起来,她们凭什么这样看她?她还不稀罕呢!!!

商悦吞着饭,不敢再肆意打量十七爷,一想到今晚的处境,再怎么样心理建设,也忍不住惶惶然,桌上珍餚看着索然无味,只是她不看人,那男人自然看她。

只是──她瞠目看着身边的男人,难道…是她坐了他的位子吗?

商悦鬆了一口气之余也有点担心以后该如何面对初澜,那个女人这么漂亮,在最美的年华盛开在那男人手中,看起来是多么相配,她要如何保全自己而不被人再度丢回那栋楼,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商悦梦到了那个男人,只是游移在身上的炽热手指,听不清的迷情话语,让她越陷越深,几欲醒不过来。

就像日本幕府时代,武士为了抵抗外侮,在家大门设计天然屏障,外敌因为未知的前方而不敢轻易进攻,里面的人却能一览无遗,既能主动出击又能缓冲被攻破的时间。

十七爷看着她没说话,商悦当他默许了,装作很认真的看着,后来真的入迷了,她…还在盛市吗?!

K真的有听到那个人说了什么吗?商悦盯着K漂亮的后脑勺,不敢想这样的好运竟然落到她头上。

各种不同或高或低的树种挡住来人的视线,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除非站的比房子还高,不然只会看到一片绿油油的树,她想,她有点懂K的意思了。

----------

是了,这个男人喜欢坐最黑暗的地方呢。她腹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