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初澜终于笑意尽失,脸色发白。

只是这绝色也没让十七爷抬眼皮,商悦感觉到那腿蹭了蹭自己的手臂,湿凉湿凉的,因为十七爷的动作让初澜也看向商悦,眼里的笑意变得极淡。

骨骼分明的大手轻轻滑上商悦细腻的大腿,一边诱哄一边动作的说:“不试试看吗,你的成果?”

不过……K脚步一停,侧身看向商悦掩不住慌乱的眼,“不会就说不会,别丢我的脸。”连手都没帮过男人,现在端出去的确挺给他丢脸,但不会装会更丢人。

正这样想着,那个男人就走了过来,站到商悦面前,腿间那个可怕的慾望,还半软不硬的翘着,即使这样看着也是尺寸惊人……商悦连忙别开了头。

“我…我什么都不会……”她的话并没有让K停下脚步,该讲的他都讲了,看不看得上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得,再让十七哥送你,一天换七遍,毁几条都够本。”三爷的话引来众人大笑,添了几丝香艳,高压的氛围少了许多,终于有点热闹。初澜也不说话,笑眼看着十七爷,一派端庄闺秀的模样。

这三爷果真不正经……商悦忍不住腹诽,小心地端至薄唇边,十七爷也不张口,看她看上了瘾,看得初澜脸色微白。

想到这,僵硬的身子放鬆了点,也有勇气抬起头看向沙发上的男人们,那个金黑色眼眸的男人,依旧坐在最角落的单人沙发,只是一瞬也不瞬的瞧着她,好像注意到她进来的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看了她一眼继续谈话,身边的女人更是连眼风都不扫,注意力全在身边的男人,笑得风情万种。

将自己再一次送上高潮,瘫软在沙发上休息时,那对男女也停止了欢爱,每天都是不同的对象陪着她“练习”,K说是开发嗜好……,什么嗜好!每一个都是猛男六块腹肌,足以去当模特儿或是演员了。

初澜夺过那茶,挨着肩膀娇娇的说:“十七爷望梅止渴呢,瞧得初澜嘴酸的。”小心地表达自己喝醋喝高了,这句话惹得其他男人兴致更高,开始调情身边的女人。

其他男人自然也注意到那人的变化,试探的问:“十七爷,这丫头嫩着呢,怕伺候不好您。”

商悦不敢坐上去,看情况也知道其他人对十七爷敬若神明,连初澜这样的美人都伺候的极小心。她坐上了沙发边缘,腿一阵阵的麻,商悦不敢伸直,姿势彆扭的接过初澜手中的茶,再次递到了薄唇边。

“我帮你?”那男人双手撑在沙发上,凌乱的髮丝几根垂落在额前,一双清澈的眼配上男人的气息,商悦头脑发晕,自动缩着身子,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距离……那个可怕的东西只要再硬一点,就可以碰到她平坦的小腹了……

而今天的男人,精瘦强韧的身体,不同于猛男的纯阳刚性感,让商悦多看了两眼,赤裸的身子也不渐渐觉得尴尬了,大家都没穿啊。

男人丝毫未动,眼皮略抬了抬,那人就示意商悦过去。商悦咬着唇缓慢的靠近后,缓慢的挨着男人的腿坐在地上,以前没有人像商悦进来没多久就被介绍出来伺候人的,商悦光裸的手臂感觉到了那西装裤的冰凉,湿的?外面下雨了?

十七爷终于瞟了她一眼,薄唇抿了一口杯沿,初澜用指尖抹去唇上的水光,就一抿一抹的把那杯茶喝光了,又让商悦倒了一杯,这次初澜接过后,十七爷指尖点了点腿,眼睛看着商悦。

秀丽的气质中透出一股妩媚,每个动作就像天真无邪的少女,挑得人心痒痒又怕随便开口吓到了她,此等绝色秒杀在场其他女人!

商悦忍不住颤慄的身子,死死盯着织纹繁複的地毯,往后退了几步,莫怪没有人能来伺候,心情好的时候已经是百般挑剔,心情糟糕…当然是看什么也不顺眼了。

“去吧。”门打开就把人推了进去,商悦踉跄几步,数道压迫噬人的目光袭来,一股熟悉的压力垄罩住她,略抬眼,就对上了一双金黑眼眸。

“这女孩看起来眼熟…呵,不就是前阵子进来的新人吗。”被称为三爷的男人长得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手下动作也是风流不已,手握住两团柔软不住的在衣服底下肆虐,遮着春光更甚,商悦就瞧着那女人已情动,只是不敢动作任其玩弄。

“不要…你不行。”週身满是那男人的气味,她强自镇定,“你不能碰我。”

一定很不舒服吧……那种失控的感觉…。商悦无法想像若是换成自己,会是怎样的光景。

“吓着你了。”用手巾擦拭折断男人的那只手,K一如往常的轻喃听来令人发冷,他看也不看地上的男人,只是皱着眉盯着商悦,“突发情况,先去收拾自己再来找我。”

商悦无措的跟在K身后,有些忐忑待会儿的“演习”,听说是老闆来了,心情不佳,用惯的人也被赶出来,她这个新生就被赶鸭子上架了。

“涩得咬不下去……K脑子抽了,初澜不在叫他送个点心过来,还真是不对口。”其他人果然对商悦没太大兴趣,说得让她也不那么紧张了,只是十七爷强壮有力的腿就让她靠着,她闻着雨特有的气味,又开始发呆了。

商悦没见过说话的男人,不过听起来也是这里的人……难道他比K更厉害?

这一个月商悦都处在一种随时发情的状态,优美性感的肉体,真实性爱秀,令人发热的呻吟……每一次观看都流出令她害羞的水液,她成年了,知道代表什么,只是…她咬着牙,看着男人隐约因为进出,而露出的粗壮慾望,心下有些害怕。

----------

因为离得近,那双金黑色眼眸不若上次的可怕,有点像懒洋洋的豹瞇着眼睛,商悦也大胆的对视了几秒,初澜一句“递茶”,她连忙倒了杯热茶递上,没人接过,举得商悦手都酸了,才听三爷说:“小点心,要让十七哥渴死吗?”

“呵,说人人到,初澜现在越来越娇气了,连衣服都要换个把小时。”门再度被推开,一个大美人走了进去,男人们的调侃丝毫不影响她脸上盈盈的笑,气质绝佳的坐在十七爷身边,轻柔的声音让人心一软:“都毁了我一条裙子,那可是我最喜欢的。”进来时眼光就没离开过十七爷,商悦明白,那条裙子,就是这位十七爷送的。

男人当然知道规矩,K已经亲手调教她一个月了,明显的速度惊人,这女孩的敏感青涩说明她未经人事,她看起来这样小,眼里的戒备与孤单这么明显,但是他知道,几个月后躺在床上承欢的,会是最要命的妖精。

她看着自己白嫩的脚尖,没穿鞋,柔软的地毯踩起来很舒服,她自顾玩了一会儿,才发现谈话声停了,全部的人看着她,神色各异,而那个男人……撑着头似乎很有兴致看她玩。

就在此刻,商悦印象中最优美的手以强硬的力道,硬生生将男人的手往后一扳,一道清脆的骨骼分离声迴荡在情慾勃发的房间里,喊不出一声痛呼,就被踢飞几步外,一头冷汗,也不敢扶那只骨折的手,男人躺在地板上,宛如被猛兽补获垂死的羚羊。

也只有看着新鲜的商悦,也许能缓解里面高压的氛围。

是他们。

商悦的穿着让她不自在,大露背的V领连身裙只到大腿根,细腻的肌肤刺激着男人的视线,前开后开的设计遮哪都不对,那人坐着就可一览风光无遗。

“十七爷,喝茶。”商悦娇怯怯的声音一出口,就见到那双眼微动,辉映那杯茶蕩漾起的水光,十七爷一抿,就慢慢地把那杯茶都喝光了。商悦可不敢碰他,就要拿纸巾替他擦拭,却被制住了后颈,轻轻一吮,那水光就到了她唇上。

此时商悦想的,儘是第一天进来被围观评论的画面,要她再一次躺在男人们面前恣意摆弄,她宁愿做那些羞人的调教……毕竟她初初长开的身子,是引不起男人的兴趣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