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努力加载中...

“啊……先生…再用力一点…深一点…”疯狂的性爱让女人语无伦次,她既求着K又求着身下的男人,商悦愣愣的看着,身上一阵阵发热,腿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她夹紧双腿,不知所措。

“噢,”K发出一声悠然的叹息,“请别把自己当做商品看待,虽然的确是如此……在我这儿,只有两种人,”纤细的双手交握,“TOP 1与其他,而你,即将成为我的TOP 1。”

K恍若未闻,只是轻声说出一个部位,手就游移到那里轻轻的揉捏,女人身体就是最完美的乐器,他正在弹奏令天底下人发狂的协奏曲,不论男女,都因为他优美的声线浑身发热,随着他的指示,加强了那颤慄的快感,那不知已高潮多少次的女人一直颤抖,明明身下的粗壮物体弄得她舒爽不已,但K却一直点燃她的慾火,做了还想再做,她的叫声越来越娇媚,是男人都要脚下一软,K仍是一贯表情,只用余光盯着商悦的动作。

商悦在一张无比巨大的床上醒来,满室奢华精緻,而她满身恶臭,头髮打结,身上的衣服凌乱,还是她被绑架那天穿的……糟透了。

“你的敏感处在哪?”K直接忽视女人的请求,眼里毫无波澜,手上动作仍是不快不慢的,商悦注意到他在观察男人的表情,直到他转过头来看她,才发现那句话是在问她…

商悦躺在床上已经很久了,她失眠,脑子里对K的信任存疑,他是可以相信的人吗……呵,商悦你在想什么?!他也是魔鬼,还是一个披着美丽外表的魔鬼!但她能怎么办呢?这里连窗户都没有!!!!

“今天,找出所有的敏感点。”K说完这句,开始专注于手上挑逗的动作,肩颈、耳朵、髮顶,温柔的姿态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这种态度反而让女人发狂,但女人不敢出手,指尖都陷进身下男人的肩膀,暧昧的呻吟越发羞人。

她发呆了会儿,进来了个花美男,看上去年纪跟她差不多,脸上的冷漠配上俊美的外表有些突兀,他蓝色的双眸转了转,仔细地打量着商悦。

“有市无价,你做到这样的程度我也不能耐你如何,仔细看。”K上前捏住女人浑圆的乳房时,手指轻轻揉捏,大拇指在艳红的顶端拨着,跨坐在男人身上的女人马上注意力集中到挑逗的大手上,睁开双眼乞求的说:“再用力一点……”

商悦后来想起K,总结她这辈子认识过的人当中,K可以被归类是善良的一类中,至少在她问出那句话时,没有恶毒的将她丢到变态客户的手中,蹂躏她所剩无几的自尊,而是亲手调教她那些羞人的技巧,让她看清现实,虽然她羞耻的为此流泪,每天顶着红肿的眼睛被K冷淡的嘲笑,但商悦不恨他,真的。

K也不急,等到慢吞吞的商悦脱下自己的裙子,说:“全裸。”一具白皙的身子映入眼帘,他仔细地端详,好似在研究最精细的科学,每一处地方都因为他的目光而起了疙瘩。

“我刚才说了,你很幸运,”他上前两步,足以让商悦在那双蓝眸看见自己,“往上爬吧,直到别人愿意听你说话,而现在,你要乖乖的。”

感觉好奇怪…

“两个小时之后再进食…明天我会开始教你,希望聪明的你可以认清自己的处境。”K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得对这个女孩进行劝说…这样的女孩太多了,他弹弹指甲就可以让她们听话,只是这个女孩眼里的坚强,让他无法忽视,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商悦无法回答他,她全身上下无一不疼,只能像个小傻子般看着他。

“……为什么,不能、放我走?”她的声音嘶哑难听,这些时日未曾进食,只有被灌迷药才能喝水,她几乎想不起自己原本的嗓音有没有像他这般好听。

“丽娜没什么优点,就是眼光毒辣。”K眼里露出极浅的笑意,看着商悦肌肤透出的浅红,“你做得很好,好好学吧。”

商悦揉着自己的那处,食指跟无名指分开外边的软肉,越来越湿的触感让她声音越来越高,她一手捂着自己嘴巴哼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像那个女人那样……她全身发热,听着女人的娇吟热浪一波波袭来,无意识的下身摩擦粗糙的布料,这样会令她好过一些……直到她全身颤抖,瘫软在椅子上时,那对男女已经消失,K坐在另一张乾净的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这是要她自渎吗?她…不敢…不会……

“来吧,我是K,你以后的……管家。”他为自己找到这个合适的称呼而感到愉悦,融化了一丝冷漠,令他更加赏心悦目。

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洗净的商悦,呆呆的任人打理自己,及腰的长髮剪短,变成妩媚的波浪捲髮,一袭做工精美的白色连身裙穿在她身上好似女鬼,K皱着眉,好一会儿才用极慢的节奏说:“下次会叫他们温柔一点。”

-------

女人已经半昏迷,持续被撞击的下身一片泥泞,无力的趴在男人胸前,男人气喘吁吁地看着K,大手不停地随着K的话用力搓揉,他不敢停,但长时间的性爱已经让他有些发昏,只是换了个女下男上的姿势,将女人困在椅子内,狠狠的顶她。

“左边这么可爱,光这样看着就挺了,小、乖、乖。”又魅又哑的男中音,彻底让现场的其他三人发疯。

商悦坐在椅子上挡住自己的身子,那对男女也看向她,她缩了一下,但明显对她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换了个姿势,用强韧的柔软尽情取悦对方。

隔日,当她用颤抖的双腿跟在K后面,观看一段真实的性爱秀时,她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自己的天真……,她喉咙发乾的问:“我…都要做……?”

“不然,你只会在地狱的沼泽里,再也逃不了。”

商悦手指碰上时,忍不住嗯了一声,就听K轻笑着说:“好快…这么乖……”

“你很幸运。”他的声音有如优美的小提琴。

商悦微窘,眼神无处安放,只能直对上K的眼,K往内瞟一眼,“把衣服脱了。”

商悦已无力反驳,只能用饿到颤抖的手拿起筷子,开始进食。她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很糟糕,青紫的手腕搭上苍白的肌肤上格外刺眼,皮肤乾裂,嘴唇一咬都是铁锈味……尤其在这种未来不明的情况,她实在无法放鬆,勉强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耳垂…软软的,皮肤真滑…小樱桃这么红,再红一点更美……”

商悦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她羞人地闭上眼睛,听着K的低语,素手就碰上那个地方,她自己每天触碰从未感到刺激,只是现在,自己分成了两半,另一个未知的自己,正在开发自己也陌生的领域……她轻哼一声,在捏上自己的乳尖时,听到K的声音又更低了一点:“这样揉着舒服吧…大力一点…?”声音一勾,女人配合地娇吟。

商悦脸色发白,抓紧裙襬的手越发用力,那对男女依旧卖力的活塞运动,让那隐秘的水渍声越来越大。

她…怎么会知道……

“我…要做…那样的事吗……”气息虚弱的问,她一想到那些可怕的男人,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道不由得颤抖。

下身又开始骚动,商悦紧闭的双腿开始发抖,脚尖踮起,头脑晕沉,只能随着K的动作将自己燃烧殆尽,她从未仔细地碰过自己那里…每次轻轻摸了一下,都会忍不住退开。只是K再也没有转换地方,持续挑逗着那隐藏的肉核,“这么小,我还要剥开才看得见…喜欢?变这么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