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一章:第2章*

努力加载中...

“再多挑两个给他,身子这么小,禁不起金爷那般操的。”某个沙发上的男人开口了。

因为几个小时前没有灌药,所以那些女孩的意识已经回笼,也能听到那些讨论的声音,就在刚刚那个女孩被决定要到一个名唤金哥的身边时,她开口了。

她不敢动弹,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她们所在的空间很小,有点像在箱型车的里面,旁边一堆箱子杂物,她偷看过,再也不敢打开。

啧,早知道就回家了,他都快睏死了!

“这女孩……必须留下。”

那男人想要探头看,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他又往角落看了一眼,想了下才说:“行,那就送到楼上给K调教。”

“哦?”

门开了,外面传来低声的讨论,路灯好像坏了,没有一丝灯光透进来,没一会儿就听到几个人进来,一人一个女孩扛在肩上,快速进入窄小的后门,商悦也被一个壮汉扛着,他坚硬的肩膀抵着她的腹部,难受极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但最让她不自在的是,大汉扣在她大腿内侧的手。

“丽娜,别贪心了,我怕你忙不过来,这些,”目光瞟过地上神智不清的女孩,“我知道你利害,每个都能成为尤物。”

商悦听到那个女孩发出微弱的哼哼声,没一会儿那个中年女人就站起来,抽了张纸巾冷淡的说:“处女,一般。”

被盯住的感觉,很不好。

丽娜的手不停,姆指持续揉着外面的软肉,让商悦觉得羞耻又不知所措,“也是个宝贝…这个可就难得多了……”

“我知道了。”

“放…放过…我……”她模糊不清的说着,眼泪不停滚落,商悦看见她卑微的眼神,来不及遮掩赤裸的身体。

她咬着乾裂的嘴唇压住到口的尖叫,她无力发抖,这些人很大胆,行动迅速,每抓到几个人,就会快速离开,到下一个地点,就会脱手上一个地点的女孩,最多不提留超过三天,而商悦,早该在前些时候就被拖下车,只是她会爬向最新一批的女孩内,利用她们的身躯挡住那些人的视线,那些人不敢开灯,也不会在白天交易,黑压压的一群女孩他们不会仔细的清查,只要有足够的人数。

从来没有男人碰过她!甚至是那里!

看看也不会少块肉,他们的目光毫不避讳。

他们是谁?

“是。”那大汉一放手,女孩的脸再一次撞击地板,撞断了她求饶的低语。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是被带着不停转来转去,他们不搭电梯,她听到有电梯的报答声,这里……至少有六层楼,就在她快要吐出来的时候,碰地一下被丢在粗糙的地毯上,她不能缓冲速度,只能让自己撞击坚硬的地板,她的背热辣辣地一阵疼。

那些大汉喜不自胜,眼光放肆地逡巡在女孩的身上,正在发育的身子虽不如女人般香艳诱惑,但清纯的乾净可是独一无二的。

丽娜不敢再开口,商悦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被抓到桌上赤裸的,有如待宰的牲畜一样,这里没有一个是人,全都是恶魔!恶魔!

就在她要被扛走时,覆在脸上的头髮掉落,她微开的眼因为后仰的关係,对上了一双金黑色的眼眸,他眼神微动,直到商悦被带离门外。心上突来的战慄未退,一阵鸡皮疙瘩起来,扛她的大汉停下脚步,连忙装作痛苦的低叫,掩去自己清醒的事实。

而现在她再无法躲藏,她只希望那些商店在繁华的市中心,如果有机会逃走,至少机率会多一些些让她得救…她、她好想回家……

带她们上来的大汉没想到这女孩还能开口,抓着她的头髮就要扇她巴掌,被那个女人拦下,“住手,今晚金爷就要,你赔不起。”

而有个最高的男人坐在沙发的最右边,即使是坐着,因为摄人的身高也让他比其他人更吸引商悦的眼光,里面只开了一盏小灯,她只觉得最黑的夜,也比不上那男人带给她的感觉。

“三爷……”

商悦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段日子以来她的世界一直是灰暗的,她几乎看不到阳光,她像一般的女孩一样,喜欢白皙的肤色,为了看起来更为美丽娇嫩,一到夏天遇到太阳能躲则躲,而现在……她每一次清醒的时刻都在渴求见到太阳,她从未如此渴望过。即使如此,在三四天之后,她已经能逐渐在黑暗中视物。

她到现在依旧不敢相信自己被绑架了,就像无数小说上描写的,被迷昏、拐卖,人肉贩子论斤趁两的将她们载到外表平凡无奇,实则在进行非法交易的商店后门,一个又一个的拉下车,而她们这几个女孩,已经是最后一批了。

商悦身下的手指退出,只余一阵酸麻,还有被扩充过的疼,她知道她躲过了最可怕的,但K?是谁?

商悦困难地转头看向身侧的几个女孩,跟她一样都是半昏半醒的状况,只是她醒得早,在被定时灌药的时间前醒过来,所以被逼着灌下的药物比起其他女孩,少了许多,也让她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她靠着默背看过的文章或是唱歌来提起精神,她的坚持有了成果,但她依旧得装作昏迷的样子来矇混那些大汉。

“是。”那个女人再次重複之前的动作,一个又一个女孩被打量,甚至某一个女孩得到了女人的称讚:“白虎……你们可真走运。”后面那句话是对着那些大汉说的。

是白粉…毒品……。她竟然跟毒品躺在一起!她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事!!!

商悦试图缓下呼吸,姿势不佳的躺着,又进来了些人,突然一阵紧绷的安静,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门口袭来,她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下场如何。

她觉得自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像待了一辈子,有没有一个月?还是更长?她的家人、朋友是不是正在疯狂地找寻她?

商悦感觉到细长的手指探入身下紧闭的细缝,她试图放鬆,但所有感官忍不住用来感受,丽娜轻轻剥开她外边的软肉,指尖摸了摸,才探进去,一阵疼痛钻心而来,要不是头髮挡住了她的脸,那些男人就会看见她死命咬着唇,薄薄冷汗冒出。

“丽娜,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嗤笑的男人不感兴趣,白虎?他留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女人身体的秘密,他偏头看了一眼角落,语气中隐隐不耐烦,“看来这批货也不怎么样嘛。”

没有人开口,沉默长达了几分钟,直到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响起,有些低沉沙哑,她应该是个老菸枪,没有情绪的问:“老闆,开始?”

丽娜出奇的沉默引来方纔那个男人的好奇,商悦听到他问:“怎么?”

发软的身子、晕沉的脑袋让她一直处于很糟糕的情况,但她还是能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足以让她崩溃大哭,她无计可施,不知自己会去哪里,也不知该怎么离开这里,除了被定时灌入药物,外边还有轮班的大汉看着她们。

她……也会那样吗?

接着一阵摩擦的声音响起,商悦偷偷睁开了眼,她长及腰的头髮挡住了她的脸,让她可以看见某个女孩正被放到桌上,衣裤全被抛下,那个女人蹲在她腿间,不知道在做什么,而旁边的沙发坐满了男人,他们一脸淡漠的看着这一切。

她不知道先前那些女孩怎么了,但她知道…一定跟她想像的所差无几。

那男人,怎会有像野兽一般的双眼,令她,觉得害怕。

她不想再被灌那些不明的鬼东西了!

被扒光身上所有的衣裤,毫无尊严的躺在桌上,遭受那些男人或冷淡或打量的目光,然后被打发到某一个她没听过的人身边吗?

商悦的心声在她每天的祈祷下终于实现了,今天预定该灌药的时候并没有人来,她身边的女孩们不时发出痛苦的呜喑声,她懂那种感觉,将醒的头痛感会让你想要撞墙,脑袋好像被几百道雷劈过,而解药是让你变得更糟的迷药。

  • 背景:                 
  • 字号:   默认